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詭三國》-第2356章相同與不同分享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出城了!汉人出城了!』
就在杨千万有些恼羞,还没有达到成怒的时候,忽然听闻在下辨城池方向有人高喊,『汉人出城迎战了!』
啊哈?
杨千万不由得都愣了一下。
这是汉人有了必胜的把握,还是说汉人觉得自己很强,开始浪了起来?有城墙不躲在里面,还要出城迎战?是不是觉得我这里进攻军寨打不下来,所以就觉得我不太行了?
此时此刻,杨千万也顾不得方才王贵投射过来的那个复杂眼神究竟有没有那些含义,便是立刻收了进攻军寨的兵卒,和王贵一处合并在一起,准备对付从下辨城当中出来的汉兵。
『怎么回事?我就差一点就可以把军寨打下来了!』杨千万见到了王贵劈头就是这么一句。
王贵没理会他,反正就是这么一回事,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毕竟现在不是窝里闹的时候,先应对外界的媒体,呃,汉人才是正事,等解决完了汉人的问题,再来细细分辨也不迟。
『韩氏?』王贵指了指汉人的将旗,『你知道汉人将领当中,有那个姓韩么?』
杨千万眯着眼,往下辨城池门口看着,『韩氏……还真没什么印象……只是听说陇西之前来了个韩遂韩文约的儿子,叫做韩过的,不知道是不是这个?』
『年轻人?』王贵扬了扬眉毛。
年轻人火力壮啊,钢铁都能怼弯了,若是韩过在下辨这里,说不定真的是受不住刺激了出城迎战,想要撸一把。
『哈!年轻人。』杨千万点了点头,露出些微笑。
年轻人还没有受过社会,嗯,军阵的毒打,好欺负啊!
『那就放出来打……呦呵,看起来好像有些东西,这是要用长矛阵?是欺负我们兵甲不齐全么?』王贵笑了笑,然后指了指正在下辨城下列阵的汉人兵卒中阵方向。
就像是半渡而击和背水一战各有各自的优缺点一样,如果堵着汉人不让汉人出城,一方面相对来说操作比较难,毕竟氐人是在外围,而汉人是在城内,四个方向上都可能出兵,真要是这边开一下门,那边再开一下,光来回跑就要将氐人累死。若是四个门平均放置兵卒,氐人数目又不太够,起不到优势作用,所以干脆也就放出来,正面对一阵。
而且王贵和杨千万都认为,正面对阵有利于氐人。因为汉人离开了城池城墙的保护,所以也等同于放弃了原本的优势,既然如此,为什么要阻碍汉人的这个明显是削弱自身的行为呢?
再说了,如果一旦对阵获利,那么几乎就可以宣告下辨战场的决定性的胜利。败亡而逃的汉人兵阵,十之八九都跑不会城去!
杨千万眯着眼,笑了笑,『这才正常么……要是没些东西就出来,我还担心有诈……』
汉人长矛阵缓缓的向前移动。
长矛阵分成了三个阵列,每个阵列的最右边,有阵列的屯长,有属于屯长的旗帜。屯长前后走动着,不时提醒队列中的伍什长、队率留意控制某处队形……
侧翼拉得很开,显得有很大的宽度,前后六七排的人正在鼓声当中缓缓前行。在长矛阵上方轻轻晃动的矛杆和剑锋,就像是一片小树林。汉人长矛兵将长矛竖在身躯的右侧,右手握在底部,左手握在杆身,随着鼓点缓缓移动。
这种一丈左右的长矛,想要长时间的平举其实是十分吃气力的,因此只有在交战时才会放平。
整齐的鼓点当中,长矛阵当中的队率等士官,正在不断的大声重复作战要点。
『想活命的都听清楚!不要想着往前冲,脱离队列就是找死!』
『成阵的才能杀敌!单独冲上去就是撞在对方枪头上!』
冷王狂宠:嫡女医妃
『听着鼓声和号令!』
『侧身再平枪,枪头成一线!』
长矛阵列当中站在第一排的,是名叫石头的汉兵,他就像是汉家的石头一样的普通。他看向了正面的氐人阵列。氐人也派出了同样的长枪阵,在氐人头顶上也是一样的密集的让人有些不适的枪杆枪林,在长枪阵的左右,有一些持弓的家伙……
石头忍不住往自己左右两边瞄了瞄,看着同样穿着铁甲的战友,心中略定,这也是在操练的时候,强调过的要点,觉得敌人多而觉得有些紧张害怕的时候,看看自己这边的战友袍泽也跟着自己站在一处,就不害怕了。
石头立着长矛,然后抽出手来摸了一下腰间的匕首,心中也涌起一点安全感,这匕首虽说不长,却是他最后的防身工具,听说造价也是不菲,能当他一月的饷钱。
反正骠骑将军下面,所有的兵械都不便宜。石头在领取兵器的时候,最常听见的就是后勤营地里面的管事唠叨埋怨,动不动就是『把你们这些兔崽子卖了都赔不起』之类的话语……
双方很快的接近了,在距离对面大概四五百步的时候,一声尖锐的铜哨声响起,便是齐齐高声喝了一声『虎』,然后止住了步伐,放手让长矛落地,做交战之前最后的气力回复。
站在城墙之上的韩过看了看长矛阵列边上的预留出来的通道间隙,微微有些叹息。在那个位置上,原本是要配备远距离攻击阵列的……
或是弓弩,亦或是听了些风闻的『超长程』的兵械。
具体是什么,韩过也不清楚,但是他同样也知道,凡是骠骑拿出来的,想必都不差。但是因为今天是对阵氐人,又有些其他的要求和考虑,所以并没有像是氐人一样,在长矛阵边上布置远程部队。
不知道氐人会不会上当?
在氐人那边,对于汉人愿意以步卒对攻,颇为欢迎。毕竟氐人虽说也有战马,但是数目不是很多,还是以步卒居多。现在氐人的骑兵都在后面藏着,目的就是为了在关键时刻搞一手,反正攻城也不能指望四条腿的能爬墙不是么?现在要在城外对决,氐人也悄悄的发出了信号,让后面的骑兵往前赶,准备给下辨出战的汉人战列一个惊喜。
『果然是年轻人……』杨千万有些得意,啧啧出声,『光长矛兵有个屁用,长矛是长一点没有错,但是就正面厉害,两翼没保护的,包上去就是不知道怎么死的……啧啧,还懂得利用城墙……呵呵,那也没用,弓手放城墙上,安全倒是安全了,但是真要乱战一处,城头上难道真狠得下心来乱射?』
在杨千万看来,简直就像是年轻人不懂事还要逞强一样。
『上!给汉人个教训!』杨千万嘿嘿笑着,『打仗可不是念书本!死板的再好看,临阵不变通就是个屁!』
氐人的策略很简单,就是装模作样要和汉人正面对肛,实际上是偷袭两翼绕过去捅汉人的菊花。如果汉人变阵成为刺猬,那么就用远程射,亦或是假装冲击城门,调动其散开,反正方法多得很,只要汉人阵列一散乱,长矛的长处就成为了弊端!
双方距离到了百步之后,氐人的轻弓兵就开始了抛射。
石头微微低头,和其他袍泽一样,用头盔的前帽檐去遮蔽面门。
远远抛射而来的箭矢落在队列当中,发出叮叮当当的乱响。对于穿了铁甲的汉人兵卒来说,轻箭头抛射,几乎没有什么杀伤力。
有时候石头也会想不明白,氐人装备那么差,怎么有勇气来攻击汉人呢?
少量的倒霉蛋,被射中了一些铁甲的缝隙,亦或是裸露的手臂等,发出了一些惨叫声,但是基本上来说并没有重伤的,队列也没有因此就显得散乱。
氐人正面的长枪阵也在推进,两翼则是比正面的步伐要快了一些,在走过半场的时候,氐人的两翼已经往前突出,形成了一个凹面,摆出了要包抄汉人军阵的态势。
下辨城头上的弓箭手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开始往汉军阵的两翼开始掩护射击,压制氐人的包抄行动。
氐人发了一声喊,顿时变成累类似散兵线的状态,然后疯狂的往前冲!
城头上轰隆隆的敲响了战鼓,意味着双方即将接触!
早已经缩进了阵列当中的屯长扯着脖子喊道:『林!林!林!』
几乎是下意识的,站在前列的石头便是将长矛提起,竖立在身躯右侧,然后开始向前徐徐而进。汉军两翼的阵列开始收缩,各自向左右防御,而石头所在的中间阵列则是在鼓声当中开始向前顶,形成了一个『品』字形状。
氐人两翼的弓箭手开始朝着石头等人开始直射,并且换上了重箭,伤亡开始不可避免在阵列当中出现,但是没有任何人动摇,前面的人倒下了,便是后面的人填上!
在石头等人正面装样子的羌人阵列磨磨蹭蹭的不肯向前,甚至开始企图停下脚步,但是因为没有经过系统的操练的原因,使得这些氐人没有办法像是汉军一般说停便是一致的停下,只能是慢慢减缓,纵然是如此,在后列的氐人仍然会忍不住撞上前面的,然后将前面的往前推。
在战场之上,开始充斥着各种的声音,这些声音到处都是,尖锐的低沉的,震得关石头耳朵嗡嗡响,心脏也随之碰碰乱跳,大脑一片麻木,只是本能的随着鼓声,一步一步的排着阵列向前推进。
在石头的侧前方,有一个持弓的氐人,正在扭着花一样的屁股,躲过两轮了城头上射下来的箭矢,然后一直不断的朝着石头这里的阵列放箭。
石头这里,只能踩着步点前进,也不能离队过去追击,虽然知道绝对不能脱离阵列,但是只挨打不还手,却让石头有一种难以忍受的憋闷感,然后一点点的开始有怒气升腾起来,原本因为紧张而麻木的大脑,似乎也开始运作了,呼吸也顺畅了,不再是慌得难受。
正在这时,那氐人又发出一箭,石头胸口当一声响,强劲的力量让他身形一顿,胸口位置一阵疼痛,后面的战友推了他一下,让他继续往前。石头连连喘气,终于缓过来的时候才低头看胸口,之间一直桦木杆的重箭插在胸口铁甲甲叶上,正随着自己的走动上下摇晃,粗大的箭头还有大半截留下外面。
他下意识的就腾出手去把箭头拔掉,箭头似乎因为和甲片碰撞,有一些变形,并没有挂在肉上,只是感觉到似乎有一股液体在胸口上流过,然后下一刻就让石头觉得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但幸运的是应该入肉不深,因为他呼吸之间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左侧的队友突然一声惨叫,面门上带着一支重箭仰天倒下,后排的队友迅速上前填平了战线。
『艹!大泡子!』
被射中的是石头的同队的大泡子。大泡子实际姓鲍,但是因为受过伤,牙齿少了几个,说话声音老是呲风大舌头,所以也就变成了大泡子。和石头还有其他七八个兄弟都是在一个马勺里面吃饭……
石头心中一股无名火熊熊而起起,原本心中的那些紧张和惧怕不翼而飞,甚至都不觉得胸口的疼痛了,他两眼喷火,脚步踩着鼓点继续向前逼近氐人。
即便是氐人企图停下,亦或是后撤,但在纷乱的声响当中,氐人的素质不足以支撑其做出类似于龙骑舞这样的精巧战术演变,只能最终像是大多数人那样,稍微框一下,A上去,和汉人军阵正面接触……
汉人方阵的鼓点突然一停,变成有间隔的重鼓点,低沉的就像是心脏一下下的跳动。
『侧身!平枪!』
在队列当中屯长的吼叫声传递到了耳边,石头身躯转向,然后将长矛放平,左手在前右手在后,将长矛对准了正面氐人阵列的方向。
这个动作的要点是以左手为支撑点,右手主要负责控制的作用,可以调节握杆的位置,从中端到矛杆的尾端,既能相对节省气力,也能将长矛的攻击范围增加到最大。
对付密集长枪阵,或是长矛阵,一般来说远程打击是比较合适的,贴进去近身攻击当然也有优势,但是首先是要贴得进去。密集的长矛长枪阵就像是刺猬一样,满身都是刺,尤其是骑兵的克星,直至后世枪械的出现之后,才使得这种战术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在面对像是刺墙一般的长枪兵的时候,士兵很难准确判断突刺的时机,如果狂冲过去向对面的长枪兵突刺,往往会一个不留神就自己撞到对方枪头上,自己却没有刺到对方。因此长枪兵对上长枪兵的时候,这样的缓慢接近后寻找时机,才最适合长枪兵之间的内战模式。
相对来说比较坚固的战甲,提供了一定的远程防护能力,比长枪多出一截的长矛,也就意味着比长枪多出一截的杀伤力,在承受了一定的远程伤害之后,双方的阵线撞在了一起。
氐人几乎没有像样子的训练,虽然说列阵的时候似乎也像那么一回事,但是真交手的时候,就会发现有一些氐人忍不住冲动,很是热血的就往前冲,然后就被挂在了长矛上当肉串,还有的因为目标没选好,刺到边上去,导致长枪杀伤距离更短……
长枪对付其他兵种,斜刺没什么问题,还是一种战术,但是和同种兵卒对阵还斜刺,那么自然就是被对面的长枪兵轻易的扎出血窟窿。
在最初的热血却莽撞的人倒下之后,剩下的就是一些比较谨慎且老练的兵卒了,双方靠近之后,长矛长枪交错在了一起,相互拨打敲击着,长矛长枪的寒芒闪烁,都极具威胁,互相威慑之下,都在小心翼翼的衡量着攻击距离。
有几个氐人长枪在这样的局面下忽然崩溃了,或是发疯一样的往前冲,也有扔下长枪就往后跑的……
想象一下,自己站在一面超长钉子的墙壁面前,然后看着这些又长又锋锐的钉子在面前晃动逼近,这种直面枪头或是矛头的勇气,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具备。
石头等人得益于持续的训练,所以在面对着氐人长枪阵的时候并不会觉得多么的密集恐惧症,但这毕竟不是演习,面前的矛头微微晃动着,也逼迫着在大概快到刺杀的攻击范围,就必须停下,不能再继续大步逼近。
双方士兵迎着对面的枪头,用最小的步幅往前蹭着,矛杆和枪杆相互碰撞的声音,就像是在敲打着石头的脑袋和神经,使得他的额头开始冒出一层汗来。对面的氐人同样也不好受,他们要面对更长的长矛,但是氐人也有优势,就是长矛比长枪长,也意味着更重,如果随着时间的拖延,体力消耗之后,长矛兵可能就无法完成合格的刺杀动作,反倒是给长枪兵了攻击机会。
石头心口几乎要跳出来,全身都处于一种高度绷紧的状态,其实只有不到十几息的一个对峙的时间,对他来说就像是万年般的漫长。
石头感觉到自己被后面的战友拍了一下,他下意识的稍微缩了一些,让出了一点空间来,然后眼角扫见身后的战友偷偷的拿出了一个什么东西,架在了自己的一侧……
『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