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玄渾道章討論-第兩百六十七章 塑軀以載力鑒賞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张御心里微微一动,询问道:“却不知义父所说的,是何种改动?”
邹正道:“你且等我片刻。”说着,他起身走了出去。
創生契約
张御坐在原地,他拿了茶壶过来倒了一杯,举杯品了一口,却是还是少时镇中老茶树的味道,与那时候也没有什么分别。
只是一杯茶的工夫,邹正又是走入这处间厅之内,他手中拿了两卷树皮书,行至近处,将之摆在案上,先将其中一卷打开,并缓缓铺开,道:“你先看看这个。”
张御站起身来,仔细看着,这上面是用邹正所立造的灵性文字和图案书写的,所记载的内容是关于如何塑造生灵的。
其中一大半篇幅都是和神子相关的,而上面所用的技艺,比之方才邹正所言着实又是更进了一步了。
而在后面,则对于神子有一个论述。。
汽龍特快
根据他所捕获的神子来看,那最主要的并不是躯体,而是能够不停挪转的意识,但也不是没有缺点,神性力量用一点少一点,如果在神性力量耗尽之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躯体,那么这个意识也就不存在了。
但是这个技艺却是不同的。
原本神子和寄主的意识,是两个相对独立的意识,但是这上面却是抛却原来侵占或者寄附的路数,这个意识在进入另一方躯体之后,却是能够通过放弃自我的方式,慢慢调和两者,并成为一个新的意识。
而他更是看得出来,这不是单纯的添上一个意识,而是补足彼此的不足。
邹正这时道:“一个人生来是有缺点的,不止是身躯上的缺陷,还有心灵和意识上的缺陷。
身躯上的缺陷很清楚,大多数情形下一眼就能辨认出来,但是心灵上的缺陷却很难看出来,非要等到随后成长之中才能慢慢识别,且一开始往往不受人的重视。
一个开智生灵的成长取决于族类之间的交流,取决于整个族类的引导,还有其自我之认知,
而心灵上的缺陷是能在后天进行弥补的,但是有的缺陷却是一直在那里,并且深埋在底下,难以为人所知,这些缺陷或许一辈子都无法引动,可是一旦被引导爆发出来,那么于己于人恐怕都是不利。
我立造这个意识,则能够补全心灵上的缺陷,使之成为完人。”
张御道:“完人么?”
邹正道:“这个完人,只是完整的人罢了,不是没有缺点和没有瑕疵的人,那样的生灵,是不存在世上的。”
他叹息道:“以往我一直沉迷于给生灵塑造完美的躯体,认为只要是有了完美的躯壳,就能承载足够力量的灵性力量,其余不太重要。
但我现在放弃了这个想法,不过还有人一直这么认为,包括其他的那些我,特别是我听了你的讲述,感觉另一个我正行走在这条路上。”
张御道:“可天夏发现的那些神子,恰恰只有灵性意识,躯壳是随时可以更替的。”
邹正道:“那只是过程,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方便获取更好的躯壳,只要他们还存在,还在天夏之中,就一定会走向寄附修道人的道路。这是立造他们的人所赋予的本能,所以他们大多数人要有机会,必然是会这么做的。”
张御不禁点头,这些神子的确是这么做的,哪怕获得了一定的身份地位,除了少数蛰伏不动,或者有心无力外,大多数其实都想以此为跳板占据新的躯体,毕竟地位较高的人更容易接触到修道人。
他想了下,又道:“义父所重的是心灵意识,而过去注重的则是躯壳,那以圣者族类的技艺,为何不是两方面都有兼顾?这里面有什么原因么?“
邹正道:“这也正是我下面要说到的,圣者族类不是不想双方兼顾,而是现实不允许,因为在浊潮影响之下,这是不切实际的。
我们曾经合力塑造过一个完美的躯壳和完美的意识,但是绝对的完美也就意味着无法适应更多的变化,也即是说她的变化已经走到了尽头,她曾经是我们寄托的希望,但在浊潮到来后便即崩坏了。
所以过去,圣者族类对于立造神子,一直是在左右摇摆之中。”
张御不禁询问道:“义父,圣者族类为何执着于立造生灵?’
邹正道:“因为圣者族类认为,想要获得至高的力量,并与之融合为一体,使自己成为至高,那么必须有承载其力量的载体。但是圣者自身的力量已经走到了尽头,三位长者没有一个能够再往上走了。
而寻常的圣者,也做不到成为长者,所以自圣者族类诞生之后,祂们就一直在试着研造出完美的生命。”
张御此刻留意到,邹正谈论到圣者族类和长者的时候,一直是在用祂们,而不是我们,这种却是下意识的将圣者族类与自己隔离开来了,自己这位义父此世对天夏的认同无疑更高一些。
邹正继续言道:“修道人的情形我也从荀先生那里了解到了一些,修行也是要一定的门槛的,对于许多人来说并不友好,这个意识的补足,可以使天夏许多人为之受益。
很多无法修行的人,若用了此法,或能入道,就算不走修行之路,自我意识的补足,缺陷的修复,也能使人走得更远。”
张御双袖一抬,道:“若是此法可行,我当代天夏谢过义父。”
盛世芳华
邹正却是伸手一按,微笑道:“小郎,这是我给你的,所以你不必谢,但是也有我给天夏的。
我方才和你说,早前圣者族类打造了一个完美的生灵,其中包括了完美的意识,因为抵抗不了浊潮,所以这是一个过时的技艺了。但是过时的技艺未必没用。”
他顿了下,道:“在天夏有浊潮可以干扰到此生灵,但是在元夏却是不同的,我听你言,元夏是一个极度重视规序的地界,那么正好可以用这类灵性意识投入此中。”
张御思索了一下,道:“只这里有个妨碍,元夏有自己天序护持,此意识入内,会否被排斥在外?”
邹正道:“我考虑这一点,所以我可以在此之上用我的技艺稍作改进,使之与人无害,这般就可以绕过天序。”
他微笑道:“小郎是否想问,若是无害,又如何对抗元夏?”
张御道:“还请义父指点。”
邹正道:“需知意识之物是很微妙的,一个人原先的想法、性情、喜好,都是基于意识和身躯得来,大多数修道人在成就上境之后,会凝聚出元神,从世间将过往的痕迹抽离出来,所以他们也具备原来的性情和认知,且也必须具备,因为他们修的是自我超脱,若是连自我都没了,那修来又何益?”
张御点头,无论元神还是观想图,差不多就是如此,自己义父虽然不是修道人,但是力量层次在哪里,自身当又与荀师这般的上境真修交流过,这方面显然是清楚的。
修道人若是抛却原先的想法性情,那就是彻底无欲无求了,或是成为另外一个人,多数修道人对此都是会竭力避免的。
邹正继续言道:“但是这个意识应该是固守不动的,若是一旦发生改变,那么就会产生不可知的后果。而在低辈修道人那里,我们不作扭转,但是做些些微的引导却是可以的,只要整体上是对其有益,我想无论是他们自己,亦或是元夏天序,都不会拒绝。”
他将另一卷树皮册拿过,推到张御面前,道:“具体的记述都在这里面,可以带回去看一下。”同时语声慎重道:“小郎,我不是修道人,我只能自己的知识去判断,要想继续下去,还需要你们修道人自己进行下一步。”
张御道:“义父,这般已是可以了。”
万事开头难,许多东西困难都在于起始,现在邹正不但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思路,甚至大体都已是构筑好了,他们沿着这个走下去,是有很大机会取得成果的。
他这时记起一事,意念一转,瑶璃的形貌便出现在了一边,他道:“这个后辈,是否是义父所造?”
邹正看了眼,点头道:“是我所造,当时我造了两具,那时我侧重心灵意识的技艺已然有雏形了,所以她与另一个神子是可以和同意识的,弥补不足的。”
张御忖道:“原来如此。”他又道:“义父言当时立造了五名神子,现在所知晓的已有三名,不知还有两名在哪里?”
邹正看向一边,他身外的景象发生了变化,从东庭开始往外移动,随后景物挪移的越来越快,只是一闪之后,便就停在了一个天坑之前,他道:“如果不曾被人找到,或是自行出来的话,那么他们就应该是在这里了。
小郎,你有我告知你的灵性之言,你若是见到,可以凭此直接约束他们。”
张御记了下来,至于那一个人替代原主之人,若是属实,他便不准备去追究了。毕竟原身已经亡故了,而现在的家人恐怕早已接受了他,说不定还有了更多后代,他若去揭穿,除了掀开伤疤,没有太多的意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