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人族鎮守使 ptt-第一百二十五至二十六章 你輸了,分身留影(二合一 求月票)閲讀

人族鎮守使
小說推薦人族鎮守使人族镇守使
直入天穹的平台上面。
一百席位宛如阶梯一般排列。
待到沈长青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是出现在了一个蒲团上面。
蒲团周遭,有强大的阵法护持。
一股比进入天域时,还要来得凶猛浩瀚的灵气,自蒲团中冲击而出,换做入圣以下的修士,在这股可怕的灵气面前,随时都有爆体而亡的可能。
灵气大补!
但补过头了也是剧毒。
不等沈长青看清楚更多的东西,脑海中便是出现了相应的讯息。。
姓名:沈长青
境界:神境六重。
排名:七
“排名七,所以我是第七个进入铸神台的修士?”
他心中暗忖。
铸神台一百席位。
自己排行第七。
以钟山长宏的说法,前十最末尾的席位,时间流速都是五比一,自己排在第七的话,应该就是八比一。
外界一年。
相当于这里八年。
同时。
沈长青侧头看向周围,视线穿透阵法的时候,可以见到其他阵法存在。
有的阵法中,蕴含有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证明是已经有主的了。
有的阵法则是处于完全没有启动的状态,显然是没有任何修士入驻。
抬头向上看时。
可见三个席位高高在上,完全凌驾于自身之上。
这个时候。
铸神台完整的榜单,也是出现在了他的识海里面。
第一位,钟山孔周。
第二位,钟山禄。
第三位,钟山流月
第四位,钟山九幽。
——
再到最后他自己的名号。
“前十排名,能上一个席位,时间流速就能更上一分,相当于多出几年的时间,以我的实力,现在未必能镇压前三,但是前四到前六却可以尝试下。”
沈长青眼神闪烁。
不过。
他也没有现在就出手。
渡靈師
刚刚斩杀半步神王的守塔者,自身消耗严重,还需要一些时间好好恢复才行。
正好。
也能借助这个机会,把那滴神主血给炼化了。
那样一来,就有更多的把握挑战成功。
旋即。
沈长青盘膝坐下,自储物戒指中把神主血取出。
金色血液再次出现,顿时就散发出一股让人心悸的强大气息。
然而。
不等气息扩散出去,就全部被阵法拦截。
在入铸神台的时候,他就已经发觉到了,这里的阵法少说都是神王级别的,根本不是寻常修士能够撼动。
就拿自己等人来讲。
能斩杀半步神王,入主铸神台,却不等同于有能力威胁到神王级的阵法。
神王。
跟半步神王。
两者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神主血!”
沈长青目光紧盯眼前血液,虽然自己的肉身已经蜕变到了一个极强的程度,神境当中肉身气血能与自身抗衡者,估计都没有几个。
可是——
在这滴神主血面前,依旧没有媲美的可能。
相比下。
神主血已经是另外一个层面的存在,而自身的气血虽然强横,却还没有到那一步。
纵然自身所有的气血凝为一滴,只怕都没有办法企及神主血多少。
一滴神主血。
已经是拥有如此威能。
如果是有一尊真正的神主放血的话,沈长青感觉,洞天境所有的修行都不再是问题,乃至于洞天后面,都可能有不少的进境。
当然。
这也只是想想而已。
想要有一尊神主来放血,首先自己就要有匹敌乃至于镇压神主的实力。
但到了那个时候。
一尊神主能起到的作用,就没有现在这么大了。
深吸口气。
沈长青神念如刀般落在神主血上面,将那滴金色血液分化开来,以此来供自己炼化。
这个过程,没有什么困难的。
神主血虽然强横,但也只是神主身上的一滴血而已,以他现如今的实力,虽然不能一口气炼化,但分化血液能量,然后再一一炼化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没用太长时间。
神主血就直接被分割成了上百份。
饶是这样。
被分化的神主血,每一份上面仍然散发出可怕的气息。
挥手间。
把九十九份神主血收入储物戒指里面,他独留一份在面前,继而聚精会神,心神郑重的把那一份神主血吞服。
轰隆隆!!
无上浩瀚的气息爆发出来,使得肉身气血都在轻轻颤栗。
那种感觉。
即是畏惧,却又带有兴奋。
沈长青慌忙聚拢神念气血,全力炼化落入体内的神主血。
虽然是分化以后的神主血,但内里蕴含的力量,依旧是出乎预料。
所幸。
这样的力量,自己还能压制得住。
但要是直接吞服一滴完整神主血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在沈长青炼化神主血的时候,铸神台上,其他席位的修士,都是第一时间感知到了榜单的变动。
等见到榜单末尾,多出来的名字时,所有修士都是脸色一变。
“钟山仇竟然上了铸神台!”
钟山禄脸色有点难看。
如果换做任何一个神境十重的修士,登上铸神台的话,他都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然而。
登上铸神台的,乃是钟山仇。
一个神境六重的修士,竟然登上了铸神台。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对方天赋潜力都极为可怕。
一时间。
他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
不过。
钟山禄现在也没有办法。
每一个席位都是有阵法存在的,其中阵法都是神王级,且并非一般神王级阵法能够媲美。
以自己的实力,想要破除阵法,根本就没有可能。
如此一来。
他也就只能任由对方,留在铸神台中。
“神境六重便已经拥有此等实力,他日若是晋升神境十重,只怕又是一个钟山败岳了——”
灾厄纪元
钟山禄心中微冷。
只是。
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终究是没有大的威胁。
对方如今只是神境六重而已,他日能否成功晋升神王,都是一个问题。
相反。
自己已经是神境十重,再有一些积累,便是有了冲击神王的希望。
在这个层面上,他是拥有很大优势的。
想到这。
钟山禄重新闭上眼眸,默默的积攒实力修炼。
铸神台第二席位。
时间流速十三比一。
外界一年,等同于铸神台十三年。
这样的机会难得,他也不可能浪费太多时间。
而在钟山禄摒弃杂念的时候,第一席位上面,钟山孔周眼神波动了下。
“他竟然也上了铸神台,如此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他!”
说实话。
他的心中也是有些震惊。
神境六重。
能斩半步神王。
虽然登天塔的半步神王守塔者,跟真正的半步神王相比,存在一些差距。
但这个差距,并没有多大。
神境六重,就已经拥有这样的实力,他日晋升神境十重的时候,拥有怎样的战力已是可想而知。
钟山孔周暗忖:“败岳师兄当年,在神境六重的时候,只怕都没有这样的实力吧,果真是虎父无犬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本以为那位实力低微。
自己难得自外面回归,所以才会出手照拂一二。
却没曾想。
对方已经是不用自己照拂了。
能上铸神台,纵然实力不如自己,也相差不了多少。
这等实力。
放眼钟山氏族年轻一辈的修士中,都属于顶尖的存在。
而且,其只是神境六重而已。
他日成长到神境十重,钟山孔周自己,都没有能赢的把握。
摇了摇头。
他也没有再去想这个事情,沉下心神全力修炼。
钟山氏族的铸神台,只能算是入门而已,真正重要的,乃是中州大域的封神台。
自己的实力,自问目前钟山氏族神王以下者,能是自己抗手的没有几个。
但要放眼诸天万族的话,那就不好说了。
诸天万族的水太深了。
“但是……”
“我如今已经掌握了剑道法则,接下来只要在法则上面再下一些功夫,实力必定能更上一层楼,到了那时,神境中威胁我的,便是不多了!”
——
“你输了。”
钟山氏族的主殿里面,钟山东玄面露微笑。
在沈长青登上诸神台的那一刻,他便是已经于冥冥中感应到了。
虽然是跟烛皇打赌。
可是。
钟山东玄也没料到,对方竟然真的能够成功。
以神境六重,入主铸神台。
这样的战绩。
放眼钟山氏族上百万年来,都是极为罕有的。
烛皇闻言,面色平静:“没想到本皇竟是看走眼了,本以为此次我族前往中州大域,真正有绝对把握在封神台留名者,唯有钟山夏而已。
现在看来,却要多上一个名字了!”
对于眼下进入天域的数百修士,他都是不太看好。
虽然说。
能入天域的修士,在氏族中都是拥有天才的名声,而且实力天赋都算是顶尖的那一批。
但在氏族内属于顶尖,放眼诸天万族,却未必算得上什么。
诸天万族太大了。
相比下,钟山氏族却是太小。
数百修士丢出去,能有一个在封神台中留名者,都算是不错的了。
但现在。
沈长青出现,却让烛皇看到了另一个希望。
神境六重入主铸神台,后面再有氏族资源堆彻直入神境十重,好好沉淀一番,绝对又是一尊能以神境逆伐神王的强者。
他日如果能晋升成功。
很有可能便是一尊无双神王。
旋即。
烛皇挥手间,就见到一块散发出玄妙气息的石头出现。
重生 大 富翁
“谢过吾皇的承载物了。”
钟山东玄微微一笑,把那承载物直接收下。
此次打赌。
能够得到一件承载物,也算是不小的收获。
随后。
烛皇说道:“钟山夏真不打算进入天域里面?以他的实力,能入铸神台中沉淀数十年,他日前往中州大域,便是多了几分把握!”
“他有他的选择,我也不能勉强。”
钟山东玄摇头。
进入天域的事情,他也不止一次跟对方说过。
可惜。
那位根本就没有进入铸神台的打算。
烛皇说道:“混乱禁区的凶险无比,就算是你我进入,一个不慎都有陨落的风险,他始终都是神境而已,并非是真正的神王。
入混乱禁区,很难走得出来。
不过他真要能走出来的话,我族日后必将多出一尊顶尖的强者!”
混乱禁区!
对于神王而言,那都是坟墓。
因为其中拥有的凶险太大,大到神王都难以抗衡的地步。
可同样的。
混乱禁区凶险,内里蕴含的机缘却也是很大。
真要能从中得到一些机缘,对于修士自身,会有很大的帮助。
只是——
神王入混乱禁区尚且自身难保。
钟山夏以神境圆满之身,入混乱禁区的话,能走出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尽管如此。
烛皇也没有阻止的意思。
每个修士都有每个修士自己的道。
既然钟山夏如此选择,那便如对方所愿。
虽然钟山氏族有可能因此损失一位能在封神台留名的强者,却也可能多出一位顶尖强者。
“眼下封神台出世,一些势力的目光已经从我钟山氏族身上挪开,我族神境再想要证道,便比以往容易许多。
可惜当年钟山败岳证道太快,要是往后等个五百年,我族定然能有一尊无双神王出世。”
钟山东玄摇了摇头。
烛皇闻言,面色也是有些许变化:“谁能料到,大争之世就在此刻开启,若无大争之世的影响,封神台想要出世,少说也得再有万年才行。”
封神台三万年一次。
但却因为大争之世提前。
此等事情,谁都不能预料得到。
哪怕神王能算到不少东西,也根本算不到大争之世的半点分毫。
不要说神王了。
就算是神王以上的存在,能否清楚大争之世的到来,都是一个问题。
说到这里。
烛皇停了一会,继续说道:“虽然现在大争之世只是刚刚开启,还没有到真正巅峰的时候,但本皇已经能觉察到,以往隐匿于诸天的规则,逐步显现出来了。
随着大势到来,强者必将如同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
只希望我钟山氏族,能在此次大潮中保全自身!”
闻言。
钟山东玄失笑。
“保全自身谈何容易,浪潮席卷下,我钟山氏族要么青云直上,要么化为其他强者的垫脚石,想要保全根本不可能。
吾皇早在规则神王一境沉淀许久,此次大争之世开启,正是你踏足神主的机会。
只可惜,你已不能再入封神台,否则我族于封神台中,当再多一个名字!”
“长江后浪推前浪,有你等便是够了。”
——
随着神主血最后一点能量消耗殆尽,沈长青久坐许久不动的身躯,终于是震动了一下。
眼眸睁开。
如光如电。
半晌,他沉下心神,看向自身的面板。
只见天地玄功,已然是正式突破到了七阶。
换而言之。
天地玄功七阶,武道也正式进入洞天七重。
“神主果然强大,单单是一滴寻常的血液,就能拥有如此澎湃的能量,让我轻易间就能从洞天六重,直接突破至洞天七重!”
沈长青面色感慨。
虽然只是勉强踏入洞天七重,不是真正的洞天七重圆满,但这也是极为惊人的了。
要知道。
他原先只是在初入洞天六重而已。
从洞天六重到洞天七重,其中相差了一万四千多个秘藏。
如今。
一滴神主血,就把如此差距全然弥补了回来。
可想而知。
神主血的力量,究竟是有多么强大。
不过——
在突破到洞天七重以后,沈长青能明显的觉察到,每个秘藏上的封印力量已经再一次强大了许多。
如果说前面同样的能量,在洞天六重能砸开十个八个秘藏的话,在如今能不能砸开一个都是问题。
另外。
滅鬼之刃 富岡義勇外傳
最让他遗憾的。
就是虽然晋升洞天七重,却没能再次完成一个中周天。
当然了。
尽管没有新的中周天完成,但在突破到洞天七重以后,肉身气血已然是再一次蜕变。
如果以自身现在的状态,再次面对半步神王的守塔者,解决起来就不用像前面那么费力了。
“嗯?”
突然间,沈长青面露惊疑。
心神沉入到肉身中的时候,只见安安静静停留在丹田中的规则神石,色泽已经是黯淡了许久,上面存在的玄妙气息,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吸收汲取了一样。
同时。
自身气血流动间,都携带有一分玄妙的气息。
那股气息虽然微弱,但却让气血在原有程度上增强了不少。
不止如此。
在气血流动下,肉身好像也是有了一个不小的变化。
“莫非——”
“规则神石中的能量被气血所吸收,继而让肉身体魄变得更强?”
沈长青眉头一挑。
前面他一直在潜修,全力炼化神主血,都没有注意这里面的变化。
可是现在。
等到自己认真观察的时候,却发现了个中的不同。
正常来讲。
突破至洞天七重以后,但凭借肉身的防御能力,寻常神境八重修士,都没有威胁到自身的可能。
但在沾染上规则神石的力量以后,这股防御力量,便是再一次得到增强。
只是能否真正无视神境九重的修士,还得有待商榷。
可就算这样。
在得到规则神石的蕴养以后,自身就相当于在洞天境七重中多走了半步。
想通其中关节以后,沈长青眼中精芒迸射。
好东西!
如果说神主血,是提升自己的境界修为,那么规则神石就是增强自己底蕴实力。
境界不变。
但实力更强大了。
若是自身能得到大量的规则神石,说不定在洞天七重的时候,便能直接媲美神王了。
可惜的是。
至今为止,他都没能明白规则神石是如何形成的。
但有一点,沈长青可以确定。
规则神石必然是跟规则有些联系,但具体怎样,就不得而知了。
如今规则神石虽然还是留在丹田里面,但他能敏锐的觉察到,神石中蕴含的能量已经是不多了。
再有一段时间。
规则神石很有可能就会彻底失去作用。
旋即。
沈长青又是看了下识海。
很可惜,识海中积攒的信仰力量,也没有多少。
毕竟信仰来源于青蜂一族,而青蜂一族存在于外界,不管自己在这里的时间流速有多少,俱是按照外界的时间流速给到信仰。
这里面。
他也发现了,自己跟那些老牌亲传的差距。
积累!
信仰方面的积累!
换做钟山孔周等人,识海中不知积累了多少年的信仰,如今一朝入铸神台,完全有大量的时间,去默默炼化这些信仰,继而增进自身实力底蕴。
相比下,自己信仰积累程度却是差了许多。
“到现在为止,我入天域的时间,应该是差不多有一年了,还有外界两年的时间,但现在第七的席位差了不少,还得再前进一些才行。”
沈长青陷入沉思。
他在天域内的时候,就已经消耗了大几个月时间,再后来入铸神台,炼化神主血的时候消耗了一段时间,全部加在一起,差不多是相当于外界一年。
剩下两年,要能进一个席位的话,就等同于再多两年时间。
必定每上一个席位,时间流速就在原有基础上加一。
不过。
在沈长青刚准备挑战的时候,冥冥中传来一股讯息。
“有人在挑战我?”
他没想到。
自己还没有挑战别人,就先有人来挑战自己了。
紧接着。
脑海中再次传来讯息。
“铸神台第十一位钟山鹏发起挑战,你可以选择主动应战,或者是让分身留影应战。”
“注意,分身留影的实力,与你在铸神台中最后一战为准。”
“一刻钟没有应答,将自行进行分身留影应战!”
分身留影?
以铸神台最后一战为准?
沈长青面色一动。
认真来说,登天塔其实也是铸神台的一部分,也就是说,以铸神台最后一战为准的话,就将是以自身斩杀半步神王守塔者的实力为主。
钟山鹏能上来铸神台,也是打穿了登天塔的强者。
自己留在铸神台中的分身留影,能否挡得住对方,便是一个问题了。
就在他沉思的时候,一刻钟时间已然过去。
只见眼前的空间忽然扭曲。
只见一个画面,出现在了视线当中。
“这是……挑战的地方?”
沈长青面色一愣。
在画面中,可以见到钟山鹏的身影,以及铸神台凝聚而成的分身留影。
那种感觉。
就跟前世看电影一样。
他没想到,铸神台的手段竟然玄妙到了这个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