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大運通天-第三百一十三章 他是誰

大運通天
小說推薦大運通天大运通天
刘赫石是JYP的安全主管,过去曾经多次负责过miss A的安防工作,他的妻子姜秀英也是JYP的工作人员,目前仍然担任裴秀智的服装助理。
裴秀智非常热心,她主动提出可以帮忙联系刘赫石,看看是否有这方面的线索。
张合欢让裴秀智不要暴露他们的目的,以免打草惊蛇,裴秀智联系了一下姜秀英,就说有件工作上的事情想当面请教,姜秀英此时正在家里,她表示目前照顾儿女走不开,裴秀智趁机提出登门拜访。
张家三叔 小说
姜秀英的家住在南大门市场附近,裴秀智问明地址带着张合欢一起前往,虽然她也意识到这件事有些冒昧了,可是处于对韩宝儿三人的关心,她还是决定帮助张合欢,当然其中也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她对张合欢一直印象不错,在喜都彩排的时候,张合欢的表现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非常仰慕张合欢的才华。
裴秀智一边开车一边向张合欢道:“秀英姐是个好人。”
张合欢明白她的意思,微笑道:“你放心吧,我不会乱说话,我也知道这件事未必和刘赫石有关。”
裴秀智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他的职业操守,应该不会做出对练习生不利的事情。”
张合欢继续给秦虹打电话,仍然无法联系得上。
乔胜男那边也没有消息反馈过来,倒是郭凯旋打来电话询问情况,张合欢告诉他目前仍然没有进展。
郭凯旋道:“我这边的合作伙伴建议请私家侦探,每天首尔都会有人失踪,这边的警察破案率很低,而且非常腐败,跟咱们国家不能比。”
张合欢道:“郭哥,您就别操心了,乔胜男已经联系了首尔警方,他们会重视这件事的。”
挂上电话,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裴秀智担心地望着他,咬了咬樱唇道:“你们国家不是常说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她们肯定不会有事的。”
张合欢道:“对,吉人自有天相。”
裴秀智驱车来到刘赫石住处附近,正准备停车的时候,看到一名男子从前方走了过来,正是刘赫石,裴秀智向张合欢道:“他就是刘赫石。”
张合欢点了点头,还好,这下不用去他家里惊动他的妻儿了。
张合欢推开车门下车,让裴秀智不用露面,这也是避免她卷进麻烦中,她已经帮了自己很多。
刘赫石并没有留意到裴秀智的车,他走向停车场中的一辆灰色现代,遥控打开车门,还没有来得及上车,听到身后有人道:“刘先生。”
刘赫石转过身去,看到一位陌生的男子,他此前并未见过张合欢,有些狐疑地望着张合欢:“你是?”
张合欢道:“我姓张,来自中国,你是JYP的刘赫石先生吧。”
刘赫石的双目中闪过一丝不安,这微妙的细节被张合欢准确捕捉到,张合欢道:“我来是有件事想请教。”
刘赫石道:“我不认识你,如果有什么公事请去公司。”
张合欢道:“耽误不了您太多的时间。”他掏出手机,找到那张司机的照片在刘赫石眼前晃了晃:“这个人您应该认识吧?”
刘赫石一言不发,忽然他转身向身后逃去。
张合欢时刻提防着这厮,看到刘赫石逃跑,他马上追了上去,刘赫石奔跑的速度惊人,他在JYP本来就负责安防,长期的训练让他保持着充沛的体能。
张合欢自从人生回档之后,锻炼也从未间断,两人一前一后想前方巷口狂奔。
裴秀智本来还以为两人会谈话,可没想到变成了这个局面,凭直觉感到刘赫石肯定有问题,不然他为何要逃跑。
刘赫石奔跑的过程中用手拉倒了路边的垃圾箱,试图阻挡张合欢。
张合欢腾空一跃跳过垃圾箱,怒吼道:“刘赫石,你给我站住,不然我开枪了。”他根本没枪,只不过是出言恐吓。
刘赫石才不管他,如同一头猎豹,全速奔跑,在前方陡然左拐,进入左侧的巷口。
张合欢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线索岂能就此错过,也使出了全部的潜力,紧随其后进入了左侧巷口。
这是一条死巷,刘赫石即将来到巷尾的时候,身体扑向右侧,手足并用,在宽度只有一米五的两面墙壁上来回腾挪,顺利爬上了四米高度的墙头。
张合欢发现这货居然还是个跑酷高手,这方面他也练过,学着刘赫石的样子先冲向右侧墙壁,利用右脚一蹬,身体扑向左边墙壁,左脚一蹬,双脚轮番蹬踏在两边墙壁上,身体不断攀升。
刘赫石已经来到屋顶上,本以为张合欢没能力跟上,他还转身看了一眼,发现张合欢的脑袋从墙头那边冒了出来,刘赫石意识到今天遇到麻烦了,他慌忙沿着屋顶继续狂奔。
张合欢爬到屋顶上,一边追赶一边大喊道:“刘赫石,我警告你,再不停下我就开枪了。”
刘赫石这会儿功夫已经沿着扶梯爬上了前方的三层小楼,张合欢看到恐吓对这货起不到任何作用,唯有竭力跟上,他对自己的体力有信心,而且刘赫石的年龄要比他大十岁以上,耐力应该不如自己。
刘赫石沿着平整的屋面奔向边缘,前方出现一个中断,中间空隙达到三米,上下约有两层近六米的落差,刘赫石轻车熟路,毫不犹豫地跳了过去,身体在空中一个翻滚,很巧妙地落在对侧的屋顶上。
张合欢因为对地形不熟,冲到近前看了一眼,然后后退了几步,重新冲刺跳跃,这样一来双方的距离又被刘赫石拉开了不少。
刘赫石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两人之间的距离大概有二十米了,心中暗自得意,这小子虽然厉害,但是应该追不上自己了。
张合欢暗骂,唤醒百夫长系统,使用了一张加速卡,双腿摆动的频率顷刻间加快了许多,他跟刘赫石之间的距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短着。
刘赫石脚下没敢放慢,本以为甩开张合欢已成定局,可听到身后脚步声却越来越近,终忍不住回头,这一看吓得他魂飞魄散,张合欢竟然来到距离他不到三米的地方,怎么可能?他认为自己一定是眼花了。
但是大白天的不可能看错,刘赫石意识到自己逃不掉了,一个回旋踢向张合欢面门扫去。
张合欢今天窝了一肚子火,别人不惹他,他都想打人,更不用说刘赫石居然主动挑衅,对方出脚虽然很快,可张合欢移动的速度更快,刘赫石的一脚连张合欢的衣角都没沾到,就被他轻松躲了过去。
张合欢凑上去,一拳捣在刘赫石的左肋处,打得刘赫石闷哼一声,接连后退了三步,抬起头,张合欢的攻击又到了,这次是膝盖,张合欢的右膝如同重锤一般顶在刘赫石的小腹上,刘赫石感觉腹部的气体瞬间被他压榨出来,眼前一黑,踉跄着后退,已经退到了房屋的边缘,惨叫一声,四仰八叉地摔落在地上。
张合欢从屋顶跳了下去,不等刘赫石起身一脚就踩在他的胸口。
刘赫石感觉胸骨剧痛,随时都有可能被对方踩断,哀求道:“别……我……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追杀我?”
张合欢道:“你心里要是没鬼跑什么?”
刘赫石道:“我……我以为你是放高利贷的……”
张合欢一听这货就在撒谎,自己刚才见到他的时候已经表明了身份,告诉他自己来自中国,而且还拿出那张司机的照片给他看,这货是看完照片才逃跑的。
张合欢掏出手机,将那幅照片再次怼到刘赫石的眼前:“瞪大你狗眼看清楚,这个人是谁?”
刘赫石道:“我不认识……哎呦……”
张合欢的脚开始发力,刘赫石感觉自己的肋骨正在承受着强大的压力,随时都可能被他踩断。
仙医小神农
“我要报警,我要……”
张合欢道:“我再问你一遍,这个人是谁?去哪儿能够找到他?”
“他……他叫车洪范……他……他是……是个黑社会分子……他……他放高利贷……我……我借了他的钱……”
张合欢道:“是不是你把韩宝儿她们的资料出卖给了车洪范?”
“没有……”
张合欢取出签字笔,拧开笔帽,签字笔的笔尖缓缓向刘赫石的右眼靠近,刘赫石已经感到签字笔碰到了他的睫毛,他闭上眼睛,哀求道:“不要,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还有妻子儿女,我还有老母亲……”
张合欢道:“谁没有亲人?你可以让别人失去子女,我一样可以让你的子女失去父母,刘赫石,我再问你一遍,是不是你把韩宝儿她们的资料出卖给了车洪范?”
刘赫石紧闭着双眼,他感觉笔尖正在向他的眼皮下压,他的精神防线崩溃了:“我只是告诉他一些事情,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以为这些事情不重要……”
张合欢道:“出卖练习生的资料,包括她们的住址和联系方式对不对?”
刘赫石道:“我错了,我错了……”
张合欢扬起右手照着他脸上狠狠就是两个嘴巴子,这种人实在可恨。
张合欢道:“我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哪里能够找到车洪范?”
刘赫石哭丧着脸道:“我只知道他平时在永登浦一带,我……我可以带你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