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第1187章 誤會一場展示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
小說推薦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穿越陪都之谍战重生
陈铭文看了李大队长一眼,坐着没动。
李大队长却有些紧张的站了起来,默默看了一眼陈铭文,然后大声问了一句:“谁呀?”
门外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先生,请问要加开水吗?”
李大队长一愣神,紧接着就将腰间的枪掏了出来,然后贴近门,故意漫不经心的问道:“对了,我要的三炮台买来了没?”
外面那人随即回答道:先生,不好意思,三炮台正好卖完了,只有哈德门,您还要吗?”
李大队长赶紧说道:“那好,那就哈德门吧。”但是他并没有打开房门,反而退后了一步,而手中的枪口却对准了大门。
金田一37歲事件簿
这时,陈铭文也已经站了起来,一闪身,也倚在门的另一边,满眼疑惑的看着李大队长,不过他并没有出声,只是也顺手掏出了枪来。
门外的人没有再说话,只听到快速离开的脚步声。
李大队长看了一眼陈铭文,说道:“坏了!出事了。”原来这是茶楼的紧急示警信号。
陈铭文又贴近房门听了听,随即打开了房门的一条缝隙,偷偷向外张望。
外面空荡荡的,原本应该守在门外的陈铭文的手下有不见了踪影。他们视线所及竟然看不到一个茶楼的人。
茶楼大堂里有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而且还有人正向这边走过来,其间还夹着拉枪栓和叽里呱啦的日语。
陈铭文和李大队长满脸疑惑的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低声说了一句:“日本人?”
李大队长迅速轻轻的关上了门,对陈铭文说了一句:“柳先生,走!”
陈铭文立刻转身向房间后面走去。
这个房间是陈铭文和李大队长经常会面的地方,他们都知道后面有一个隐秘的后门,以防万一出现意外情况好脱身。
他们两人迅速移开了靠墙的一个高茶柜,立刻露出来一个半人高的小门,李大队长并没有立刻推开了小门,而是屏住呼吸,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
陈铭文此刻有些焦急,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如果落入日本人之手,自己是万难脱身的。问道:“日本人怎么来了?”
李大队长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啊。本来今天你和汤主任会面是没有人知道的,没想到上海方面突然来了人,现在更是把日本人招来了,肯定出事了。”
陈铭文也没说话,立刻推开了小门,一躬身就钻了出去。
外面是两栋建筑之间狭窄的空间,俗称“后阳沟”,只容得下一个人行走。
陈铭文没有犹豫,加快脚步快速向前跑去。李大队长迟疑了一下,也跟在他得身后。
这时,楼上的一扇窗户突然打开了,探出一个日本兵的头,向下张望,就看到了陈铭文和李大队长的快速移动的身影,他立刻用半生不熟的中文大声喊了起来。
“下面什么人,站住,开枪啦……”
随即响起了一阵枪声,不过都没有打中下面的两个人。
原来茶楼楼上的中式窗户开得高,那个日本兵是个小个子,手中得三八大盖搭上窗户,没法瞄准到后阳沟下面的人,只能胡乱开枪,自然是打不到人的。
陈铭文和李大队长死里逃生,也没有料到这码事。他们俩对附近环境十分熟悉,很快就消失在楼宇之间。
◇◇◇
此刻,茶楼上却是一片剑拔弩张的紧张态势。
汤怀仁和杜贵成早就没了先前的谈笑风生,而汤怀仁和杜贵成的手下都拿着枪,虎视眈眈的盯着对方,就等自己的老大下令,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
而一队日本宪兵也举着长枪把他们都围在当中,一个小队长模样的军官正冲着他们大发脾气,嘴里叽里呱啦的说个不停,也没有几个人听懂他在说什么。
这时,满脸怒气的汤怀仁看着站在一旁的杜贵成,冷冷的哼了一声,一挥手,让他的手下把枪都放下,说了一句:“杜先生,初次见面,就动用宪兵队了,这就是你说的坦诚相待吗?”
杜贵成对他摆了摆手说道:“汤主任,误会了!”然后也让伍中原等人放下枪,这才上前一步,对那个日本宪兵小队长说了一阵日语。还掏出了一张信函递给了他过目。
那个宪兵小队长看了之后,这才平静了下来,又和杜贵成嘀咕了几句日语,才一挥手,带着他的人怒气冲冲的走了。
杜贵成和那个日本宪兵小队长嘀咕的日语,其他人听不懂,精通日语汤怀仁却是听明白了的,大意是宪兵队接到线报,有人在茶楼从事反日活动。
不过令他没想到却是“76号”的人在这里内讧,好在杜贵成给他看了“梅机关”的信函,他才气冲冲的带人离去。
汤怀仁本来还杜贵成谈得好好的,为什么又突然之间兵刃相向了呢?
原来是伍中原在陈铭文上楼的时候,觉得他有些面熟,像是军统的某人,立刻就起了疑心,他又看到李大队长对那人的态度,更觉的来人不是普通的茶客,就带着人跟着他们下了楼。
下楼之后,发现李大队长和陈铭文进了一个包间,他也没有敢造次,毕竟这里是南京办事处的地盘,强龙不压地头蛇。
但是他对陈铭文带来的人产生了怀疑,好在那个叫“大壮”的年轻人聪明,说自己是李大队长的手下,而和李大队长喝茶的是他们的一个线人,有事找李大队长。
伍中原毕竟人生地不熟,也没多想,就相信了“大壮”的说辞。不过他随即把自己的发现报告了杜贵成。当他描述到陈铭文的相貌时,让杜贵成坐不住了,他可是认识陈铭文的。
因而他话锋一转,直接质问起汤怀仁来。
汤怀仁没料到杜贵成突然问到此事,只好百般掩饰,正感到有些难堪之际,突然涌进来的一队全副武装的日本宪兵,却让他有些恼羞成怒,以为杜贵成依靠日本宪兵队来针对自己,就在房间里扔了茶杯,而摔杯为号,引起他手下的误会,以为要对杜贵成的人动手,双方拔枪相向,这才闹出了这场误会。
只是汤怀仁心里明白,今天是自己和陈铭文见面的日子,此事除了李大队长,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日本宪兵队的出现,显然消息已经泄露,自己手下出了内鬼。
他咬了咬牙,心想李大队长应该已经带着陈铭文脱身了,自己也没什么可担心的。现在倒要向杜贵成讨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