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白骨大聖 ptt-第625章鑒賞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那几尊金身肉身佛并没有回答晋安的问题,一边善意走近一边口中继续说着一些无意义的话。
“我们慈悲为怀,普度众生,功德圆满,只度有缘人,不要再执迷不悟。”
“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既然过不了苦海,何必还要执着,放下执念,让我们度你上岸,你才能得到自在。”
“快快放下屠刀,快快立地成佛!”
“快快放下屠刀,快快立地成佛!”
……
轉生魔女宣告滅亡
那几尊肉身佛面目逐渐狰狞,面罩黑气,犹如黑煞恶鬼,生前被人强行灌入身体里的香油变成恶臭尸油,体表长满绿毛,带着尸风煞气飞扑向晋安。
一念成佛。
一念成魔。
晋安一言不发,而是给了这些尸佛最干脆利索的死法,通体赤红的昆吾刀拔刀出鞘,镪!
全身气血,筋骨跟着刀上的震荡,跟他体内的磅礴阳刚血气产生律动,随着修为的提升,如今动用昆吾刀再也不像从前那么难受,反而享受着刀上神秘道韵带来的身体共鸣和锤炼。
“呼。”
他轻吐出一口气浊气,远处天神氏高手们还没看清怎么出招的,那些抓走他们不少族人的尸佛,无一个能接下晋安一刀,全都被劈成火炬,灰飞烟灭。
愛是你我
大道感应!
阴德三千!
阴德三千!
阴德三千!
……
一共五尊尸佛,就是一万五千的阴德。
晋安一言不发的回刀入鞘。
然后继续带着三人一羊朝天神氏那边走去。
这次不用天神氏老者介绍了,刚死里逃生,被晋安救了一命的天神氏高手们,拿下帽子,微微弯腰,整齐划一喊了声:“扎西德勒。”
这是当地人面对长者或是值得尊敬的人才有的礼节。
晋安一见面就说:“你们知道这附近还有别的幸存者吗?”
然后倚云公子翻译。
天神氏其他高层面面相觑,然后都看向那名手持神灯的老者,倒不是因为老者地位最高,而是觉得老者和对方熟悉,不敢随意抢答,怕哪句话没说对冲撞了这位刚刚救过他们的救命恩人。
老者不敢怠慢,指了个方向回答:“我和族人们在撤退的时候,好像看到了同样是来自康定国天师府的人,朝那个方向去了。”
晋安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还有别的人吗?”
老者想了想,摇摇头叹气说,这次尸云和尸佛来得太凶了,数量也很多,很多人都是还没来及跑下山就死在了半路,当他们撤退到山脚时几乎已听不到几个惨叫声。
“不过……”
老者迟疑了下:“就在刚才,我好像听到了有很多尸佛赶去一个方向的动静,不知道是不是有幸存者……”
天神氏老者所指的方向,恰好就是黄金家族与神猴后裔部族所在方向。
此时这边正发生最惨烈的厮杀。
“你们这些人欺骗了央金!把央金还给回来!”
“族长快回来!那个人骗了你,也骗了我们所有人!”
血腥弥漫的惨烈厮杀中,响起声嘶力竭的悲鸣声,黄金家族女子和神猴后裔部族的人正在遭受大量尸佛的围杀。
地上倒了许多尸体。
但大多数都是神猴后裔部族的尸体。
这次不再是黄金家族那位黄金面具女子庇佑神猴后裔部族,换成了神猴后裔部族保护黄金家族一群女子。
就见神猴后裔部族的人全都拿出了拼命架势,他们全身赤红滚烫,激发岩魔女留在体内的血脉,主动吸摄入周围的尸云,再由体内炽热血液焚烧体内毒气,获得暂时百毒不侵的能力。
但这种激发岩魔女血脉对身体的负荷很大,等于是燃烧血液,激发潜能,这是在燃烧生命力,时间越久对身体的不可逆伤害越大。
可如果他们不燃烧自己挡在黄金家族女子面前,那么死的就会是那些黄金家族女子了。
因为这次队伍里没了央金庇佑大家。
就该换他们来报答黄金家族的恩情了。
“我们部族今天就算拼上所有的神猴后裔勇士,也要把央金从你们手里抢回来!”一位神猴后裔部族高层悲愤怒吼,他冲在年轻族人前面,燃烧自己,保护年轻根苗。
“央金保护了我们!我们绝不能再让黄金家族的人流泪后再流血!年纪大的先冲在前面,年轻人跟着我们身后!”
“父猴菩萨是绝对不会饶恕这些堕入魔道的魔佛的!今天反正活不了了,老子活了半辈子也能当一回史诗传唱里的屠魔英雄,那是我那森普布的荣幸,来世说不定能当父猴菩萨座前的昌珠,照亮雪域,为神猴后裔祈福来吉祥三宝!”
神猴后裔部族年纪稍长者手持长刀,浴血冲杀在前,跟那些尸佛杀红了眼,他们不顾一切的燃烧气血,大口大口吸入尸毒,这无异于是自杀式的冲锋,可这样能换来身后的年轻族人少吸入点尸毒,多活久一点。
在这种自杀式的冲锋中,逐渐有老者油尽灯枯的倒下,哪怕是在倒下前,都要奋勇扑倒一尊尸佛,死死抱住尸佛不让尸佛屠戮自己的族人。
最后被尸佛撕成了碎片。
年轻族人泪水夺眶,想要替换下族中老人,可那些老人一把拽回年轻人,继续奋不顾身冲杀在前。
“胡闹!给我活下去!不能让黄金家族的人比我们先倒下!”
“神猴后裔的族人们!给我听好了!今天就算死战到最后一个人也要抢回央金!”
“死战到最后一个人!”
“死战到最后一个人!”
大量族人倒下,又马上有族人顶替空位,神猴后裔部族燃烧热血,死战不退。
黄金家族的人咬紧牙齿,她们落下天女湖的泪水,没有哭喊,没有柔弱,而是举起手中利刃,一身英气的与神猴后裔勇士一同并肩作战。
高原没有不会骑马打仗弯弓磨刀的弱女子。
而黄金家族的女人比男人更加骁勇善战,她们能手举旌旗,打下一个个部落,手中的索套能降服草原野马。
这场厮杀十分的悲壮与惨烈,老人死光,开始死年轻族人,随着神猴后裔部族的一个个倒在血泊里或力竭而死,防守空缺越来越多,开始有黄金家族女子吸入尸毒倒下。
進化螺旋
这一幕把神猴后裔部族年轻人看得目眦欲裂,他们觉得自己没有遵守族老和父亲的遗愿,他们愧对父猴菩萨留在自己体内的神猴血脉,辱没了父猴菩萨的英勇,想到此处,再看着被尸佛撕成碎片的长辈,他们愤怒咆哮,脸上充血得更加赤红,这是在加速燃烧血液,激发更多岩魔女血脉吸入尸毒,完全不要命了。
而他们的牺牲,换来的是离火山口越来越近。
“黄金家族的人,我们只能护送你们到这里了…是我们辱没了父猴菩萨神勇,没有救回你们的央金族长……”
前一刻还在并肩作战的神猴后裔年轻面孔,下一刻皮肤石灰,然后如缺水般开裂,他眼里的亮光渐渐暗淡,抬头望向部族方向,似乎还想要说什么,但所有的话都化作一声怒吼,抱住一尊尸佛纵身跃下玉山,玉石俱焚。
或许在他眼里,觉得自己是部族的耻辱,临死前不配向部族道别,不配向生育他们的父猴菩萨道别。
看着身边越来越多年轻面孔燃烧枯竭,在死前最后一刻抱住尸佛跳山,玉石俱焚,黄金家族的人再也无法看着这种牺牲发生,她们拉回一个个神猴后裔勇士,顶替空缺。
可神猴后裔部族的人选择了死战不退。
直到,神猴后裔死战到只剩不足三十人时,他们距离火山口还有数十步远,平日里几个呼吸就跨过去的距离此时却成了鸿沟天堑,难以逾越。
似乎是听到了火山口外的呼喊声,火山口内的央金和自在宗护法神爆发了大战,可也一时难以救援。
这期间又有几名神猴后裔部族勇士倒下。
绝望、愤怒、悲伤,就如一条死亡天堑横亘在火山口,火山口内的战斗动静逐渐平息,央金纵然是得到天神传承的雪域女战神,可终究是一个人作战。
“黄金家族的人!我们来救你们了!你们坚持住!”忽然,几个熟悉声音穿过尸云,从玉山山脚下方向传来。
是天神氏的人!
黄金家族与神猴后裔同时认出了那几个声音!
黄金家族与天神氏的人一直是竞争关系,彼此小有摩擦。天神氏自诩是神子留在雪域的后裔,曾经出过几代杰布统治过高原雪域,后来黄金家族崛起,改由黄金家族统治高原雪域。自从高原陷入诸部落混乱时代,两大家族谁都不服谁,都认为自己才是高原的主人,想要重现祖上荣耀,再次统一高原雪域,所以平时小摩擦不断。
少女結婚了
如今面对邪魔入侵,开始放下彼此间隙,共同抵御邪魔。
两大部族脸上刚要出现喜色,但马上变成沉默,黄金家族中那名曾与晋安在吃人湖争夺过猰貐龙珠的女子边珍,环顾一圈身边一起拼杀邪魔的姐妹,再看了眼死得只剩二十人左右的神猴后裔勇士,她目光坚定,声音嘶哑的朝山下喊道:“不要过来救我们!这一切都是阴谋!这里有我们所有人都对付不了外魔!你们不要过来白白送死!我们和神猴后裔的人会尽力拖住尸云里的那些尸佛,为你们拖延时间,争取逃出去的机会!记住,出去后不要再回来了,告诫外面的人,永世不要再踏入这里给我们报仇!”
“天神氏的几位长老!如果你们有幸能逃出去…希望天神氏能给我们黄金家族和神猴后裔留出十年时间,在这十年里还请留我们一条生路不要屠杀我们的族人,这次我们的高手损失惨重,已经失去了争夺雪域王位的机会……”
这嘶喊声里,带着绝望,悲伤,然后是勇敢直视死亡的平静,最后是不甘认命的殊死一搏:“让我们用更多的血腥味吸引附近尸佛,护送天神氏的人出去!”
黄金家族和神猴后裔同时举刀在胳膊上划开大口子,喷洒热血,与此同时刻意制造出更大动静,吸引徘徊在附近的尸佛,为天神氏的人争取逃走时间。
“你们不要做傻事!如果用其他人的命换来怕死活着,我们不配当天神之子的后裔!连雪山天神都会唾弃我们!”天神氏的人焦急大喊,朝山上跑来。
但有人的速度比天神氏更快!
一尊从尸云里诡魅伸出手掌,刚想要抓走神猴后裔的尸佛,手掌还没碰到人,就被一只手掌从背后捏住后脑勺,那只手掌似有神力,当场捏爆尸佛头颅,下一刻,这具无头尸体被黑色火焰吞没。
杀死一尊尸佛后,来者并没有停手,左手捏拳印,一拳打爆另一尊尸佛上半身。
这一场惊变来得太快,对方就像是虎入羊群,横纵杀伐,就连尸云也被驱散,他所过之处,没有一尊尸佛能挡得住,眼前的场景,就如高原雪域史诗传说里的天神大战外魔入侵,一人独面外魔,守护高原子民,又如太阳天神从最高的雪峰升起,赶走黑暗和魔鬼,看到希望的曙光。
原本已经做好赴死准备的黄金家族和神猴后裔部族,全都惊愕看着眼前变故,想不到有一天他们能亲眼看到雪域史诗传说!更梦幻离奇的是,这件史诗传说就发生在他们身边!
看着给他们带来绝望与死亡的尸云与尸佛,被天降之人快速镇杀,如被像雷霆电光横扫,他们忘记了挥舞手里长刀反抗尸佛,怔神原地,内心掀起惊涛骇浪!
这个人是天神吗?
当尸佛被镇杀光,终于看清救他们的人是谁,他们眼里升起了更加复杂的神色!
想不到会是那个为了救农奴,与黑石氏和仇生家族结仇,怒杀两大部族所有人的汉人道士救了他们!
此时,天神氏的人赶到,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附近尸云已经被驱散一空,而赶来的这些人里不止有天神氏,还有沿路救到的几支零散队伍。
当天神氏高层们看到这里的惨烈战斗画面,看到人人带伤,遍地的尸体时,面色大变:“你们怎么会损失得这么惨重,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你们的央金呢?”
提到央金,黄金家族那名叫边珍的女人,来不及心生劫后余生的喜悦,长发沾着厚厚血污的她,焦急跑向火山口:“我们遇到了一个无法战胜的魔头,他一来就杀了很多人,连央金都无法杀死他,那个魔头欺骗了央金,让央金拿她一个人的命换我们所有人的命!但是那是个披着人皮的魔鬼,他带走央金后又让更多的尸佛围杀我们!”
“现在央金有危险,必须得去救她!”
边珍带着剩余的黄金家族人,不顾生死的进入火山口,想要去救自己的族长。
仅存二十人的神猴后裔没有犹豫,也跟了上去,他们许过誓言,就算死战到最后一个人也要救回被抓走的央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