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明末黑太子 起點-第1210章:二次西征看書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光让炮兵开火,不让步兵进攻?
没错!
奥军的战术就是这样,因为苏丹的命令必须执行。
可一旦出现大量人员伤亡,也要有人来负责。
贾马尔、萨利赫、拉希姆以及奥库,都不想对此负责,还要忠实地执行命令。
这么打就算是两全其美的好办法了,几乎找不到第二招了。
造成一种全线进攻的假象,然后用摄影机录下来,再派人送往伊斯坦布尔。
苏丹陛下看到对面敌军阵地被炮火打得翻江倒海一般,这样应该就能糊弄过去了……
大家都高兴了,不是很好的结果嘛!
至于对面的利奥波德高不高兴,这四位就管不着了。
如果识趣的话,在战事不利于其的情况下,理应选择提前撤退。
己方不去进攻维也纳,而利奥波德却胆敢进犯布达佩斯,这已经是非常过分的行为了。
匈牙利是巴尔干的北部屏障,绝对不容有失。
布达佩斯则是匈牙利的心脏,更是重中之重所在。
在侯赛因所部不被击败的情况下,他们这四部人马当然不敢主动撤退。
进取不去,固守有余,但是上面还让进攻,便出现了这种奇葩情况。
所幸奥军炮兵的素质比兑了水似的临时步兵要高很多,使前期的巨额投资没有白费。
凡是能够还击的联军炮兵阵地,一个接一个地被点名,最终被连根拔起,一点火光都喷不出来了。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战,联军损失了将近百分之七十的重炮,以及一半以上的轻型火炮。
残余部分不得不被炮兵撤至后方,以免真的被对方给扫荡一空。
愠恼之中的利奥波德有心让步兵主动出击,但又害怕来个昨日重现。
双方相聚一英里左右,远不算远,但步兵冲过去也要好一会儿。
再次期间,免不了遭到枪炮的阻击,极有可能出现很大的伤亡。
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如果还没有达到战术目的,那就肯定得不偿失了,还会让自己的兵力更加单薄。
在多瑙河西岸的敌军应用有火力和兵力的双重优势下,主动出击的选择就显得很不明智了。
尽管联军还控制着多瑙河面,然而奥军凭借新式重炮的强大优势,已经开始涤荡河面目标了。
业已重创十一艘,击沉了六艘,余下的联军舰船不得不暂时撤退,以免再遭打击。
能在多瑙河上行驶的舰船,吨位势必不会太大,与远洋战舰有天壤之别。
奥军从明帝国进口的重炮只要能以连为单位来齐射目标,就能对联军的舰船造成致命伤害。
难得有这么多高价值的移动靶让奥军炮兵们练手,这样的好机会,大家当然不会错过。
看着望远镜里出现的一艘艘受伤的舰船,很是恼火的利奥波德只能选择暂时隐忍。
他没想到打了两年之久的布达佩斯战役,战至当下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双方围绕布达佩斯,总计聚集了上百万兵力。
光从规模上来衡量,在实质上这已经是战略决战了。
去年的这个时候,战场主动权在掌握在自己手里。
没想到之过了一年时间,主动权就易主了……
现在撤退,对方肯定会利用骑兵进行围追堵截。
己方的撤退极有可能变成一场溃败,以至于大伤元气。
在主动进攻的可能性逐步将其的情况下,只能选择防守反击的战术。
利奥波德此时将一半以上的希望都寄托于上神保佑了,希望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
17秒的捐贈
然而天天遭到炮击,肯定会大幅度打击己方士气的。
所以利奥波德决定在炮击当晚,就派出五万步兵进行夜袭!
即使全部损失了,凭借剩下的二十万人,利奥波德也有信心能够固守下去。
如果能够用这五万人摧毁奥军的炮兵阵地,甚至夺取对方前移构筑的防线,那就最好不过了。
八月十六日凌晨一点,实施夜袭行动的五万士兵便蹑手蹑脚地从己方阵地里爬出,悄悄地向对面扑了过去。
最初的半英里,似乎完全没有让敌人察觉,不禁使得神军步兵信心大增,这样夜袭成功的把握就很大了。
等摸到距离敌人的战壕还有六七百英尺的时候,忽然从对面飞起一堆白色烟花,径直冲到漆黑的夜空中爆开。
这下神军步兵在烟花的照耀下,就全都现原形了。
随之而来的就是疾风暴雨一般的炮火打击,一排排一片片的被打倒在地,有的更是被炸到了半空。
奥军这边根据贾马尔提供的经验,自然做好了防对方夜袭的准备。
更何况双方阵地距离如此之近,不被偷袭都很难啊!
不过奥军这次有了的战壕,只要在合适的距离发现敌人,那就可以破坏对方的夜袭行动了。
炮击跑、小型加农炮,以及各式火枪都在不停地开火,一条条狰狞的火蛇在时刻收割着神军士兵的生命。
见到偷袭无望,神军便发动了大无畏的决死冲锋。
一股脑地向对方阵地跑过去,寄希望于能够一举成功。
最开始这招还是比较管用的,奥军的炮火再猛烈,也抵挡不住对面的人海战术。
但等机枪的声音响起,很多经历过去年那场恶魔的神军官兵就立刻变得恍惚起来了。
这是一种专门收割士兵生命的武器,别说步兵,连风驰电掣般的骑兵,都逃不过这种武器的杀戮。
在坦克上的机枪面前,神军步兵们像割麦子一样的倒下,没有任何悬念和反抗的余地。
这时候,神军士兵就只能赌自己的运气足够好,不会被这种武器“照顾”到了。
想要硬碰硬,距离不够不说,对方还有小型加农炮。
一炮打过来,能不能给自己留个全尸,还得看对方的心情……
好不容易冲到距离足够近了,结果没等神军步兵开始投弹,对方的手榴弹就雨点般的砸了过来。
论勇气与纪律,神军士兵比奥军同行要好。
但在其他方面,譬如这种苟且式的杀伤战术,奥军士兵学的就非常快了。
只要不需要冲出战壕进行反击,大家愿意做任何事情。
战壕就是大家的庇护所,毫无疑问,打夜战的话,刀枪无眼,谁出去谁就有可能先被打死。
还有可能不知道打死自己的子弹或炮弹,是从哪个方向上打过来的……
为了能够继续苟在战壕里,并阻止对方夺取自己的战壕,奥军士兵便拼命往外扔手榴弹。
这种阻击敌军进攻的方式,几乎是他们经历过的最安全的了。
如果能将来犯之敌打死或者炸死,趁着天还没亮,大家还可以出去摸尸!
由于奥军有所防备,火力与去年相比只高不低,参加夜袭的五万神军最终只跑回去不到两万人。
等天亮之后,奥库便派人录制战场情况,尤其是将敌军尸横遍野的场面要录进去,派人送往伊斯坦布尔,这就堪称是一场大胜了。
能取得如此之多的战果,那么苟且式推进战术也就是合情合理的了。
即便被军中的苏丹心腹报上去,四位主将也有解释的余地。
夜袭的失利让利奥波德很是郁闷,但随后得到的急报便使其非常上火了。
清军再次入侵了摩拉维亚与波希米亚,跟上次一样,对所到之处采取烧杀抢掠的策略。
由于敌军兵力实在太多,各地城镇的守军完全不敢与清军进行野战。
出城就是被全歼的下场,没几个人会疯狂到主动出去送死。
根据守军的估计,应该有七八十万敌人。
利奥波德认为没那么多,但三十万应该有,去年来犯的敌人就是这个规模。
如何阻挡三十万清军骑兵?
这是个很棘手的难题!
以至于不从布达佩斯回师的话,根本就解决不了。
如果在此时全军撤退,对面的奥军肯定会扑上来。
利奥波德想到请索别斯基出兵相助,但这个盟友在去年已经被清军打得元气大伤了。
索别斯基倒是应该还能集结十五到二十万兵力,可战斗力就不能与去年的十万骑兵等同了。
还有一点,那就是即使索别斯基出兵相助,战场也依然会在波希米亚与摩拉维亚两地。
不管己方能否取胜,两地都不会被打烂,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去年,此二地就靠着本土运来的粮食,勉强撑过了冬天。
今年依然如此的话,那对本土的压力就太大了。
不需要利奥波德提醒,索别斯基就已经进行了动员,在八月份之前便集结了二十万人。
不过野战兵力只有十二万,余下的部队则集中在华沙、罗兹、卢布林、克拉科夫这四城。
用十二万人去跟清军打野战,这显然是不明智的。
索别斯基的策略就是,只要清军不侵犯自己的国土,那自己就没必要去自找麻烦了。
虽然这群从东方来的黄皮猴子初来乍到,但其军事实力已经接近波军与神军之和了。
加之其配合奥军的行动,索别斯基怀疑清军已经与奥军结盟了。
如此一来,自己就变得更加的被动了。
可以负责任地说,在奥斯曼、神圣罗马帝国、清国、波立这四方里,自己的实力是最弱的。
因为随着坦克的出现,翼骑兵所向披靡的时候已经成了过往云烟。
更何况去年两次作战的失利,让索别斯基手里的骑兵主力损失了近七成。
他倒是还可以征召大量的新兵入伍,但其战斗力就不能与此前的主力部队的士兵相提并论了。
在索别斯基看来,摩拉维亚已经被打烂了,暂时失去抢救的价值了,自己带着部队过去也是徒劳无功。
至于波希米亚,还要看利奥波德的态度以及当地的战况发展而定,不能盲目出击,以免被土再遭打击。
再说利奥波德不带部队回师的话,光凭己部的实力,根本就无力击退机动兵力是自己三四倍之多的清军。
总的来说,对于波希米亚与摩拉维亚的战事,索别斯基持观望态度……
话说回来,不观望又如何?
总不能带着十几万人过去送死吧???
一旦机动部队遭到重创,那就意味着半个波兰又要遭到清军的洗劫了!
在利奥波德无暇回师,索别斯基作壁上观的情况下,五十万清军的遭遇简直比去年还要好。
第二次西征显得无比顺利,大军长驱直入,沿途抵抗者寥寥无几。
上次没带走的牲畜和西夷,这次兵力充足,就可以全部打包带回本土了。
有机会的话,多尔衮还是愿意与对方的野战兵团来次正面较量的。
最起码,打野战的难度比攻城要低很多,大清王师也擅长此道。
可是对方不给自己这个机会,于是五十万大军就完全变成了只吃不吐的貔貅!
这次不同于上次,由于准备充分,而且侯赛因的部队依然在布达佩斯牵制敌人,多尔衮就打算去布拉格,甚至勃兰登堡去看一看了。
走得越远,收获越多!
悲慘世界
这句话,似乎的确有些道理!
翻译过来就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行万里路,不如打劫千家万户……
此番,多尔衮要让半个欧洲的人都知道大清王师擅长甚子活计!
打劫不丢人,饿死才丢人!
这就是自古以来的生存之道!
只不过多尔衮未能如愿以偿,因为波希米亚西部和北部的伏尔塔瓦河与拉贝河都涨水了。
对大清王师来说,这比利奥波德带着五十万大军回师还可怕得多。
大雨一连下了五天,使得多尔衮直接取消了继续西进的命令。
降雨以及洪水无形之中,帮助利奥波德保住了三分之一个波西米亚地区。
为了避免大雨之后爆发疫病,多尔衮被迫率部迅速后撤,将到手的战利品分批次送回老家去。
由于没有遭遇激烈的抵抗,除了一些惨遭洪水冲刷的倒霉蛋之外,战斗损失寥寥无几。
总的来说,第二次西征也是非常成功的,劫掠了超过两万头牲畜和三十四万奴隶。
只是与多尔衮心中的理想状态还有一段距离而已,但这是天意,不可违背。
好歹是能用敌人的地盘来养活五十万大军两个月时间,等于减轻了本土的粮食消耗。
但下次西征,就不能着眼于已经没啥油水的摩拉维亚了,必须将重点放在波西米亚与勃兰登堡-普鲁士以及波兰身上了!
这三家愿不愿意并不重要,总要的是,大清王师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吃饭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