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差一步苟到最後 起點-1513 自證清白展示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一转眼就到了傍晚,没有任何人来提审赵官仁,谁都知道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前,提审他肯定会被打脸,而一直到了晚饭时间,他才被警察给带出来,一路来到了办公楼的会议室外。
“趁着领导都在,有冤赶紧说,听讲你的证据被坐实了……”
押送警员给赵官仁使了个眼色,推开会议室的大门之后,一帮领导全都面容严肃的坐着,张队长和专案组的骨干成员都在,唯独缺少了一个卢明佳。
首位上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面色有些憔悴,嗓音沙哑的说道:“你就是金永岩啊,我是孙玉麟的父亲,孙忠安!”
“你好!请节哀……”
赵官仁微微鞠了一躬,抖了抖腕上冰冷的铁铐,坐到会议桌一侧说道:“孙玉麟的死不相信是意外,黄曲霉的生成条件较为苛刻,但是可以人为催化,甚至直接注入到……”
“够了!我不想听这些,任何人都不该干扰警方破案……”
孙忠安忽然厉声打断了他,说道:“这些事也不该由你来操心,但作为受害者的父亲我想问问你,你指责我儿子的那些罪行,可有真凭实据,我不想让他在九泉之下也蒙受不白之冤!”
“养不教父之过,你现在才知道着急吗……”
赵官仁冷下脸说道:“人死为大!没有真凭实据的事我不会瞎说,不过在我拿出证据之前,我得解下手上这副铐子,这铐子戴了又摘,摘了又戴,专案组的各位领导,不会又要我自证清白吧?”
“嗯哼~这回不用了,你的两名保镖已经供认,受你指派绑架白楠的弟弟和好友……”
李副组长轻咳一声道:“送毒药的快递员也指认,下单者是你的司机,司机同样供认不讳,还有你发给他们的信息为证,而且白楠的治疗室有监控,拍下了你挟持她的画面,你逼她去毒杀谭四超!”
“这么说的话,我的罪行已经是铁证如山了……”
赵官仁直起身说道:“好吧!正好各位领导都在这,我想见一见谭四超、白楠和她弟弟,以及我的同伙夏明东,待我问清楚一件事之后,我就交代是如何毒杀的孙玉麟!”
“哼~”
孙忠安猛地一拍桌子,怒声说道:“你这个杀人凶手还敢提条件,不坦白你哪也别想去,就在大牢里过年吧!”
“你是不是气糊涂了……”
赵官仁蔑笑道:“你们没有我毒杀孙玉麟的证据,今天的事我顶多算个杀人未遂,况且你就不想知道,自己儿子是怎么死的吗,我要是就此闭了嘴,他在九泉之下也得蒙羞!”
“你……”
孙忠安惊怒的指着他,但李副组长又说道:“白楠姐弟眼下就在警队,我们可以让他们上来面谈,至于谭四超和夏明东,我们可以请他们过来配合,但见完了你得实话实说!”
“好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赵官仁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李副组长立即出去安排,没多会白楠姐弟就被叫了上来,四名特警也站到了赵官仁身后,但赵官仁却要了一根香烟抽着,不急不慢的等待。
“好了!”
李副组长走回来说道:“谭四超和夏明东都愿意配合调查,我们的警车已经接到他们了,很快就能赶到,你先交代情况吧!”
“不急!同伙都没到,万一跑了咋办……”
赵官仁惬意的吐了一口白烟,众人只好耐着性子等待,好在十多分钟两人就同时来了,谭四超很谦虚的鞠躬说道:“孙叔叔!玉麟的事让我很痛心,希望您注意身体,不要太悲伤!”
“谭四狗!不要猫哭耗子了,你认识这位夏明东吗……”
赵官仁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谭四超回过头厌恶道:“你这个杀人凶手,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我认识夏总又怎么了,我们是生意上的老朋友了,昨晚还在一块喝茶!”
“夏明东!他说的属实吗,你们昨晚见面了吗……”
赵官仁又昂起了脑袋,夏明东默不作声的坐了下来,说道:“见了!就在谭总的办公室,谭总旗下有两家疗养院,我们一直有业务往来,他是我们的甲方,有什么问题吗?”
任我笑 小说
“哈~”
赵官仁靠回去笑道:“你不用解释这么多,见面了就行,王组长!现在该你们专案组表演了!”
“夏明东!白楠!这是你们和你们的车吗……”
老组长忽然打开了公文包,拿出几张放大的照片放在桌上,照片是两人驾车进入停车场的画面,区别是夏明东戴着帽子和口罩,白楠则是大大方方,脸部照的十分清晰。
“是我!怎么了……”
夏明东交叉双手放在了身前,白楠也点头说道:“谭总得知我曾是金永岩的心理医生,昨晚便邀请我调查金永岩,他怀疑金永岩是毒杀孙玉麟的凶手,但我并没有见到这位夏先生!”
“请听一下,这是你们的对话吗……”
一名副组长又打开了平板电脑,点了两下就听白楠的声音说道:“客气的话就别说了,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但犯法的事我可不做!”
“……”
白楠立刻看了一眼谭四超,谭四超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脸色明显有一些难看了,但副组长暂停之后又追问道:“白楠女士,请问这是你们的对话吗,请如实回答!”
“是我!”
白楠抱起双臂点了点头,说道:“我只是答应催眠测谎,不算违法吧?”
“那你再看看这个吧……”
对方又放出了一段视频,只看她跟赵官仁坐在沙发上,说道:“吴国磊跟他们是一丘之貉,见到我父母来报案,他一边稳住我父母,一边联系吴承光,但吴承光说只是把人打昏了!”
“……”
白楠的脸色瞬间巨变,谭四超的脑门上也渗出了冷汗,诸位领导全都惊疑的直起了身来,视频一直从谈话开始,到他们收到毒药又商量对策,全过程一句话都没漏。
“铐起来!”
老组长杀气腾腾的一挥手,特警们立刻上前把四人拷了起来,但谭四超却急声叫道:“你们拷我干什么,这分明是他们栽赃陷害啊,我全天都在开会,这些事与我无关啊!”
“还想狡辩是吧,那你再看看这段视频……”
老组长又点开了一段视频,视频是一个组合画面,左边是热像仪透过玻璃幕墙拍摄,右边是长焦镜头对着办公楼,可以看见谭四超和夏明东,面对面坐在办公室里。
“我凭什么信你,你跟我说过几句实话……”
夏明东怒声说道:“你说当年误杀了一个人,现在蹦出来六个人,你说尸体早就清理干净了,结果人家找到了你们涉案的证据,为了帮你们擦屁股,老子差点把命搭进去了!”
“嘿嘿~懵逼了吧,这就是钞能力……”
赵官仁得意的笑道:“你们以为屏蔽了信号,开启了反监听装置,就可以放心大胆的畅聊了是吧,老子花了上千万买的进口设备,三百米外都能听到你放屁的声音!”
“假的!”
谭四超顿时大叫道:“这声音是假的,金永岩编造的谎言,我们根本没有说过这些话!”
“哼~就知道你会狡辩,这是我们专案组警员现场录制的……”
老组长拍桌说道:“你的人也让我们抓了,你们买通金永岩的保镖,让他们绑架白楠的弟弟,还用假号码欺骗金永岩的司机,利用他帮你们送毒药,你的人全都交代了,带走!”
“胡说!你们冤枉好人,我要见律师……”
某科學的超電磁炮
谭四超蹦起来大叫大嚷,夏明东立即说道:“这些话录的没头没尾,我们只是在探讨电影剧情而已,谭四超干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我肯定没有犯法,不能因为几句话就抓我吧!”
“对!我们在说电影,剩下的事我也不知情……”
谭四超急忙接了他的话茬,夏明东这是明目张胆的窜供了,可他马上就被特警扭送了出去,而白楠姐弟也被人分开带走,一句话都没有反驳。
“夏明东!”
赵官仁起身被人解开了铐子,冷笑道:“知道你最难搞,警校的教头嘛,要不是为了对付你,我也不必受这些委屈了,但我也不跟你翻旧账,就算算你眼前的事吧!”
“夏老师!你为什么要误入歧途啊……”
御寶天師
本该辞职的许宁法医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面色阴沉的卢明佳,两女怀中都抱着好几盒文件。
“各位领导!检测结果出来了,逃走的中年杀手,以及给萍聚茶馆送过货的人,全是十七年前失踪的张平河……”
许宁把一份报告递给了组长,说道:“张平河借着送货的时机,对糕点的原材料动了手脚,否则短时间内不会出现剧毒物质,我们在包装桶的内壁采集到了他的指纹,而夏明东和两名杀手都接触过!”
混沌天帝 娶貓的老鼠
“胡说八道!”
夏明东惊怒道:“我什么时候见过他们,你们也学会栽赃陷害了吗?”
“首先!你的前妻已经证实,去年夏天在你车上见过黄锐……”
卢明佳冷声说道:“我们在你车的副驾上,提取到了黄锐的指纹和毛发,还有你早期跟他的通话记录等,其次,我们在两名杀手的暂住地,发现了你夏总的皮屑和毛发!”
“金永岩!你他妈陷害我,我没去过暂住地……”
夏明东愤怒的咆哮了起来,但赵官仁却笑道:“百密一疏啊,没想到我们会查到张平河吧,劝你早点坦白从宽,交代杀手的下落,还能争取宽大处理,不然可是枪毙的干活!”
“带下去!”
老组长又大力的一挥手,咬牙切齿的夏明东立刻被压了下去,不过他确实没去过杀手的住处,包括车上的指纹都是赵官仁搞的鬼,但要是不这么干,这些人还不知道要搞多少事出来。
“孙老!现在知道你儿子是怎么死的了吧……”
赵官仁看着面色铁青的孙忠安,说道:“不要急!我有跟你儿子交谈的全部录音,他会亲口告诉你,十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在此之前我要举报,下午拷我的女警殴打我,她收了谭四狗的钱!”
“还有这种事,你有证据吗……”
“我现在没证据敢说话吗,我脸上就有她的掌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