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催妝 愛下-第十八章 答應看書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在皇帝喊宴轻的这一刻,无论是宴轻,还是凌画,都隐隐已猜到他要说什么。
果然,皇帝开口,“宴轻,您小时候还曾喊过朕表叔,后来长大就不喊了……”
宴轻张了张嘴,“表叔。”
皇帝满意,对他伸手。
宴轻上前一步,双膝跪地,握住他的手。
皇帝紧紧攥住他的手,似乎要传递什么东西给他,“你年少聪颖,天赋极高,无论文武,皆有所成,无人能出其右。有的人文成武不成,有的人武成文不成,而你文武双全,集大成。”
宴轻不说话,静听他说。
皇帝紧紧盯着他,“天下兵马,唯端敬候府可用,天下能让朕将百万兵权交付者,唯端敬候,能兴国安邦威震四方不敢来犯者,唯端敬候。这是太祖当年所言。若后梁太平盛世,朕自也不难为你一辈子吃喝玩乐,做个富贵闲人,但如今有人反叛,乱后梁江山,朕被贼人所害,不能亲眼看着贼人千刀万剐,终究心不平,更放不下这江山。所以,你就当朕逼你了,朕临终对你下一道旨意:朕命你,担起端敬候府祖辈的责任,平叛乱,稳朝纲,固社稷。”
枯白之樹
宴轻攥了攥拳,沉默片刻,终究在皇帝满是不甘的眼神下,吐出一句话,“好,臣答应陛下。”
他自称是臣,这是担起了端敬候府的责任。
皇帝露出笑容,似乎一下子放心了,松开他的手,看向叶瑞。
叶瑞拱手,“陛下。”
皇帝脸上带了几分怀念又说不出的神色,“你回去告诉叶舒盈,朕走了,让她不必再藏着掖着不敢见人了,只管活着,让她活的久一些,下辈子,别再遇到朕,朕也不想再遇到她。”
叶瑞颔首,“是。”
皇帝移开视线,喊,“萧枕。”
宴轻起身,萧枕上前,双膝跪地,“父皇。”
皇帝伸手摸他的脸,“原谅父皇……还有,好好守着这江山。若萧泽安分,饶他一命,若他不安分,你……只管杀了他。至于冷宫的人,在朕驾崩后,也让冷宫里的端妃薨了吧!”
萧枕沉默片刻,终究点了头,“好。”
皇帝最后看向太后,“母后,儿臣不孝……先走一步了。”
太后痛哭出声,“你走吧,哀家受得住。”
皇帝手臂滑下,缓缓闭上了眼睛。
“皇上!”
帝寝殿内顿时响起无数声悲痛哀恸的高喊,除了太后外,没跪的人齐齐跪下,宫女太监人人痛哭。
萧枕终究也落了泪,久久握着皇帝的手不松开。
沈怡安和许子舟匆匆进宫,晚了一步,来到帝寝殿,皇帝已咽气,二人齐齐跪在了地上。
还是太后最经得住事儿,“先封锁先皇驾崩的消息,明日一早再鸣丧钟,今夜全力搜查缉拿刺客。”
她说完,没人应答。
太后厉喝,“萧枕!如今你是新皇,拿出新君的样子来。”
萧枕松开皇帝的手,缓缓站起身,对太后拱手,“皇祖母教训的是。”
他转过身,看向众人,沉声开口,“沈怡安。”
“臣在。”
萧枕问:“可审出那假的温行之了?”
沈怡安垂首,“时间太短,臣已对那人用刑,但那人至今死活不吐口,未曾审出来。”
“你继续去审,不管用什么法子,一定要让他开口。”
“是。”
萧枕又喊:“许子舟。”
“臣在。”
“京中如今是何情形?”
许子舟拱手,“京兆尹与五城兵马司已全城戒严,在宫宴开始之前,便听了掌舵使的命令,调了一万兵马守城,保证城内之人没有人拿着太子殿下和掌舵使令牌放行之下,一个都出不去,如今正在全城缉拿刺客。”
萧枕点头,“你继续带着人守好京城,全城搜查,任何可疑之人,当即拿下。”
“是。”
萧枕又看向孙相,“孙相。”
“老臣在。”
“父皇宾天后的所有发丧事宜,以及朕登基的所有事宜,都交给你命人安排了。”
“老臣遵命。”
萧枕又看向凌画,顿了一下,略过他,看着宴轻。
宴轻见他只看着他不说话,心里叹了口气,他以前跟皇帝说以后不想听萧枕的,如今就打脸了,他揉揉眉心,主动开口,“陛下请说。”
萧枕沉声说:“西山兵马大营的二十万兵马,朕将虎符给你,从今以后,由你接管,不限时日,无论京城内外,找出温行之,拦下他,或者杀了他。”
宴轻没立即答,目光扫向凌画。
萧枕立即说:“她与叶世子近日陪在朕身边,你放心,她的安危便是朕的安危。”
宴轻拱手,“臣遵命。”
萧枕一应吩咐,有条不紊,太后十分满意。
沈怡安、许子舟、孙相等人相继退下去后,宴轻伸手摸了摸凌画的脸,又摸了摸她的手,“身上这么凉,让人给你弄个手炉来。”
凌画点头,反握住他的手,“哥哥,你将我的暗卫都带走,琉璃和朱兰都跟你去,还有端敬候府姑祖母给你的那几百暗卫也派出来用,你放心,陛下的暗卫和大内侍卫足够保护我们了,还有四小姐在,你不必担心我。”
宴轻点头,知道他若是拒绝,她定然不放心,“行。”
他松开手,又看向太后。
太后对他摆手,“赶紧去吧,别管哀家,哀家这把老骨头还受得住。”
宴轻点头,将拿到手的虎符掂量了掂量,觉得暂时用不上,还是交给了凌画,“你给我保管着。”
说完,他转身走了。
琉璃和朱兰、云落等守在帝寝殿门口的众人以及暗卫们立即簇拥着跟上他离去。
萧枕在宴轻离开后,对冷月吩咐,“你带着人,将整个皇宫重新搜查一边,不放过任何地方,包括冷宫各处。”
冷月应是。
萧枕吩咐完,看向曾大夫,声音忽然又无力起来,“曾大夫,你……给父皇将箭拔了吧,然后再给你缝合伤口,让他完完整整的走。”
曾大夫应了一声。
太后又哭起来。
重生之美人兇猛
凌画偏过头,也忍不住落了泪。先皇是个明君,她虽然终于扶持萧枕坐上了皇位,但压根没想是这样让皇帝正当春秋鼎盛时就在宫宴上他们所有人的面前被杀了。
她自二十日前,就一边养伤一边谋划,哪怕她准备万全,也与先皇提了醒,让先皇做了提防,各处都布置了,但是怎么都没料到这宫里她不怎么够得着的地方,就如一个大筛子,各处都是漏洞,透着风,反而让皇帝丢了命。
这皇宫,真是要好好从上到下祖辈三代当值的都要查一遍,堵住所有漏风的地方,以后才能保证萧枕住在宫里安稳无虞。否则,今日的事情,还会有重现的一日,她定不能让其再发生。
太后毕竟年纪大了,受不住丧子之痛,在曾大夫给皇帝拔完剑对着尸体缝补伤口换上干净的衣服后,太后便又晕了过去。
曾大夫给太后号脉后,叹了口气,“老夫开一副药方子,让太后好好养着吧,否则折寿。”
凌画点头,“开吧!”
萧枕抿唇,吩咐孙嬷嬷,“嬷嬷,你扶太后去偏殿。”,他这时也不敢将太后送回长宁宫,宫里乱的很,如今还没清查干净,说完,看向凌画发白的脸,没忘记她伤还没好全,“你也跟着去休息。”
凌画摇头,“我不累。”
“不累也去,陪着太后。就在一墙之隔的偏殿,有什么事情我随时叫你,你随时过来。”
凌画依旧摇头,眼神清明,“不需要。”
萧枕见她不听话,看向一旁的叶瑞,意思是让他劝劝。
叶瑞摇头,“陛下就算让表妹去休息,她也睡不着,既然她不去,必是还能受得住。”
萧枕只能作罢,抿了抿唇,红着眼睛对她道,“咱们虽然筹备许多,但谁也没想到宫里竟是这般情形,你别呕心,对身体不好,尤其你伤如今还没彻底痊愈,仔细落下心疾。”
凌画颔首,声音发冷,“我知道。”
二十余日的准备没排上用场不说,还折进去了先皇,这笔账,她早晚要找温行之讨回来,想到温行之,便想到了宁叶。
她隐约觉得今日这手笔,与当初在江南漕运宁叶摆了她一道将人悉数撤走,没让她拿住丝毫把柄很像,她腾地站起身,“宁叶是不是来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