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星門笔趣-第346章 各有盤算(求訂閱月票)分享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东方大陆。
如今整个天星,外部隐患都在这里。
大荒,徐家。
徐家没了,可背后的镇星城却是在这,这一次,李皓还带来了一人,王署长,他对新武更了解,可惜蒋盈李他们几人都沉寂了,否则,这几人作为镇星城后人,对这些更了解。
之前李皓其实问过,几人都说,镇星城压根不在这,这里也没任何分部。
帝尊后人,嫡传的那种,除了这些刺头,谁会特意跑小世界来?
这里有一位帝尊坐镇了,那镇星城就不会来。
战舰上。。
王署长又给李皓介绍道:“镇星城应该大概率不会来这的,镇星城的一些老人,一些帝尊,和剑尊关系不算太好。”
李皓有些疑惑。
王署长小声道:“这就涉及一桩旧事了,新武时代,镇星城有13家,其中还有个杨家,杨家先祖……死的有些早,杨家二祖和人王一起去寻找杨家先祖的尸体……总之,后来和杨家闹的不愉快。再后来,剑尊直接杀光了杨家人……”
李皓微微一怔,还有这事?
王署长又道:“所以,镇星城和剑尊这边,虽然都是人王的得力臂助,可剑尊和其他非镇星城帝尊关系更好,而镇星城自成一派,所以双方关系一般。”
“真正的镇星城,除了圆平武科大学那些刺头,跟着方校长来了此地,其他人是不会贸然前来的,包括八大主城中的三家,也只是不受重视的旁支,想在这边混个未来。”
李皓开口道:“这么说,这个镇星城遗迹,一定是假的?”
“嗯,大概率假的。”
王署长微微皱眉道:“在天地崩溃之前,是没有镇星城的,这个镇星城遗迹,也许是后来才出现的!”
“不是说,那时候天地封闭,无法出来吗?”
“说是这么说,可前些年,天地复苏了一些,若是有强者走出,也有可能,或者分身……背叛者可不缺能量的,你忘了吗?”
李皓心中微动,点了点头。
这么说的话,这个遗迹,很可能就是叛徒建造的。
可是……走出古城,建造遗迹,建造假冒的镇星城,有何意义呢?
不太明白!
还有,这一次,对方强化徐家几人,让他们去通知三城,又为了什么?
还有,对方自己可以出动分身,为何不是自己分身走出,而是需要通过徐家来转达?
至于说,找不到三大古城……也不是没这个可能,郑、刘、周三家古城,都很隐蔽,可对方若是来自郑家,应该可以找到才对,为何会找不到呢?
一个个念头在脑海中闪烁,李皓压下心中想法,去了便知。
……
定边行省。
此刻,随着徐家几人被杀,徐家掌握的定国军,也乖乖投降。
军中将领,压根不敢反抗。
80万定国军,被10万东方都督府的军队包围,那是瑟瑟发抖,此刻,一点反抗之心都没。
战舰,穿梭虚空而来。
翘首以盼的光明剑几人,看到李皓来了,都松了口气。
不止他们在,还有一些东方大陆的大人物,此刻也都在。
东方大陆,除了徐家之外,还有火明行省的俞樵,东极行省的东极侯,神日会,这三方,一直都是对抗徐家的主力。
此刻,俞樵也在,这算是熟人了。
李皓来定国公府的时候,曾和对方见过面,还曾利用对方,给自己制造了一些机会。
这时候,那俞樵,看到李皓,也是眼神复杂,迅速低下了头。
当日,他们还能俯视李皓。
李皓只是来这边求财的小人物。
可如今,已经高高在上,高不可攀。
战舰上,李皓踏空而下。
“侯爷!”
众人纷纷开口,李皓自封银月侯,虽然还没对外公开,可如今,大家都如此称呼了。
俞樵几人,也是急忙跟上。
李皓点了点头,看向俞樵,又看了看另外一位老人,大概便是东极侯了,之前李皓曾见过对方的长子,此刻人也在这,就在东极侯身边。
李皓也知道,当初徐家追杀自己的时候,东极侯曾出兵逼迫过徐家,因为赵署长当时答应过对方,一旦进入银月,二次复苏开始,会给东极侯一些方便。
只是,如今和当时大不相同了。
李皓一眼扫过众人,看向俞樵,微微点头,客套了一句:“据说俞老对安定东方,有很大贡献,李皓一直忙碌,倒是没来得及感谢俞老之功了!”
俞樵有些苦涩。
什么安定东方,贡献很大。
那是因为,他们想当霸主,他也是个有雄心的,也想着东方安定,可以对抗各方,谁想把自己称霸的地盘弄的一团糟?
所谓安定有功,那是为了自己的基业……如今,都换主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
李皓击退各国,直接让水云投降,让大离撤军,让神国覆灭,他又不是徐家,哪敢反抗。
此刻,听到李皓这么说,顿时露出笑容:“应该做的,侯爷过誉了!”
“东极侯……”
李皓刚说了一声,东极侯就急忙道:“侯爷见笑,这是伪朝江家册封的爵位,如今都已成为过去,我本名周琦,如今是东极行省行政署署长……”
人家是侯爷,他也是,那不是和李皓一级了?
这个错误,这位人老成精的东极侯是不会犯的!
李皓却是摇头:“江家也不算伪朝,两百年主宰天星,天星一统,江家还是有功的!任何一个王朝,后期衰败,也很正常。没必要去否定江家的贡献,哪怕只是一统99行省的功劳,也足够江家史上留名了,后期朝代再多,也无法避开江家王朝的。”
此话一出,东极侯肃穆道:“是老朽腐朽了,不知侯爷气度……”
李皓摆了摆手,没兴趣听他吹捧。
他看了一眼几人,又看向不远处的一些人,最后开口道:“神日会的人呢?”
此话一出,几人微微变色,光明剑迅速上前道:“侯爷,神日会信奉神灵,信奉的是太阳神,可前些时日,太阳神被侯爷斩杀,神日会因信仰成教,如今……教众绝望,神日会已经散了,教派中的一些强者,也早早逃离了。”
李皓一怔,他还不知道这事。
神日会,信奉的是太阳神吗?
那真可惜了!
信奉的神灵被杀了,对这些教徒而言,那就是精神上的毁灭,教派直接散了,也很正常。
寒暄了一阵,东方行省的霸主们,见李皓好像还算好说话,都松了口气。
最近,光明剑在东方可一点不客气。
一切反对者,反抗者,通通击杀。
毫无讨价还价的余地!
别看现在大家欢聚一堂,实际上,东方各大行省,可是有一些人没来的,永远也来不了了!
而赵曙光到这……其实就是为了收拾烂摊子,迅速安排人手接管一些行省。
否则,天星那么大,赵曙光也不会一直在这待着不走。
众人正想着李皓还算好说话,李皓笑容依旧,轻声道:“胡都督,既然神日会溃散了,一般教众就算了,看管一下就行。可神日会的那些头领,都是高层,也许会去投奔西方神国,派人追杀他们,斩尽杀绝,不要让人走出了东方大陆!”
“遵令!”
光明剑迅速应声。
这话一出,其他人都是满头大汗,这神日会的那些头领人物,恐怕麻烦大了。
而李皓,此刻对教派,都很严厉。
他深知,这些教派可能带来的危害。
简单提了一句,他看向赵署长:“赵署长,位置确定了吗?”
“嗯。”
赵署长迅速点头,朝远处一指:“就在前方,入口有些特殊,居然在一棵大树下面,而那棵大树,居然有些要成精的意思……”
这可能是这个时代,唯一一棵感觉快成精的妖植。
妖植,很多。
可都是老古董。
妖兽倒是见过不少现代的妖兽,可妖植,李皓还真没见过现代的妖植。
此刻,李皓也来了一些兴趣:“妖植成精?这倒是有趣,妖植成精需要消耗极大的能量,需要漫长的岁月,除非……这妖植一直有能量侵染,否则,压根不可能短短时间内成精。”
复苏才20多年而已,20多年,妖兽是有可能的,可妖植,很难很难出现。
赵署长也是点头:“我也有些意外,这也说明一点,这处遗迹,也许……和叛徒一样,不缺能量,从一开始就不缺!”
李皓微微皱眉,点了点头。
不缺能量,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走,去看看!”
他也没多说什么,带上众人,很快,战舰飞起,朝远处一座山飞去,那棵树,就在山上。
等李皓靠近了,顿时有些不同的感受。
此地,能量很浓郁。
一般情况下,遗迹附近,能量其实很微弱,都被遗迹中存在吸收掉了,浓郁,则是代表,遗迹中的存在,并不吸收外界能量。
而那边,一棵松树伫立。
此刻,还算是冬季,可那棵大树,伫立此地,绿茵茵的,丝毫没有受到天气的影响。
仿佛感知到了一些危险,大树微微颤动了一下。
赵署长迅速道:“入口就在树干中,我们也是通过一些徐家接触的人,才知道了遗迹所在。”
李皓点头。
感知了一下,的确有一股虚空之力存在,代表的确存在遗迹,只是……不好判断内部强者实力,也不能贸然闯入其中。
他正想着,如何探查虚实。
忽然,那棵大树微微颤动了一下,树身上,渐渐变的有些通透,很快,一道模糊的样貌浮现出来。
李皓眼神微动。
他感受到了一股外来的精神力,不是大树本身的,代表这不是大树本身,而是有人通过精神力,附着在了大树之上。
遗迹中的存在?
此刻,那树身上,浮现出一张脸,传出一些精神波动:“小友便是剑尊之后,李家的传人?”
李皓眼神微动,“在下李皓,前辈是古文明圣地镇星城强者?”
“算是吧。”
虚幻的脸庞传出了声音:“之前,都是误会。徐家,我很早之前便有过一些接触,知道对方在外被人杀了许多强者,所以便提升了一二,结果,好像惹出了一些麻烦,看来,是我避世太久,可能弄错了什么。”
对方好像知道李皓是上门找麻烦的,也很客气:“好在,并未造成什么大错,小友既是剑尊之后,那算起来,都是自家人……”
李皓笑了笑,打断了他:“这些都是小事,晚辈如今执掌天星,对新武前辈,向来尊敬有加,身旁便是战天城警卫署的王野署长。若是误会,消除了便是,而今,很多新武前辈,愿意帮我一把,共建和平世界!”
“前辈所在之地,名为镇星城,镇星城又是古老圣地,此次我本不想过来打扰前辈……可王署长不信,非说银月没有镇星城,我也有些疑惑,若是前辈愿意,能否为我解惑一二?”
李皓露出一些疑色:“镇星城……我和一些帝尊之后,比如蒋盈李,李胜张众人,也都熟悉,却是不曾听闻银月之地,有镇星城存在,所以,我也有些疑惑。”
大树上的人脸,有些感慨:“正常,他们不知这些,都是正常的。镇星城……此地应该叫镇星城分城,其实很早之前就存在,小友对新武,应该也有些了解,人王和至尊他们,无所不能,对很多事情,都有一些安排。”
“当年剑尊抽调走了大量强者,准备追随人王他们,去征伐域外宇宙……而人王担心剑尊走后,小世界不太平,也早早感知到一些问题,红月宇宙的人,可能在渗透小世界,妄图借此,对付主世界……”
“于是,暗中通知了镇帝尊,让镇星城,分配一些人手,驻扎此地,建立分城,便是为了应对意外情况……只是没想到,当时对方釜底抽薪,直接封闭了星门,破碎了八家主城的大阵,破碎了大量矿脉,导致整个银月之地瞬间陷入了死寂,于是,镇星城分部,也失去了该有的作用……”
李皓扬眉,后手?
人王他们留下的?
真的假的?
当然,九成假,一成真。
就算人王他们真留下后手,会是这群人?
李皓也不管真假,又道:“那冒昧问一句……前辈……是何身份?”
“原镇星城,沈家护卫队副队长于海!”
李皓再次扬眉,这有名有姓的……
他看了一眼王署长,王署长有些尴尬,迅速传音:“不好说,对镇星城圣地我们不了解,这里只是小世界,不是主世界,镇星城沈家,在镇星十二家中虽然不是最强的,却是最受尊重的几家之一,和镇星陈家老祖,一起开启了新武时代!”
“他们各家,的确都有各自的护卫队,护卫队的副队长,一定不弱,起码也是圣人层次!于海……我不知道,毕竟……我只是战天城的警卫署长。”
李皓微微点头,没等李皓再次开口,虚影又道:“此次我提升徐家几人实力,是有要事转告镇星三家!可惜,发生了误会,既然如此,小友是李家后人,那我就告知小友,让小友转达好了。”
李皓还没提,对方主动说了,很是迫切和无奈:“小友,此事还请上心,务必要转达镇星三家!红月的人,已经入侵此方天地,星门附近,封印着一位红月宇宙的顶级强者,极有可能是一位帝尊!”
“这是其一,第二,红月之力,渗透到了八大主城,八大主城中,都有一些人背叛了新武,也请务必小心!”
“第三,当年镇星城分部,并未彻底沉寂,这些年,我们一直都在努力,努力寻找一样东西,对抗红月宇宙的强者……”
虚影感慨一声:“而就在最近这段时日,我们找到了……”
“找到了?”
李皓有些意外,这就和之前徐家的情报对上了,找到什么了?
在哪找的?
人都出不去,难道就在原地找10万年?
“对!”
我有神級無敵系統 小說
虚影迅速道:“找到了,可以对抗红月帝尊的秘密!”
李皓眼神微动:“前辈……可以说说吗?”
“这……不是我不信任小友,是……不能多说,当然,若是小友愿意转达三家,或者其他几家主城,最好都来一些人,若是这些人一起,我会告知大家的。”
李皓点头,又有些疑惑:“前辈不怕来的是叛徒?”
“无妨,若是被红月之力入侵,我会分辨出来的。”
虚影又道:“徐家那些人,办事没效率,小友既然来了,我相信小友,一定比徐家人更重视银月的安全,那位红月帝尊,是悬挂在大家头上的利剑,若是无法对付压制对方,我们必死无疑!封印一旦彻底破碎,对方屠戮天地,帝尊之力,无法想象!”
这时候的李皓,迅速想着一切。
许久,他缓缓道:“前辈,据说……郑家可能背叛了新武……”
“什么?”
虚影好像有些震撼,下一刻,急忙道:“不可能,都是镇星城之后,虽是旁支,可也是帝尊家族,帝尊之后,岂会背叛……除非……被红月帝尊影响了,怎么会呢?”
他好像有些不敢置信:“不会的,八大家的血脉,都有抵御红月之力的作用,不会轻易被入侵的……若是如此,那就麻烦大了!”
他好像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消息,许久,沉声道:“若是如此,麻烦就来了,对付那位帝尊,还需要八大家齐心协力才行!”
李皓点头:“我也不想相信,可是……情况好像就是如此。”
虚影有些挣扎的样子:“这……这就不好办了!”
有些犹豫的样子,片刻后,虚影又道:“若是如此,那要小心一些了,不过就算真背叛了……此刻,天地无法容纳太强者出现,你若是有办法,召集他们来见我,我也许能判断出,谁被入侵了。”
老婆婆的魔法少女養成日記
李皓点点头:“我会尽力的,对了,前辈,镇星城遗迹中,就前辈一人了?”
“不止,还有一些人,不过……此刻都有任务。”
不止一人吗?
李皓又道:“前辈,如今天地松动,能量复苏,还是可以走出分身的,前辈若是真的很着急,我怕我说了,八大家不信,不如前辈出动分身,和我一起,去寻找八大家,有前辈在,也许更值得他们信任!前辈的身份,我们不知,但是,八大主城中的一些强者,应该是知道的。”
“如此一来,也能避免一些麻烦!”
虚影却是叹息一声:“不行的,若是可以,我们就自己出去了,何必再提升徐家人?”
“不行?”
为何?
李皓疑惑。
虚影解释道:“如今的天地,几乎都被红月帝尊侵袭了,包括如今诞生的天意,尽管不明显,但是实际上,是受到了红月帝尊侵袭的,我们找到了对付红月帝尊的办法,天意也知晓,一旦离开遗迹,必然会遭受天地压制,甚至天意袭击,会主动袭杀我们,哪怕分身也是如此,被天地所针对……”
李皓微微扬眉,天地针对。
如今,天地针对大荒,他是知道的。
可针对发现了对抗红月帝尊的人……我相信吗?
他面不改色,又道:“前辈说,红月帝尊,侵染了天意?”
“对!”
“不可能吧……”
李皓皱眉:“对方处于封印中,岂能侵染天意……”
“小友不懂,此人乃是帝尊,对天地而言,此人是如今世界中最强者存在,而天意诞生,有模仿最强者的潜意识,所以,天然会受到对方的影响。”
这样吗?
李皓摸了摸下巴,又道:“前辈,冒昧问一句,前辈……是何等实力?”
“圣人层次罢了。”
“巅峰?”
“勉强算是吧。”
李皓吸气:“这么强……那前辈认识张安前辈吗?”
“当然!”
虚影马上道:“那是至尊之孙,岂能不认识,就是不知道张处长认不认识我这样的小人物,张家高高在上,哪怕我效忠的沈家,比起张家,也远远不如……”
说罢,有些自嘲:“只是一位护卫副队长,圣人层次的存在,昔年,和张处长来往的,不是帝尊之后,就是帝尊本人,我这样的小人物,恐怕入不得他法眼,他难道还在圆平武科大学没走?”
“对。”
“那就好办了,张处长若是愿意分身前来,有他在,八大家一起参与进来,就算出现个别叛徒也不需要害怕,他统领八大家,咱们一起想办法消灭那位红月帝尊……”
对方并不惧怕见到张安,好像还很期待。
李皓略显遗憾,这一次,没带乾无亮来,对方还在大离待着呢。
所以,不太好判断对方的情绪,不知道真假。
这话,也可以反着理解,张安不认识我,那也正常,他是大人物,我只是沈家的保安……一个至尊的孙子,哪怕去过沈家,不认识他家保安副队长,很正常的事。
圣人巅峰!
李皓心中有些感慨,真强啊。
而且,还是对方自己说的。
他考虑一番,又道:“前辈,那当年镇星城在这安排分部,是为了守护银月,针对红月入侵……既然如此,前辈们没有提前感知到什么吗?”
“没有……对方手段太隐秘了。”
“那……前辈也没告诉过剑尊?”
“剑尊高高在上,而且……心高气傲,和我镇星一脉,也稍有不和,我们哪敢说是为了预防万一而来,一旦剑尊误会,一剑杀了我们,那才无处说理。”
这位,好像也很无奈。
李皓点头:“原来如此……那晚辈还有一事不解,难道……对付红月帝尊的办法,就在镇星城分部之内?”
“这……”
虚影沉默了一会,开口道:“镇星城分部,并非随意建立的,既然小友问到了,那我便简单说一二,此地,乃是八城分割点……”
“分割点?”
李皓眼中露出一些疑惑和狐疑,虚影又道:“是的,天地曾八分,在天地之间,曾留下过一处绝密之地,无人知晓,不过我们来时,曾受到大人们指点,一旦银月出现变故,掌握天地分割点,也许会出现一些转机!”
李皓震撼:“天地八分?”
“对。”
“这……难道八分之下,有东西能对付红月帝尊?”
“对!当然,帝尊太强,现在也无法肯定,所以需要八大家一起过来,共同协商。”
李皓点头,有些凝重,沉声道:“前辈,冒昧问一句,八家来了,难道拿到了东西,就能对付帝尊?”
“有希望。”
“这……”
李皓凝眉道:“那……那若是八大家凑不齐怎么办?”
“那时候再想办法,若是真凑不齐,八大家若是有血脉传承,还是有希望的……”
“前辈,能否告知,到底是什么吗?”
“这个……不能说!”
虚影遗憾道:“我已经透露了太多,很冒险了,再说下去……不单单是对我们不负责,也是对小友不负责,知道的太多了,一旦触发了天意,很可能会诞生极大的危险!”
“原来如此,倒是辛苦前辈了。”
李皓脸色有些凝重,又道:“前辈,那我……可以入镇星城吗?”
“当然可以!”
虚影轻声道:“小友乃是李家之后,当日天变,剑城可能被封印在了星门附近,如今天地之间,李家还有多少后人,也未可知,若是小友愿意,当然最好,小友不说,我也想邀请小友参与此事。”
说到这,遗憾道:“早知小友是李家之后,就不该提升徐家,给小友造成了麻烦。”
“前辈……难道徐家没说过,我是李家后人?”
“没有。”
“那前辈……如何认出了我是李家传人?”
星空剑都没了,你就认出来了?
虚影笑道:“很简单,小友身上剑意遮掩不住,有剑尊之意,这天下,除了李家后人,无人可学……”
“原来如此!”
李皓再次点头,还是有些忍耐不住:“前辈,天地八分,分割点就在这吗?谁人有如此伟力,能八分天地?”
说到这,有些兴奋:“难道……是我先祖剑尊?难怪被称为帝尊,帝尊居然如此强大,能将天地八分,我们以为自己无敌天下,别说分割天地,就是分割一省之地也做不到……”
“具体是谁,我倒是不清楚,也许是剑尊,也许是别人,这个……距离我们太远了,我们也无法知道内情。”
李皓笑了笑,我知道啊。
只是,我不告诉你!
这里,真的是天地八分的分割点吗?
他想了想,当初他看到了血帝尊分割天地,可对方分割天地,到底为了什么,他的确不知,后来,又说了一番话,好像是针对天地所说。
又好像是针对自己所说。
八分天地,也许是为了不让天地诞生意识。
那八分天地的切割点……有什么呢?
一个个疑惑,再次涌入心中。
至于眼前这位,所说之说,李皓信一成,九成不信。
天地分割点也许是真的,镇星城遗迹所在位置特殊也许是真的,对方为了寻找这地方的东西也许是真的……可对方的身份,他不信。
什么人王担心出问题,特意让镇星城安排人过来……扯淡!
真当我对古人王一点不知!
那个霸道,杀戮无双的家伙,岂会搞这些玩意?
对红月大世界,都是主动出击,还会在小世界留什么后手?
主世界都不留什么后手,何况主世界。
那是一个,我死后,管他洪水滔天的人物!
出征失败,一切都是空的。
出征成功,红月必灭,还在乎你在后方搞点小动作?
人王会留后手吗?
李皓觉得,不会的。
这样的人物……出征,必然就一个目标,击杀敌人,杀光敌人,谁会在自己后方弄什么,至于老巢被人抄家了,他都不会在乎,抄家了,我也先灭了你老巢,再回击!
所以,当对方一说,是什么人王安排的,李皓就当他放屁了。
可对方,来这找东西,是真的。
血帝尊切割天地,李皓回想了一下,当时,天地初生没多久,应该没多少人看到才对,对方如何知道的?
从哪知道的?
李皓是从战天二字中看到的,对方难道也是?
还有,天地八分,李皓曾问过,没直接问,拐弯抹角地提过,没人知道,王署长都不知道,王家也不知道,甚至战天城的老乌龟都不知道。
既然如此……此人从何而知?
“除了我之外,其他人能看到战天二字中的情景吗?未必吧?若是如此……除了我知道,除了剑尊应该知道,那……可能只有一位知道了……”
李皓心中想着,谁?
天意!
是的,天意也许知道。
因为,哪怕当时没诞生天意,可天地烙印还在,既然如此,天意后来诞生的话,应该是知道这一切的。
可天意,只是没成熟的天意。
就算知道,眼前这人如何知晓的?
和天意有关吗?
李皓思考着,这情况,略显复杂,此刻的他,无法辨别出具体情况,自己分析了一番,若是此人和天意一伙的,那和郑家是不是一伙的?
若是如此,此人,郑家,天意,都是一伙的吗?
目标,也许是真的为了对付那位红月帝尊,毕竟,那位才是他们最大的威胁,对天意而言,也是如此。
“红月帝尊,需要的是覆灭小世界,反攻主世界……而郑家人,需要的是掌握小世界,成为世界之主,从两大宇宙对战中获利,而天意的目标是,不被消灭,帝尊也是身上毒瘤,帝尊,有希望灭杀天意……”
“所以,若是郑家和天意搅合到了一起,还是有可能的!双方的目标,暂时还是一致的……而郑家的目标,还有一个,复苏小世界,让二次复苏开启,让强者走出,对天意而言,其实也希望二次复苏……”
李皓迅速思考着,以结论推测过程。
他直接将此人,定义为和郑家有关系,反推过程。
如此一来,倒是能说得通很多事情。
否则……很多事无法说通。
镇星城……这个名字太显眼了,对方若是为了偷摸着寻找,为何取名镇星城呢?
就不怕,其他人提前复苏了,感觉此地不对?
若是一个无名遗迹,李皓都未必会在意的。
这一点,李皓略有一些无法理解,还是说,此人觉得,没人会比他们先复苏,压根不在意,取名镇星城,是因为郑家的确来自镇星城,而此人,想取代镇星城当年的位置?
从旁支,成为主支?
若是眼前之人,是郑家之人。
郑家家主郑宏远,有三个儿子,大儿子郑克已经随着剑尊离去,二儿子郑功被李皓所杀,三儿子郑宇不知所踪,郑宏远也是如此。
红尘,应该是郑宏远吧?
那此人……圣人巅峰?
难道是郑宇?
无数想法,不断涌现。
李皓揉了揉脑袋,又觉得情况很复杂。
就算只是圣人巅峰,也很难对付啊。
李皓吐了口气,许久,缓缓道:“前辈现在只能寄身于这棵树吗?”
“哎……无可奈何!”
李皓了然,原来如此。
怪不得分身不出来呢。
至于天意针对,还真未必是,那为何对方不愿出来?
奇怪!
弄个分身,哪怕只有斗千战力,又不是为了杀人,只是为了联系一下三大古城也行啊。
越来越多的信息,弄的李皓有些头昏脑涨,可很快,他就排除了这些干扰,就一个想法,再多的想法,也不需要,不如学习古人王……弄死对方拉倒!
死了,一了百了!
可是,如此战力,圣人巅峰,对方也许还少说了,一旦是个天王……拿头去打吗?
又看了看此地,此地,是东方中心之地。
而大荒,在东方边缘之地。
荒兽中,也有一些圣级存在。
不止如此,红尘一方,此次也许想消灭荒兽,对付大荒,复苏天地……
红尘一方若是和此人是一伙的……
他还在思考,那虚影轻声道:“小友要进来坐坐吗?在外怠慢了,可也无可奈何,我无法前行……”
李皓想了想,摇头道:“暂时不了,前辈这边,秘密太大,我担心干扰了前辈,这样吧……我帮前辈找八大古城的人,若是能对付红月的帝尊,那是最好的!”
说到这,想了想道:“前辈,大荒你知道吗?一群荒兽组成的国度,入侵天地,如今就在不远处,可能随时会入侵来,这也是我最近头疼的地方!镇星城遗迹在这,一旦对方入侵,覆盖了镇星城遗迹,那前辈能否出手,进入混沌,对付这些荒兽呢?”
此话一出,虚影思索一番,开口道:“混沌覆盖吗?这……倒是有机会!混沌,可以遮掩天机,只是……混沌都覆盖到这里了吗?倒是小瞧了这些荒兽,当年好像也没剩下几只,居然能走到今日。”
“那就好,我还担心,荒兽入侵,无法抵御呢!”
李皓感慨一声,心中则是暗骂一声。
不是说,天意针对你吗?
既然如此,混沌入侵,消灭天意,难道你不知道这情况?
我都知道!
那你还不如坐视天意被混沌消灭,还一口答应帮忙?
这家伙,是不是觉得我没见识?
是不是觉得,我李皓,是个土包子,压根不懂天意、混沌这些关系。
“既然如此,不打扰前辈了!”
李皓转头,看向众人:“不要围在这了,都是误会一场,不要扰了前辈清静!”
说罢,歉声道:“徐家的事,还是很抱歉,早知道前辈是银月的守护者,便不会有此误会了。”
“没事,徐家贪得无厌,不是好人,我也只是无奈,并无他人发现此地,又无法出去,只能通过徐家来联系各地……”
去你大爷的!
联系人而已,需要把人提升到日月四重?
开玩笑!
显然,他是知道,银月行省,被自己这些人霸占了,担心徐家不是对手,就是故意提升到了这个层次,只是没想到,自己一行人提升的更快罢了。
否则,徐家那些人,你给他点甜头,不说日月四重,就是日月一重,人家也屁颠屁颠地愿意帮你跑路。
忽悠谁呢!
这家伙,是不是把我当傻子了?
不过,李皓在这,也收集到了一些情报。
红月帝尊,郑家,血帝尊留下的天地切割点……如今,涉及到的不是帝尊就是天王,对他而言,压力还是很大的。
没办法了!
现在……最好的办法,还是去找战天城,希望这一次,能在战天城获得一个满意的结果,自己,再加上两位圣人,也许……可以拿下这人!
哪怕对方是圣人巅峰,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当然,若是天王的话……麻烦就很大了。
对方这么多年,哪怕原本是圣人,会不会进入天王层次呢?
这一次,李皓没再说让银月人自己拿下。
那希望渺茫!
加上自己,三位圣人,也未必足够……那……荒兽呢?
他朝远方看去。
大荒!
大荒,也有数位圣阶荒兽。
红尘一方,如今杀人没办法复苏,那解决大荒复苏,也许是他们所追求的,既然如此,坏了对方的计划,然后任由大荒入侵到这,能否让荒兽参与这一战?
至于荒兽入侵,事后荒兽死了……自然就消退了。
这些念头,都在脑海中闪过。
以前的李皓,并不喜欢这种事,用恶毒的手段,去算计谁,可现在,只要能杀人,杀强敌,他并不在乎这些。
只是安排了少数一些人留守,隔着老远盯着,很快,李皓带着其他人离去。
……
离开遗迹很远。
王署长有些迟疑道:“此人……是不是于海,我不清楚,无法判断!不过从他说的话来说,八大家汇聚此地,也没什么太大影响,要不要试试看?”
“只是来分身的话,只要你不进去,就算有什么阴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李皓却是摇头:“那可未必!这人,可不简单,看起来坦诚,大概率是知道我们从徐欢那边获得了一些讯息,很快就给解释的一清二楚,一位圣人巅峰,我见过的新武强者,都傲气凌人,什么时候出现这样的好人了?”
见了面,就和你坦诚布公!
张安也好,老乌龟也好,这些圣阶,一个比一个傲气,李皓初次见他们,谁乐意搭理你?
还跟你解释?
这些人,压根懒得和你解释什么!
对方对李皓也不算了解,凭什么和你解释?
不命令你就不错了!
当日,那天星军副帅孙鑫,也是圣人,对李皓更是从头到尾都是爱答不理,不屑搭理,哪怕李皓当时还有星空剑在手。
这才是新武圣人!
这也是李皓的固有印象。
他和老乌龟、槐将军、张安几人熟悉了之后,他们尽管搭理了,也不会和你谈及什么深层次的秘密,直到现在都是如此。
可这位,一来就给你上大招,对付红月帝尊的秘密都说出来了,真够看得起李皓的。
王署长一怔,他其实习惯了。
也觉得,李皓值得被人这样对待。
可仔细一想,也是,若是不了解李皓,一位圣人,还是帝尊家的护卫队长,凭什么对你这么客气?
“你的意思是……他有问题?”
李皓点头:“肯定的啊,一看就知道了,问题多了!也就你们不会太在意,在我眼中,此人问题一堆,各种毛病……”
说着,笑道:“算了,不管这些,王署长,你觉得,我此次去战天城,能否获得两位圣人的支持?”
此话一出,王署长脸色微动。
思索一番道:“希望很大,我尽量先去说,我确定郑家有问题,所以灭了郑家,对我们而言是好事!但是他们不知道情况,所以,我先去说明情况!如今,星空剑破碎,星门开启的希望越来越小了,也许……只有你能通过大道宇宙开启星门,走出银月……我觉得,战天城这边,没道理不支持你。”
王署长乐呵呵道:“若是之前,两位圣人未必会出手……可郑家的事情一出,出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还有九师长也在,怎么说也是一家人,九师长虽然没了肉身,可若是……将那具残破肉身,先借给他用,也是一尊圣人战力!”
李皓笑了起来:“那我现在对付这位,可没什么证据,也没任何依据。”
王署长笑呵呵的:“不需要什么证据,就一点,镇星城!这地方,敢用这个名字,就有问题!哪怕真是镇星城安排下来的,也不行!镇星城只有一处,此地冒名镇星城……就算真是他说的那样,也得先拿下再说!”
李皓忽然一怔,半晌才道:“王署长,你说,此地取名镇星城,是不是也有此意,大家一听都觉得是假的,对新武人而言,假的镇星城,自然要收拾的,若是有人过来收拾他……被他反杀了……”
王署长也是一愣:“钓鱼?”
“对!”
李皓若有所思,点头:“就是钓鱼!”
王署长脸色微变:“你的意思是,此人……也许比圣人还强?否则,真要有人来对付,也许是圣人……”
“对!”
李皓再次点头:“而且,大张旗鼓的,动静很大,九司也知道这地方,大家都知道东方徐家的遗迹叫镇星城,甚至有镇星城的绝学传出!九司会的,都是从徐家拿到的。此人的确知道镇星绝学,大家都知道镇星城的存在,你说,对方会简单吗?”
王署长不断点头。
“明白了,我会和他们说的……”
李皓笑了起来:“那行,你我一起去战天城!这一次,若是能说动几位强者,战天和天星,便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愿这友谊……长青!”
王署长咀嚼着这话的意思,也笑了。
至于会不会答应……他觉得,概率很大。
九师长不说,槐将军……这位,审时度势很厉害,继承了它先祖的伴生帝尊的性格,一脉相承,对方先祖的伴生帝尊,那是典型的墙头草,谁强就往谁那边倒,此刻,显然李皓强,起码在外界是如此。
而龟守护,在自己答应的情况下,九师长答应的情况下,它无法拒绝,它毕竟只是神兵,本质上,还是为战天城人族服务的。
至于镇星城这边,到底是不是有问题……管他呢,先拿下再说。
作为第一个拥抱新时代的新武强者,王署长看的很开。
两人,迅速撕裂虚空消失在了原地。
而这一刻,山巅上,松树身上,再次浮现出一道虚影,好像感知到了什么,默默看向远处。
接着,仿佛抬头看了看天空,有些沉重。
天地,越来越复杂了。
此刻走出去,恐怕要小心封印被强行挤破,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郑功……恐怕死了!
谁杀的?
李皓这群人吗?
可他们,能杀圣人吗?
无数念头,也在对方脑海中浮现。
那李皓……会怎么选择呢?
PS:明天大概率更新不了,明天开会到晚上八九点,好在18号我就能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