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呂布的人生模擬器 起點-第三百六十一章 複試閲讀

呂布的人生模擬器
小說推薦呂布的人生模擬器吕布的人生模拟器
“爹,你找我?”吕玲绮被典韦带到吕布身边,她此刻一身男装,她本就颇具英气,身着男装时,看不出丝毫阴柔之态,不过此刻面对吕布,倒是恢复了几分女儿之态。
美食 小 飯店
“怎的?想入仕?”吕布点了点头。
“没有,孩儿只是想要验证一番这些年所学。”吕玲绮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后,吕玲绮忍不住问道:“爹,有一事孩儿犹豫再三,还是想问一问。”
“哦?”吕布看向她道:“讲。”
“此番考教,是否有失偏颇?”吕玲绮想了想道:“有人精于政务,有人精于兵法,然而此番考教,考的却都是偏策论,这对于许多精于一道之人而言,是否不公?”
“否则为何要复试?”吕布反问道。
“复试会考这些?”吕玲绮奇道。
“想参加便参加吧,不过复试榜单不会有你名,具体是怎样的成绩,我会单独与你说。”吕布起身道:“你的婚事……”
说到最后,皱眉看着满脸通红的女儿道:“马家小子怎么个意思?”
之前听说女儿跟马超过从甚密,吕布自然反感,但这么长时间了,马家还没有表示,这就让吕布愤怒了,什么意思?小崽子嫌命长了?
“他……他告假去金城了。”吕玲绮面色有些通红的道。
吕布是什么人?现实中虽然只有三个女人,但模拟世界中经历的女人也有近百了,加上神级感知的天赋,女儿这心思哪里还用感知的?
觉得马超戏耍自己女儿,吕布动怒,现在听说马超去金城显然是准备提亲了,吕布还是动怒,反正是有种拍死那小子的冲动。
我家後門通洪荒 小說
“爹~”看着自家父亲的表情,吕玲绮摇了摇他的手臂。
看着女儿的表情,依稀间,好似看到当年七岁的女儿在自己出征时抱着自己不让走一般,吕布心中暗叹一声,伸手摸着女儿的头道:“都快成老姑子了,也是时候该出嫁了……以后嫁了人,莫要太强势,孟起跟为父年轻时有些像,一个家里,阴阳需相合,若两个都太阳刚,家宅不宁,当初为父其实想给你找个性子懦弱一些的……”
吕玲绮抬头,看向吕布。
“不过既然你选了他,为父也依你,似他这种,多数时候都好颜面,尤其是在外人面前……”吕布很少这般絮叨,不过女儿出嫁,心情复杂,既想给女儿撑腰,又担心马超因为受到自己胁迫心中不舒服,将这份情绪转嫁到女儿身上,所以吕布说出一番自己从未说过的话。
吕玲绮静静听着,虽然还没到那时候,但此刻见很少啰嗦的父亲突然变的絮叨起来,心中莫名的生出几分酸涩感,眼眶微微有些发红。
“就这些了……”吕布絮叨了半天,突然看着女儿道:“不过那马家人要是真欺负你,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那便回来,爹替你出气。”
“爹~”吕玲绮有些无语的看着父亲,这想的还真是长远。
看着女儿,总觉的他还小,吕布有些烦躁的点点头:“走吧,复试需三日后开始,既然想来,便做好准备,也让为父看看我儿这些年学了几分本事。”
“嗯。”吕玲绮点点头,跟在吕布身后出来。
戀愛過敏癥候群
“啪嗒~”
榜单前,终于在最后找到自己化名的刘协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名字。
八百零二名?
刘协是一个个看过来的,他确定自己没有数错,但自己九篇文章只有一篇上榜!?这让刘协无法接受,而且不是说是八百人吗?为何是八百零二人?
刘协呆愣的看着榜单。
“陛下?”杨礼有些担心的看着刘协,不会出事儿吧?
“朕……”刘协失神的看了自己的化名片刻后,突然扭头看向身旁的杨礼:“朕很差?”
“奴婢不懂这些。”杨礼低声道:“陛下,我们先回去吧。”
他很担心被人认出来,天子参加科考已经是奇闻了,何况还是在榜末,让人知道了,还不成了耻辱?
“朕不信,朕要去见太尉!”刘协说完,正看到吕布带着吕玲绮出来,当即便要去见吕布,权利让出去也就罢了,但吕布不能羞辱自己。
“陛下!”杨礼连忙将他一把拉住,低声道:“莫要声张,不如陛下先去后堂,奴婢去请太尉如何?”
刘协看了看周围,最终还是点点头,这让人察觉了,真有些丢人呐。
让杨礼去找吕布,他则径直去了后堂。
吕布刚带着女儿出来,便见杨礼迎上来,对着他一礼。
“告退。”吕玲绮见父亲目光看来,知道此刻不该自己在场,当即躬身一礼,告辞离开。
“何事?”吕布看着杨礼道。
“太尉,陛下想见太尉,正在后堂。”杨礼苦笑着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知吕布。
寒門
吕布皱了皱眉,自己没有给刘协安排名次啊。
“走。”事情与自己准备的相左,吕布只能亲自去见刘协了。
肯定是典韦那个大嘴巴把这事儿告诉贾诩他们,有人善做主张了。
“陛下。”来到后堂,看到刘协那一脸阴沉的样子,吕布有些好笑,上前一礼道。
“太尉,朕想问问朕的文章真的很差?”刘协看着吕布,皱眉问道:“那八百零二位,是后加的可对?”
“是后加的。”吕布点点头,不管这事儿谁做的,他都担下了,这种小事,也没必要去追查,这事儿不是荀攸就是李儒。
“太尉该是看过朕的文章了。”刘协看向吕布。
“不错。”吕布点点头。
“那太尉以为如何?”刘协就是要争这口气。
“若论文辞之美,少有人能与陛下比肩。”吕布笑道。
“那为何……”刘协皱眉看着吕布。
“但此番科考,考的是策论,陛下可懂?”吕布看着刘协道:“富国、富民、兵法、后勤、商用等九问,朝廷要的是治国之策,陛下文辞堆砌虽美,也引了管仲一些论据,但管仲距今有近千年,彼时国策焉能用在如今大汉?陛下可想过齐国有多大?大汉又有多大?还有商用为何是多建青楼?”
吕布总觉得刘协被自己养废了,他还记得洛阳时,年仅八岁的刘协便能面对董卓而面不改色侃侃而谈,这后来也是由马日磾这些名士授课,从文笔来看,也不是不学无术,但到最后为何会成了这般模样?
吕布仔细想了想,多半还是自己给惯的,相比于在董卓手下时,自己掌权后至少没让刘协身处危险之中,人一安逸,就会生出怠惰之心,加上无人督促,反而身边多了许多吹捧之人,让他有些认不清自己。
面对吕布的反问,刘协沉默了。
“陛下辞藻还是好的。”吕布见刘协这般模样,声音柔和了一些:“只是朝廷取士,要的是能为朝廷做实事之人,不是能写好文章便可,要能提出一些实用见解来。”
“朕如何知道这些?”刘协有些失落的道。
“这复试时,陛下莫要去继续考了,若陛下愿意,可来与臣等一起阅卷,到时候也看看我等如何选人,这初试乃是筛选人才,复试便是看这些人才适合去哪里,另外复试之后便要建立六部,陛下来审阅复试,也算是提前知晓日后如何区分人才。”吕布笑道。
“朕也能?”刘协看向吕布道。
“自然。”吕布点点头,刘协作为主考官是别想了,但跟着看看科举如何取才却是没问题的。
“好,那朕这便去准备一番。”刘协阴郁的心情顿时一扫而空,颇有几分兴奋的道。
看着刘协离开的背影,吕布叹了口气,作为君主来说,刘协实在不像他小时候看上去那般有潜力,当然,这也可能是一种伪装,但不管哪样,刘协在这种长期患得患失的环境中走过来,很难形成那种乾纲独断的气魄。
这也没办法,很多事情不能由着他来,而想要培养乾纲独断的气魄,必须放权给他。
三日后,开始复试。
复试的规则和初试差不多,也是十五日,不过这次出的题却是做了明显的分类,行政类、兵法类、民生类、断案类等等,哪怕只有一门上榜,但只要这门能够打到高点,朝廷都会重用。
而人才也会在这次的科考中被分流,真正大才其实在这次复试中是选不出来的,得最后一次殿试才是挑选最终大才的。
能过了最终殿试的,都是吕布准备收入六部之中的人才。
复试批阅同样是一个月时间,不过相比于初试,复试的工作量就轻松了许多,而这这一轮却是从八百上榜者中,筛选出两百人来参加最终的殿试。
这两百人,无论殿试成绩如何,都是要进入六部的,至于其他人,朝廷会根据复试的成绩开始分配,去往各郡县赴任。
楓渡清江 小說
如今朝廷缺人,尤其是蜀地以及并州、河洛这一带,更是官员短缺的重灾区,这一批人的加入,足矣缓解朝廷如今有足够军力却无治理之人的尴尬局面,至于剩下的两百人,除了一部分进入六部外,也会有一部分在关中一带就近上任县令之类的官职,积累治理经验,总之这次科考之后,朝廷确认的窘境就会大大缓解,三次科考之后,也就到了出兵平定天下之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