精品都市小說 蓋世討論-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雖敗猶榮相伴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发生了什么?
众人茫然失措,四顾张望着搜寻,却不见龙颉和钟赤尘的身影。
剑宗之主林道可的神之法相消失,他以常态的青衫形象,微微皱眉悬停半空,如在深思着什么。
此刻林道可蓬头垢面,鸟窝般的头发中,褴褛的衣衫内,脸颊上,有不少金色、银色和黑色的粉尘。
那是金铁精粹,是构筑龙颉“穷极黄金之身”的力量精元,也是龙颉强横所在。
粉尘的出现,挥洒在林道可的身上,说明他那一剑该是奏效了。
MariMari
只是,龙颉到底是什么情况?
重伤,亦或是死了?
所有人都感到困惑,因为林道可的那一道明亮剑光,真正刺向龙颉腹部龙心所在时,大家都失去了五感。
不可见,不可感知,嗅不到任何气味,也听不到声响。
五感遗失的诡异状态,还持续了一阵子,等找回自己以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咻!
思量片刻的林道可,剑刃早已重返灵魂识海,他两手空空地,又忽然落向满目疮痍的千鸟界,再次枯坐于“星河渡口”的前方。
散落在千鸟界各方,刚经历过一番末日劫难的众人,呆呆地看着他。
界壁被撕裂后,天外的星空异能灌泄下来,这片被太始铺展修补的大地,裂纹和沟壑丛生,不少沟壑内流淌出漆黑的液体。
一座座造型迥异,充满异域风情的宫殿,已倒塌了大半。
千鸟界一片狼藉,昔日的繁华盛况,似被龙颉一爪子,被他金锐道则摧毁殆尽。
“境界低微者,暂时藏在星河战舰内,以免被污浊的星空异能渗透血肉,沦为了变异魔怪。”太虚轻声吩咐。
黑浔和蒋妙洁立即点头,一边去忙碌,一边看向林道可。
“宗主?”
郁牧在千鸟界的外部星空,站了半天以后,也没找到龙颉和钟赤尘的痕迹,只好无奈地飞射下来。
他挠了挠头,快要被好奇心给逼疯了,道:“龙颉到底死了没?”
林道可摇了摇头,坦然道:“我没刺穿他的龙心。”
“重伤?”郁牧再问。
“也没。”林道可再次摇头。
这句话一出,郁牧、梵鹤卿和苏晴茉等五位大剑仙,脸色顿时凝重起来,对龙颉油然而生敬意。
挨了他们宗主一剑,龙颉没死也没重伤,足以傲视天下苍生!
“他穷极黄金之身还没大成,再过段时间,可能我都伤不了他。”林道可不说假话,也懒得编造谎言,直率地说:“我现在多出几剑,以他腹下剑洞,能破其黄金之身。”
“没钟赤尘前来,他本该逃脱不掉,将会死于此。可以后,我就没把握了。”
林道可说出真相。
“穷极黄金之身”初成的龙颉,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他一剑接着一剑地斩下去,龙颉终将死于此。
可只是一剑的话,他也只能在龙颉身上留下剑洞。
他需要多出几剑,才能让剑洞不断加深,令剑光抵达龙颉的龙之心。
没有钟赤尘压阵,现今状态的龙颉逃不掉,必将死在湮灭星域。
但等龙颉的“穷极黄金之身”大成,等龙颉和他的先祖一样大圆满,林道可的剑,也未必就能破开龙颉的躯身。
那时的龙颉,才会变成他解决不掉的难题。
“龙颉!”
“十级的黄金龙神!”
暗藏着的布里赛特,蕾贝卡和星族的强者,没有因龙颉和钟赤尘的离开,而小觑这头黄金龙,反而终于正视黄金龙神的力量!
……
浩漭之外,虞渊深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变得沉重许多。
林道可的那一剑,超乎他意料的凌厉,竟然破开了龙颉的金色龙鳞,在龙颉腹部留下一道极深的剑洞!
明亮剑光触及龙颉腹部时,隔无垠星空,凝望溪河画面的他,什么也都看不到。
因为,溪河内的画面消失了!2
阴脉对那方世界的映照,对局势的探察,也被林道可一剑蒙蔽。
虞渊甚至觉得,在那一剑和龙颉腹部接触的霎那,湮灭星域所有明里暗里,关注那一战的智慧生灵,五感都被扭曲了,什么都感觉不到。
也包括龙颉!
龙颉或许都不知发生了什么,那一剑射向他腹部最坚固龙鳞和龙骨肌体时,他连痛感都没。
看不见,感知不出,嗅不到,听不见声响,也就无从躲避。
龙颉只能被动地承受。
等龙颉有了感觉,有了痛感时,那一剑在他的腹部已留下深深的剑痕。
林道可本来还能挥剑,能以第二剑加深剑洞,在龙颉做不出有效抵抗前,令剑痕深入到他的龙心。
是钟赤尘的存在,让龙颉挡了一剑后,没有继续承受第二剑和第三剑。
“玄天宗的那一剑,华丽至极。林宗主这一剑,虽朴实无华,却举世无双。”秦珞看了虞渊一眼,不由感慨了起来,他脑海中浮现出虞渊祭出的“启天剑阵”,还有林道可先前的那一剑,摇头晃脑地说道:“剑宗真是让人敬畏!”
“居然,居然……”韩邈远喃喃低语。
他此刻的脸色,和虞渊、幽瑀一样凝重,但三者凝重点却大不相同。
虞渊、幽瑀是惊叹林道可剑力的恐怖,没想到连“穷极黄金之身”小成的龙颉,也吃不消林道可的剑光。
古往今来,最强大的剑仙林道可,的确是名不虚传。
韩邈远的凝重是龙颉还活着,而且连重创都称不上,只是腹部多出一个剑洞。
龙颉晋升为龙神才多久?
林道可自己也承认了,假以时日,等龙颉的“穷极黄金之身”大圆满,他也未必能在龙颉身上留下剑洞。
等真到了那天,浩漭大世界的人族,有谁能料理龙颉?
幽瑀?
不自禁地,韩邈远望向了鬼神幽瑀,并在暗地里比较,将幽瑀和当年的太阴神王放在一起。
不行!
韩邈远暗自摇头,觉得连阴脉源头都没摆脱,还要受制于阴脉的幽瑀,目前和太阴神王根本不在一个高度。
“怎样?”幽瑀望着虞渊突然问话。
“什么怎样?”虞渊一愣。
“林道可,你们神魂宗有谁能胜过?”幽瑀直言不讳,说话时微微低头,仿佛和阴脉源头沟通,“它也想知道。”
虞渊皱眉。
已知的几位神王中,只有长居天外神魂宗大本营,太始亲自去请的摄魂神王,是他没见过,也完全陌生的一位。
目前来看的话,太虚、太始和天启,单个战力绝非林道可的对手。
素未谋面的摄魂行吗?
哗!哗哗!
幽瑀置身的阴气森森溪河,河水骤然变得汹涌湍急,一股陌生的气息,仿佛从另外一方星空渗透过来。
鬼神幽瑀勃然变色,他眼眸中的灰白色电光,如以万千“阴葵之精”凝结而成。
这条和浩漭地底的阴脉,存在着魂之连系,可以视为阴脉一部分的溪河,此时竟被外力入侵。
阴脉似乎还抵御不住!
“你处理韩邈远,林道可交给我。魏卓,我已在天外找到,我很需要他的本源。我是在天外成道,元神虽已凝成,却少了浩漭本源的加持。”2
下堂王妃逆襲記
“有了浩漭的一道本源,我元神便有了盔甲归宿,才好放心和林道可一战。”
一个声音从幽瑀身下的阴气溪河传来。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