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第七百一十章 烏鴉道人:打擾了看書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小說推薦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横推诸天从风云开始
“真是一件愉悦的事情。”
在苏离以绝品道器炎帝火龙鼎收取了火域第九重最核心的那簇仙火,使炎帝火龙鼎变成仙器之后,他的力量大增。
而接下来,可以做另外一件事。
首先要做的事情自然而然是炼器。
苏离伸手一动,炎帝火龙鼎再一次显现而出,各种火焰在这尊鼎里燃烧,他的那尊永生之门雏形落入到炎帝火龙鼎中,要被他刻下各种道与理。
甚至那尊永生之门里,也被吸纳进一簇微不足道的仙火,刻下了仙火印记。
于是苏离的永生之门,威能大大提升,火之本源超越了一切异相。
什么苦海种金莲,什么海上升明月,这些异相蕴含的道则都比不上那一微不足道的仙火印记。
这尊永生之门,越来越有一种大气磅礴的感觉,伴随着苏离的不断祭炼,融入了空间法则与时间法则之后,它似乎是一方山河,一片星域,一个道法自然的世界。
这一尊门似乎可以容纳一切,它的品级也在不断提升。
不过此时火域发生了一些变化,仙火被收,火域第六层,第七层,第八层的威能大大减弱,在火域之中炼器的存在很快就感觉到了一些不对。
一座石洞之中,一只老乌鸦呱呱叫了起来,无尽的神光涌动,它整个人愤怒不已,从那座石洞中飞了出来。
“谁这么没有良心,在搞什么?难道不知道火域是无主之物?!”
这只老乌鸦全身神力涌动,光芒似乎要压塌万古,他无比愤怒地发现火域第七层的气机减弱,甚至第八层的威能也仿佛消失,他居然随随便便就能进入第九层。
这种情况既让他觉得愤怒,又让他觉得震惊。
火域最深处一定发生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使得火域全都发生了变化。
“是什么原因?”
那只老乌鸦的手上还有一块碎裂的金属,通体雪白,是传说中的神铁,不过此时已经被炼废了,难怪老乌鸦会如此愤怒。
毕竟,那种神铁是稀世珍宝,是炼器的极品材料,各大圣主的武器也都加入过这种神铁,可想而知它的珍贵。
“我的材料废了,这一口气要是不出,那我也不就是我了。”
老乌鸦十分谨慎,却又怒火冲天,他小心翼翼,终于踏入了过往岁月不曾去过的火域第九重。
于是他见到了苏离,见到了苏离的炎帝火龙鼎,见到了苏离正在炼制的永生之门。
不远处那尊存在让他感受到了恐怖,但是最让他直接感觉到恐惧的还是那尊鼎。
那一尊鼎中似乎蕴含了无尽火域,蕴含了毁天灭地的火焰气息,似乎只要那尊鼎中的一缕火焰气息爆发出来,就能覆灭日月星辰。
这是一种大恐怖。
被那尊鼎炼制的那尊门也是一种大恐怖。
老乌鸦在那尊门上看到了几种异相,苦海种金莲,海上生明月。
几千年前,他与海上生明月厮杀过。
一些日子之前,听说他妖族大帝有一个后人修出了苦海种金莲的异相。
现在居然在这尊鼎上,两种异相都有。
乌鸦道人再看,还看到了一些老对手的绝学,比如摇光圣地圣主的绝学。
甚至还有几种绝学,似乎是传说中的功法,比如一尊黑黝黝的大阵,仿佛与传说中一位禁忌大帝创造的功法相似。
那位大帝叫狠人大帝,她创出的功法叫吞天魔功。
吞天魔功,吞噬诸多神体,王体,反哺自身,养出一个混沌体,这是那位大帝成道的关键,也是令无数圣地愤怒的关键。
世间只允许出现一个狠人大帝,往后如果再遇到修行吞天魔功的狠人一脉,通通杀死。
狠人一脉吞噬的东西太多了,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
Love OR Like
老乌鸦见着那尊门上有这种吞天魔功,整个人眼皮子一跳,就想开溜。
对不起,打扰了,我现在就这么离开好不好。
“你的材料似乎炼废了,要不要帮忙,毕竟是我收了仙火。”
苏离的心情不错,看向了那个老乌鸦。
“晚辈打扰前辈炼器,都是晚辈的不是,哪里还需要前辈出手,不用了,晚辈这就离去。”
老乌鸦振翅而飞,消失的无影无踪,根本不敢有任何停留,生怕自己炼器炼器,练着练着自己上了那尊门。
那个时候说什么都迟了。
“其实我真有帮一帮你的打算。”
苏离望着老乌鸦落荒而逃,稍微感慨了一声。
这个乌鸦道人的境界修为在当世算是很不错,已经是仙台境界的存在,他要炼制的宝物自然而然也是一件重宝,可以大大提升他的实力。
苏离收取了火域仙火之后,火域的威能便大大减弱,失去了炼器的能力,这也是苏离说帮一帮他的原因。
“不过也不能这么绝情,火域这一处地方,依旧可以存在。”
苏离心意微动,炎帝火龙鼎中喷出一点神火,扩展开来,化作方圆几万里的新火域,虽然不是天界净火与仙火,但也威力非凡,足够一些人炼制自己的器。
当然这一处新火域与过往岁月的旧火域又有些不同,新火域的火来自于炎帝火龙鼎,其实是有主的。
却也不影响他们炼器,最多炼器的时候可能新火域之上有冥冥之中苏离的一缕神念,仅此而已。
“也该走了。”
苏离做完这一切,离开了火域。
火域第七层,那只老乌鸦轻咦了一声。
“火域的火,似乎又发生了变化,难道是那位存在又做了什么事情。”
老乌鸦本来以为火域威能减弱之后,他这一辈只怕也炼制不出那件重宝,但是现在,火域变得温和起来,不过依旧炽热,可以让他刻下自己的道与法,他顿时大喜。
于是乎他立刻祭炼自己的法宝,如果不出意外,再过一些日子他就可以将这件重宝祭炼成功。
也就在老乌鸦兴高采烈的时候,苏离跨越虚空,来到了世俗之中,那是一处小镇,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有一个小店,店中只有一个老人和一个小姑娘。
“就是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