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踏星 隨散飄風-第三千兩百九十四章 情感的羈絆熱推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怎么回事?”陆隐脸色难看,白无神竟然打嫣儿的主意,这是无法容忍的。
冰主将自己知道的告诉了陆隐,陆隐皱紧眉头,其实冰主知道的并不多,从头到尾都被白无神困住。
陆隐忽然看向不远处,那里,白清走出。
对于此女,陆隐不再警惕,她能被江峰放在冰心内沉眠,代表是白云城的人,至少不是敌人。
“陆主?”白清神色淡雅,平静看着陆隐。
陆隐看着白清:“你是?”
“你可以把我当成白云城的人。”白清道。
陆隐点点头:“谢谢。”
落跑新娘
如果不是白清,明嫣必然会被白无神带走,后果不敢想象。
陆隐没想到白无神居然没死。
“我听到了白无神的话。”白清与陆隐对视:“不过只有后两句。”
“如果不是你的意识,我不至于救他,如今酿成大祸。”
“但现在没办法了,只能再找你。”
陆隐目光一凛,白无神,控制过嫣儿的意识,什么时候?他完全不知道。
穠李夭桃 閒聽落花
还有,救他,这个他,指的是自己?太古城一战,白无神,也就是洛神说自己欠她一命是真的?什么时候?
我的奶爸人生 小说
“多谢你告诉我。”陆隐感激。
白清道:“让江峰变成那样的,是谁?”
在白云城,陆隐告诉了柳翩然他们,但那时白清不在,否则陆隐肯定能发现。
她此次是专门找陆隐的。
陆隐将青草大师一事告诉了白清,白清默默说了声谢谢,离去。
在白清离去后,陆隐来到冰心前,流光小船出现,他要横渡岁月长河,找到白无神。
白无神彻底触碰了他的底线。
谁也不能伤害嫣儿,谁都不能。
而且他也要查清白无神什么时候控制过嫣儿的意识。
岁月长河滚滚而来,陆隐深呼吸口气,脚踩流光小船,进入岁月长河。
每一次横渡岁月长河都很危险,第一次是因为永恒族,他要铲除永恒族,第二次是寻找命运之书,而这第三次,是为了嫣儿。
这是陆隐最大的逆鳞。
远处,冰主震撼,那就是横渡岁月长河?它没想到真有人能做到,太震撼了,陆主此刻的实力必然是宇宙最强吧。
禅老等数位祖境到来,都是收到冰灵族消息赶来的,一来就看到陆隐横渡岁月长河,皆沉默。
陆隐这是动了真怒。
岁月长河内,一个个画面闪过,很快,陆隐看到了白无神与白清一战,好在时间发生的很短,他很快就找到。
横渡岁月长河,陆隐出现在冰心旁。
画面不断闪过,陆隐是横渡岁月长河,改变自身方位,却无法改变过去,如同岁月长河的一道回卷的浪花。
他眼看着白清得到三神器,击退白无神后离去,也看到了冰主来到冰心前,急忙通知白云城。
他盯着白无神离去的画面,那个方位。
重生农家小娘子 小说
时间恢复正常,陆隐再次横渡岁月长河,这次,他找到了时间,也重新站了方位,这个方位,赫然是白无神离去,撕裂虚空的位置。
他站在那个位置,周围画面不断闪过,当白清一掌击退涟漪,涟漪撕裂虚空,而陆隐,也在旁边。
撕裂的虚空将涟漪与陆隐一同带走。
周围画面再恢复正常,陆隐此刻出现在一片陌生的星空下,他再度横渡岁月长河,就不信追不到。
能横渡岁月长河,只要给他线索,就能找到任何想找的人,前提是时间不要过去太久。
当然,意外很容易出现,但陆隐已经不考虑那么多了,白无神触碰了他的底线,必须要解决。
此次,陆隐在岁月长河内看到涟漪朝着一个方向冲去,他顺着那个方向追了上去,只要失去线索就横渡岁月长河,盯着岁月长河不断闪过的画面,寻找白无神踪迹。
一次,两次,三次,五次,九次,一次次的横渡岁月长河,陆隐双目充血,不断追踪白无神。
终于被他找到。
白无神出现在一颗荒芜的星球上,星球没有人类,只有一些造型怪异的生物自地底钻出,又钻入地底。
陆隐降临星球,望着远方,那里是一道涟漪。
“你就那么想追到我,横渡岁月长河,一不小心就会被卷进去,那是唯一真神都不愿尝试的事。”白无神开口。
陆隐盯着涟漪:“为什么找嫣儿?”
“因为她对你很重要。”
“所以我才要找到你。”
涟漪变换,化为洛神的样子,看着陆隐:“陆大哥,你已经杀了我一次,还想再杀我一次吗?”
陆隐看着洛神,脑中出现与洛神的回忆,他对这个女人有愧疚,有怜惜,而今有的只有忌惮与杀意:“你没死,死亡不会有第二次。”
洛神笑了,那么美:“不止一个人有第二次哦,昔祖不也是?”
陆隐脸色一变:“你怎么知道?”
“我跟她一样,来自意识宇宙。”洛神道。
陆隐明白了,怪不得她没死,昔祖承受辰祖一掌同样没死,这个白无神没死在太古城战场不是不可能。
“陆大哥,你有没有喜欢过我?”洛神忽然问。
陆隐皱眉:“你做的一切都是假的,曾经假装喜欢我,故意接近,甚至追去了树之星空,都不过是你的伪装,现在何必说这些,你既然敢对嫣儿下手,我不会放过你。”
昔祖说过,意识宇宙的生命并不是人,不是同一个物种,何来的喜欢?
白无神,或者说洛神做的一切都是假象。
荒芜的星球,粗狂的风吹过,洛神绝美如画,是这颗星球唯一的点缀:“如果是真的呢?”
陆隐心脏处星空释放,囊括周边:“不用装了,你逃不掉,我问你,你说我欠你一命,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欠你一命?”
洛神浅笑:“这个我可不会告诉你,你真的欠我一命,希望这个疑惑能让我在你心里留的印象深一些。”
陆隐盯着洛神:“当初在外宇宙边缘疆域星球,你替我承受了一击?”
洛神摇头:“那一击是故意接近你,即便没有我,你也不会有事。”
果然不是那次。
“我很羡慕明嫣。”洛神抬头,看着昏暗的星穹,暗黄色大气如同恶魔之眼,盯着大地。
“其实永恒族战败,最根源的问题就是明嫣,不是她,永恒族不会败。”
陆隐不解:“与嫣儿有什么关系?”
洛神笑看着陆隐:“如果不是明嫣,我又何必救你一命呢?”
“我曾经控制她的意识,想用她的意识打击你,让你成为我永恒族的红背,可惜,她的生命只有你,我可以改变祖境强者的思维,让他们互相残杀,也可以改变序列规则强者的意识,却改变不了她,最多只能影响,然而被影响最深的,反而是我,让我对你有了一种名为爱的情感。”
“真是可笑,我的意识居然被一个那么弱小的蝼蚁改变了。”
“这也许就是智慧生物的可悲,意识的力量是无穷的,最是变幻莫测,陆大哥,我真的很羡慕她,她承受着你所有的爱,是你最大的牵挂,而我,明明跟她一样爱上你,最终却这样。”
陆隐目光瞪大,想起了过往的种种:“长风–夜王?”1
洛神深深叹口气:“是啊,长风夜王,那是个很俊秀的年轻人,不是吗?”
陆隐没想到居然是这样。
当初他与明嫣情定终生,离开神武大陆两年,两年后再见到明嫣,明嫣对他的感情陌生了,反而跟一个叫长风夜王的人谈笑风生,那一刻,他的心很痛,很痛很痛,两年的分别,感情是会淡化的,陆隐没怪过明嫣,明嫣却很自责。
陆隐怎么都想不到,那时候的陌生,竟然是因为白无神。1
“你那时候就盯上我了?”陆隐不敢置信。
洛神笑道:“永生名单,不问修为,只看重不重要,那时候的你,可是很重要的。”
陆隐难以想象,原来这就是白无神的手段。
白无神掌握永生名单,控制了多少人为永恒族卖命,陆隐见识过永恒族诱导人类背叛,成为红背的情况,却没想到这种事也曾发生在自己身上。
如果当初嫣儿真背叛了自己,自己会怎么样?
陆隐想都不敢想。
他也能想象,嫣儿一个普通人,面对七神天层次意识的改变,能守住本心是多坚定。
“我从没想过那个女人能守住本心,尽管我只是潜移默化的影响,但她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她对你的爱,真是无私的,单纯的,你是她世界的唯一,陆大哥,她那样的人活着反而快乐,哪怕死去,也很快乐。”洛神羡慕。
“意识,是人的情感,情感的羁绊越深,意识越难以改变,我可以轻易抹消她的记忆,但那样一来你也就能发现了,一个对你感情陌生的明嫣,远比一个被抹消记忆的明嫣对你的打击更深。”
“但你们还是在一起了,而我却被她的情感所累,以洛神的身份出现,并逐渐爱上你,陆大哥,我是真的爱你。”
“无论你信不信,人类的情感都是最难懂的力量,这份力量让我这个不同物种的生物都摆脱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