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萬古神帝 線上看-第三千四百九十七章 當世八人熱推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咕噜噜!”
鼎中,雪白的汤汁沸腾,香气四溢。
张若尘吃着羊肉,不时抬头看向洪鼎,与鼎身上的那只眼睛对视。
太纠结了!
他既想尽快找出魁量皇,除掉这个量组织中最大的威胁。又不想将洪鼎和鼎中的神丹,拱手交给凤天。
只得先吃羊肉汤冷静冷静。
洪鼎鼎口的阵法铭纹,他已经仔细探查过,没有残留下任何气息。显然,布置阵法的那位精神力至强,很小心谨慎。
不过,尽管同一座阵法的阵法铭纹,和同一种神丹的丹道铭纹,都是一样的。但,不同的阵法师、炼丹师,在刻画铭纹的技法上,必有自己独到的地方。
就像,字相同,字迹却不同。
换言之,阵法和神丹的铭纹中,必定会有痕迹留下。
“或许可以这样!”
张若尘手中的一根筷子飞出去,击中洪鼎的鼎口,嘭的一声,阵法铭纹随之爆发出来。
张若尘目光紧盯那些阵法铭纹,以手指临摹刻画,烙印到一卷神兽皮上。
这些阵法铭纹极其高深,以张若尘现在的精神力造诣,只能勉强刻画其中一些较为简单的。
我所喜歡的她的眼睛
一连刻画了数十道阵法铭纹,张若尘卷起褐色神兽皮,将洪鼎藏了起来,继而离开五界天,向天运司而去。
天运司在命运神殿的地位特殊,主占卜、祭祀、藏典、精神力传承、命运推演、情报整理汇总……等等,但极少参与征讨行动,座下修士大多修炼精神力。
天守台和惊云阁,是天运司最重要的地方。
天守台,收藏着天下最珍奇的典籍,可以说,从里面随便拿一卷典籍出去,都能在俗世引起血雨腥风。
“拜见若尘神尊!”
“见过神尊!”
……
一路行过,见到张若尘的修士,纷纷恭敬行礼。
其中,不仅有地狱十族的修士,甚至还有道袍僧衣的人族修士。
阴阳神师出来迎接,以阳身面对张若尘,大袖两片云,抱拳行礼,道:“若尘神尊,久候多时了!”
“神师竟知我会前来?”张若尘道。
今天的死神也在偷懶
阴阳神师道:“神尊的一品神道,起太极,衍两仪,凝四象,看似于道家一脉很像,实则是在走自己的路。走别人的路易,走自己的路难。”
“唯有观万卷书,习万种道,心中了然通透,才有机会找到后面的路。这天守台,神尊又怎么可能不来呢?”
张若尘道:“凤天已经答应过了!”
阴阳神师笑道:“神尊为神殿找回吉祥如意,这样一个请求,凤天必会答应。”
“带路吧,我想翻阅当世八位天圆无缺者的卷宗。”张若尘道。
阴阳神师眼中闪过一道意外神色,倒也没有多问,直接引路。
将张若尘带到存放天圆无缺者卷宗的“无缺书池”,阴阳神师便告辞离去,像是丝毫都不担心张若尘会偷走卷册。
无缺书池很大,摆满密密麻麻的骨简。
都是神骨打磨而成,可永世保存。
骨简上,挂有木牌,对应一个个自古以来的天圆无缺者的名字。
列位佛祖和儒祖,也包括熄盏、阿芙雅,等等,各个时代精神力达到九十阶的存在,皆有简书。
张若尘取下刻有“颜庭丘”三个字的木牌对应的骨简,打开观阅。
上面有第二儒祖生平的详细记载,对精神力之道的点评,也有第二儒祖留在人间的各种铭纹的抄录体。
但,张若尘取下熄盏的卷宗,上面却是一片空白。
张若尘对这些古时的威名赫赫的天圆无缺者虽然兴趣很大,但,没有忘记正事,来到存放当世八位天圆无缺者的书架下。
虽然只有八位天圆无缺者,但与他们相关的卷宗,却足有上千卷。
每隔数万年,都会增加一卷与他们相关的秘册。
甚至,还有八位天圆无缺者的修炼法的详细解析与观想图。
“阎罗太上天,虚空大劫宫。天南生死墟,星海垂钓者。”
“人祖殒神岛,赤霞飞仙谷。妖祖隐后土,逆神遗九天。”
张若尘拿出与擎天、阎罗太上、虚天相关的典籍,寻找他们的阵法铭纹图刻,与自己烙印在神兽皮上的铭纹图痕仔细对比。
因为他认为,这三人相对而言,是魁量皇的可能性较大一些。
但结果令他失望!
于是,张若尘接下来开始对比星海垂钓者“雨蔺生”,赤霞飞仙谷“仙霞赤”,逆神遗九天“老酒鬼”。
依旧对不上。
张若尘取下写有“妖祖隐后土”五字的卷册翻阅,这上面记载的是妖神界的一位天圆无缺者。据说此人是妖祖的后人,常年隐居在后土。
十万年前的神战,曾出手过一次,与阎罗太上斗法,精神力深不可测。
但,命运神殿怀疑,此人寿元无多,故沉睡在后土,十万年来,已鲜少露面,以减少生命流失。曾出征北泽长城,但也和殒神岛主一般,几乎没有出手。
仔细对比了一番,依旧对不上。
张若尘终于注意到最后一卷——人祖殒神岛。
打开卷册,看到第一句,他心中就暗暗吃惊。
殒神岛的神陨族,竟是时空人祖的后代,是昆仑界传承最古老的种族。
自古以来,能够同时掌控时间和空间的,只有三人。
第一人,就是时空人祖!
哪怕时空人祖已经陨落了不知多少亿年,依旧在昆仑界,留下了许多痕迹。
如幽冥地牢、宿命镜、剑阁,都疑似与他有一定关联。
张若尘自然不会怀疑殒神岛主,但,还是对比了一番。
毫无疑问,对比不上。
“难道是魁量皇刻意掩盖了阵法铭纹中的痕迹?又或者我的精神力还不够强大,发现不了其中的微妙区别?”
张若尘紧皱眉头,再次翻阅,引动真理之心,继续寻找其中破绽。
待他再次卷起骨简,抬起头时,惊异的发现,书架尽头,站着一位布衣老者。
谁家mm 小说
那老者,显然不是人类,也不属于地狱界任何一族,下巴上长着树根,头上长着枯叶。
张若尘将骨简放回书架,走过去,道:“前辈就是承载着命运神域的世界树吧?”
对方精神力高得吓人,尽管张若尘当时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骨简上,但大自在无量也休想这么无声无息的靠近到他十步之内。
这般强横的精神力,在命运神殿,除了虚天,也唯有在天命司神狱让张若尘吃过亏的世界树之灵,能够做到。
布衣老者见张若尘顷刻间就恢复从容,且面对他毫无压力,心中已有了一番评价,不过,眼神却是毫无变化,道:“老朽不过只是看守天守台的一介布衣而已!”
他背着双手,蹒跚步法,向前走去,道:“你要找的人,未必就在那些卷宗里面。”
张若尘看了看手中的神兽皮,若有所思,跟了上去,道:“前辈知道本尊在找什么?”
布衣老者没有转身,道:“精神力达九十阶,是为天圆。天圆者,无穷无缺。而一旦破了这个境界,在宇宙中,造成的异象,比破无量境要大得多。”
“不过,也有例外。是如,天南的一……不对,该叫九天。九天破天圆无缺,便无声无息。直到他与天堂界商天交手的时候,世人才知真相。”
张若尘道:“这是为何?”
“宇宙浩阔,无边无际,总有许多事超出常理。老朽非天圆无缺,怎知天圆无缺的秘密?”布衣老者道。
张若尘道:“所以,前辈是认为,魁量皇很可能是第九位天圆无缺者?”
布衣老者停步,看向窗外,道:“若是如此,就得动手试一试他了!”
虽然没有点明是谁,但张若尘心中已经了然。
“将你那卷神兽皮,交给我吧!”布衣老者道。
对方没有问这卷神兽皮的来历,已经很给凤天面子。
张若尘倒也爽快,直接将神兽皮递过去。
但,就在递过去的刹那间,布衣老者眼神骤然涌出凶光,如同化为两座死寂的幽潭,将张若尘的意识吸入进去。
张若尘本是有防备的,但也只抵抗了瞬间。下一刻,就被拉扯进无尽的黑暗和冰冷中,四周空无一物。
他爆发出最快的速度逃遁,但无论向哪一个方向飞行,都飞不到边际。
像是在黑暗中待了千年,张若尘意识回到体内,脸色变得苍白,一连向后倒退数步。
灰袍老者拿着神兽皮,已走到书架尽头,嘶哑的道:“凤天保你的命,老朽自然不会动你。但,将来若有一日,我发现你真的威胁到了命运神殿,到时候哪怕凤天依旧保你,本座也一定会动用能够调动的所有力量,将你诛杀。好自为之!”
很显然,此举是故意在敲打张若尘。
做为登上《逆神卷》的必杀者,引起各种毁灭异象的年少始祖,命运神殿中,想杀他的神灵,绝对很多。
灰袍老者是天守台守护,最为相信命运天书,自然会敌视张若尘。
“好厉害的精神力,简直无穷无尽,无痕无迹,不可破法。在他面前,我犹如海上孤舟,无法找到彼岸。”张若尘脸色凝重。
一个没有达到天圆无缺的世界树之灵,已经如此可怕。
达到天圆无缺的那几人,得强到了什么地步?
张若尘这一刻才意识到,自己似乎真的缺乏敬畏之心。在太上、九天、星海垂钓者他们面前,是浑然没有去思考过,他们到底有多高?
天下仅八人,十指可数尽,在某些方面,比不灭无量都更可怕。
张若尘渐渐恢复平静,冲着灰袍老者离开的方向,道:“不知阁下动用所有能调动的力量,能否杀得了《逆神卷》第一的酆都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