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黎明之劍 ptt-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另一個推薦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大冒险家纵横尘世数百年,无数奇迹与壮景如过眼云烟,他曾见证烈火在地壳深处熊熊燃烧,也曾见证陨石雨坠入平原,他曾在现实世界的边界远眺混沌虚无,也曾在元素领域与那些强大的主宰们开怀畅谈——而在这如此漫长又波澜壮阔的一生中,他有四句话常常挂在嘴边,且在日后广为人所知。
这四句话就是——这玩意儿在发光啊!这玩意儿在冒烟啊!这玩意儿是啥?这TM又是啥?!
玛姬听见老爷子的惊呼声之后当场冷汗就流了一片,甚至觉得自己后背上的鳞片都快要冒了出来,她两步冲到莫迪尔身旁,下一秒便看到那构成巨大石堆的上百根六棱石柱表面果然在浮现出层层光彩——就如万千流萤突然从夜幕中浮现,又如石块内有了涌动的脉流,星星点点的光辉在石柱表面流淌着,在这昏暗的黄昏天光下,整座石堆都瞬间被一层梦幻般的微光覆盖起来!
“别慌别慌,这好像没有危险,”听到身后传来一片武器碰撞的声音,莫迪尔赶忙摆了摆手,紧接着一边给自己和队友身上套盾一边飞快说道,“我能感知它的能量流动……并没有杀伤性法术和陷阱被启动,这只是它从沉睡中苏醒的过程……”
“您确定?”玛姬双手紧握着两把长剑,一边保持戒备一边低声问道,她的脸颊和手腕附近浮现出了细密的龙鳞,双眼也渐渐浮现出暗金色的光彩,说话间嘴角时不时迸出火星,这是她在人类形态下做出最高戒备的表现,“这么大规模的‘遗迹’……没有危险?”
她都没好意思提对方刚才一瞬间拍下去的十层魔甲术——毕竟老爷子拍魔甲术算是个习惯动作,他每天给自己身上附加的防护法术够一个普通冒险者小队荒野生存小半年的。
“魔法的流动方式不会骗人,我没有感知到危险的魔法术式。”莫迪尔随口咕哝道,而几乎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那石堆的变化也抵达了某种临界点——不断涌出的光流瞬间平静下来,随后又一点点向内收敛,而原本暗淡古朴的石堆表面此刻已经遍布神秘闪耀的符文和连线,紧接着,现场的所有人都听到这石堆中传来了一声嗡鸣。
一幕幕巨大的全息投影突然浮现在石堆前方,浮现在所有人眼前。
那是辉煌的城市影像,一座风格鲜明的城市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又有繁忙的市井,熙熙攘攘的行人穿行在集市间;还有街头的巨大雕塑,欢闹的孩童与路边的杂耍艺人;使用魔力驱动的工坊,回响着悠扬旋律的剧院,城市边缘盛开的花田,以及在魔法幻光中起舞的景观喷泉……
一幕又一幕的全息投影在这规模庞大的石堆前方凝聚,那清晰的魔法幻象仿佛在将一些已经成为历史的事物生动再现,玛姬惊愕地看着这些充斥了整个视野的幻象,随后突然听到有一个平静且略显机械化的女性声音从石堆方向传来:“欢迎来到冷海城,这是紫罗兰内陆连接‘边境’的最后一座城市。
“冷海城位于紫罗兰王国东南区域,位于帕兰桑托与普兰德尔之间,它被誉为内陆和边境之间的‘流金之桥’,繁荣的商业及遍布全城的魔法工坊是冷海市民最大的骄傲……冷海城的市政议会厅位于城市中心偏北,设计者为杰出的建筑家普兰薇丝·桑托奇女士……在历史上,冷海城与帕兰桑托曾是紫罗兰王国最早的贸易集中型城市,甚至直到纳什·纳尔特亲王掌权之前,冷海城都是……”
在这悦耳的女声中,玛姬忍不住抬起头,她看到莫迪尔同样望向了自己,从老法师脸上,她看到的是同样的若有所思与恍然。
石堆前的全息投影还在不断呈现着,不断有新的画面出现,不断有新的短片从某一根石柱顶端投射下来——一座城市,它有着无数的记忆,有着无数的视角,有着无数值得自豪和记叙的东西,它们流淌于街头巷尾,被镌刻于石块和钢铁之间,而这些魔法幻象此刻所能记录和展示出来的,或许还不到这些记忆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
但即便如此,在看到眼前的魔法幻象之后,玛姬仍然觉得自己已经理解了这石堆的“建造者”想要传达的东西。
并不在意是否能把所有东西都记录下来,也不在意是否有后来者能够理解和记忆石堆所讲述的一切,甚至不在意这些记叙是否有重见天日的一天——这巨大的石堆似乎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了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个记号,有个证明“我们确实存在过”的记号。
蓦然间,玛姬回忆起了在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在自己还没那么叛逆,还没有从龙跃崖上一跃而下的时候,自己的父亲曾对自己说过的话:
我的细胞游戏 小说
“……如果有一天,我们注定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所在意的,所仇恨的,所喜爱的一切,都将在下一个纪元失去意义……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而且我们在那一天到来的时候还有那么一点点时间做些什么,那我们是否会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些东西,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戰翼的希格德莉法
我討厭異世界
她回忆起来,自己的整个童年似乎都不曾理解过父亲这段莫名其妙的感叹,她只模模糊糊记得当时父亲去了山上最高的那座龙临堡中,去接受了龙血大公的召见……如今回头想想,玛姬突然明白了些什么,她想或许就是在那一天,父亲接触到了龙裔曾经肩负的使命,接触到了塔尔隆德与“流放之民”的真相吧……
“紫罗兰王国对夜女士而言只是个梦,对我们而言则是个危险的异象,对整个世界而言,它只是一个莫名其妙消失掉的王国,一片回归荒蛮的原始海岛……”她忍不住低声说道,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但对紫罗兰人而言……不是这样,”
她旁边的莫迪尔却没有吭声,这位老法师只是抬头注视着石堆的顶部,他好像没那么多感慨,而只是陷入了长久的思考,玛姬见状忍不住询问:“您在想什么?”
“我只是在想,看样子对紫罗兰人自己而言,王国的消失并非是一件很突然的事情,”老法师若有所思地说道,“虽然我们这些外人感觉它是一夜间就被浓雾吞噬掉了,但梦境自身的时间流逝从来都不会以现实世界为参考……你看看这座巨大的石堆,再想想整个紫罗兰岛上分布的其他石堆,这似乎是一项规模不小的工程。”
玛姬在思索中慢慢点了点头,紧接着她又有点疑惑:“但在普兰德尔和拉特尔那样的沿海城市,浓雾消散之后却并没有出现这样的石堆……”
因為喜歡所以不能接受
“或许是因为它们太过于靠近‘边境’了,”莫迪尔随口说道,“即便是作为夜女士梦境造物的紫罗兰人,要想留下这种跨过梦境和现实界限的‘纪念碑’恐怕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紫罗兰岛沿海区域是神之梦境最为薄弱之处,现实世界的力量在那里占据主导……事实上我怀疑紫罗兰人留下这些石堆是受到了夜女士的默许甚至帮助,这可以解释为什么石堆都出现在梦境力量强大的内陆。”
玛姬若有所思,而此时那石堆中所记录的讲述声也渐渐到了尾声,投影在空气中的魔法幻象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消散,这座“纪念碑”的记忆似乎到此为止了。
它所记录的东西比玛姬想象的还要少一点。
玛姬轻轻舒了口气,准备转身回到队伍扎营的地方,但就在她要转身离开的一瞬间,却听到莫迪尔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等等,好像还有东西……不对,是有什么东西进入到石堆的魔力循环中了!有东西正在连接进来!”
玛姬猛然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石堆前方最后留下的一幅全息投影,下一秒,她便看到那魔法幻象猛然间抖动了几下,大片大片的干扰纹路在抖动中迅速重组成为清晰的画面,一位美丽女士的身影出现在画面中间——她容貌极美,褐色的长卷发披散在脑后,身上穿着一袭华贵的白色宫廷长裙,在微微闪烁的幻象边界映衬下,这位女士就仿佛椭圆相框中所描绘的古典宫廷贵妇人,散发着一种神秘而又典雅的气质。
这位身穿白色长裙的美丽女士出现之后便将目光转向了正全神戒备的玛姬和莫迪尔,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欢迎,来自‘外界’的访客们,真没想到第一个传来接触信号的竟然会是冷海节点……希望如今紫罗兰极为有限的招待条件没有令客人们太过困扰。”
“你是什么人?”玛姬立刻问道,同时不动声色地站在了莫迪尔的侧前方——这位传奇冒险家虽然强大,但他终究是个施法者,关键时刻还是需要自己这样的战士在前护卫的。
与此同时她心里也不由得感叹了一句——之前意识到紫罗兰王国真相的时候她还想着这偌大一个国家说没就没,整个紫罗兰岛上怕是一个人都没了,剩下的只有原始森林和无人荒原,结果这刚深入探索没多久,意料之外的“神秘人”就接连冒了出来,先是自称军情局干员,却怎么看都连人类都不像的神秘少女,紧接着又是顺着网线爬过来,跟个幽灵似的的贵妇人……
这紫罗兰王国真不愧是从古神梦境中诞生出来的东西,邪门得很啊。
魔法幻象中出现的神秘女士却仿佛没有注意到现场紧张起来的气氛,她只是保持着优雅得体的微笑,对玛姬轻轻点了点头:“你可以叫我‘贝娜黛朵’,姑且算是这片土地上最后保留下来的‘管理人员’之一……大图书馆的馆长,档案馆的书记员,昏暗宫廷的主控灵体,纳什·纳尔特亲王的助手……我有很多身份,但在这里,你们就只当我是一个在古老废墟间持续运行的魔灵就好。”
听着对方报出来的一连串名号,尤其是“纳什·纳尔特亲王”这个名字,玛姬脸上的表情一瞬间严肃起来,她旁边的莫迪尔则抓住了另一个重点:“主控灵体……魔灵,所以,你是紫罗兰人制造出来的魔法智能?你是一个塔灵?在紫罗兰王国消失之后,你还在运行?!”
“王国消失……啊,的确,站在现实世界的角度看,紫罗兰王国确实是消失了,”自称贝娜黛朵的美丽女士微笑着,轻轻摇了摇头,“但即便如此,曾生活在这王国中的人们在返回‘家乡’之前也总想留下点什么,人类就是如此,生命越是短暂,越是喜欢让自己的痕迹永世长存……在夜之主宰的允诺和帮助下,有一些紫罗兰人选择留下集体的纪念碑,就像你们眼前看到的这个,而另一些紫罗兰人,选择留下他们引以为傲的创造物……”
说到这里,贝娜黛朵指了指自己,脸上浮现出有些复杂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我好像也算是紫罗兰人引以为傲的创造物……”
玛姬眨了眨眼,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另一边的莫迪尔则在略作思索后好像想到了什么:“你刚才说你是这片土地上最后保留下来的管理人员‘之一’,所以还有别的‘管理人员’?这些管理人员里面有没有一个叫‘晨星’的少女?或者一群自称军情局暗影事务科的人?”
再也不給你發自拍了!
“晨星?”贝娜黛朵皱起眉头,紧接着她朝旁边侧了侧头,就好像是有个看不见的人在她旁边说了些什么,她脸上这才露出了然神色,“看来你们已经和‘他们’接触过了……不过关于他们的事情我所知不多,这是夜之主宰亲自掌控之事,我也和他们没什么关系。我刚才提到的‘管理人员’另有他人。”
“所以你是知道这么一群人的存在的,”玛姬立刻忍不住开口,“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们和夜女士到底有……”
“我说过了,关于他们的事情我所知不多,”贝娜黛朵无奈地摊开手,“夜之主宰亲自掌控之事,我这样一个由紫罗兰人创造出来的魔法智能又有什么权限打听呢?”
似乎是注意到了玛姬脸上的怀疑和失望之色,贝娜黛朵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觉得你们大可以放松一些,夜之主宰是不会有什么坏心思的……”
“……这句话从一个紫罗兰人创造的魔法智能口中说出来还真是没什么说服力,”玛姬叹了口气,她已经意识到眼前这位看上去亲切友好的“管理人员”似乎并没有什么配合提问回答问题的意思,“那请说明来意,你突然找上我们……是有什么事呢?”
“也没什么大事,”贝娜黛朵微笑着,“只是想邀请你们来千塔之城做客——这正好也是你们此次探索的最终目标,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