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我用閒書成聖人-第421章 須彌山!須彌山!閲讀

我用閒書成聖人
小說推薦我用閒書成聖人我用闲书成圣人
见畜生道主和那海牛大圣没有追来,陈洛心中松了一口气,正要再加速前冲时,突然停了下来。
他回过头,看向身后“追赶”的谢三生,微微摇了摇头。
谢三生停住脚步,他修为比陈洛高,自然也就比陈洛敏感些,他感觉到有一股助力挡在了前方。
“出不去?”谢三生疑惑道。
陈洛也不说话,趴在肩膀上的金瓜瓜猛然向前一跃,接着就似乎有一道看不见的力量轻轻一推,将金瓜瓜又重新推了回来。
封禁阵法。
这里,只有陈洛、谢三生,再加上头顶海面上的畜生道道主一行。
那这阵法是谁布置的不言而喻。
肯定是出自和那布置慈悲法度的同一伙人。
“臭秃驴,真烦人!”谢三生低声骂了一句。
陈洛倒是心中疑惑,如果这里有封禁法阵,那师兄和师姐,还有獒灵灵到底去了哪里?难道他们在阵法之外?
但是此刻也由不得陈洛再去细想,头顶上的三匹狼傀也已经赶来,其中一只冲的快了一些,似乎也撞上了阵法屏蔽,被弹退了几步。
陈洛和谢三生对视一眼,这阵法,封天禁海!
陈洛眼珠一转,开口说道:“谢兄,回去吧,我就说了,畜生道主不笨,不会受诱骗来死门的!”
谢三生也偏过头,看向海面之上的畜生道主,说道:“算你聪明!”
说完,两人也不着急,施施然朝着最开始离开的地方返回。
海面上,听着陈洛和谢三生的话,胖球一般的畜生道道主脸色阴沉——
好险,差点就上当了!
……
封天禁海,走不得。
畜生道道主似乎和他们杠上了,也不下海,也不离开,就端坐在海面上,和陈洛与谢三生干耗了起来。
话说但凡他要离开,就能发现其中的破绽。
海面海底,双方都按兵不动,天海一片安静。
金瓜瓜在陈洛的示意下悄然放出了一些传讯工具,发现无论儒、道的传信发起,也都被困在了阵法之内。
但也不知完全没有收获,随着这些传讯工具的游弋,陈洛偶然发现这阵法的形状并不是一个垂直的分部,而是大体上呈现了一个上窄下宽的形状。
凭借这反馈,陈洛在海底缓缓划出了禁止法阵的形状,有点像一个酒壶。
谢三生看着陈洛画出的阵法图形,犹豫了一下:“陈兄弟,你画的是海水以下的部分,那海面以上呢?”
“我记得,之前狼傀遇到阵法的地方,应该比我们要靠后一些。”
说着,谢三生拿过木枝,也在那图形上描绘起来,随着谢三生凭借感觉稍微补齐的“酒壶”上半部分,脸色越发古怪:“陈兄弟,你看这像什么?”
陈洛望着那在海岸上猛然内缩的弧线,心有所感,又添了两笔——
一朵合起来的花蕾!
两人对视一眼,似乎发现了什么,随后猛然将手中的木枝扔在地上。
知道这个有什么用!
谢三生随手一划,初始时,金色光芒汇聚于之间,当从左划到右时,那金色的光芒泯灭。
“慈悲法度弱了七分!”谢三生低声说道,抬头看了看天,“天亮时,恐怕就没了。”
此时海面上正是一日中最黑暗之时,明月欲坠,夜空如墨。
陈洛点点头,没有说话。
没什么好说的,反正跑不了,打就是了,打不赢就把半圣文宝《钓叟图》炸一发试试,看能不能把封禁给炸个口子出来。
谢三生不知道陈洛的想法,见陈洛不说话,又悠悠自言自语道:“我家长老说过,无因无果,神山难现。你也是倒霉,帮了人大忙,却把自己帮进了死胡同。”
“让人给你施展了一个半吊子的法度,有什么用?”
“算了,一会让你那傀儡辅助我,我看看能不能直接把畜生道道主给擒住,那样就没问题了。”
“哎,我还想回去看着我家小十长大,跟着八九成亲,再给我生两个孙子,名字我都想好了,一个叫千依,一个叫百顺!”
陈洛听着谢三生的絮絮叨叨,突然脑海里一道灵光闪过:“你刚刚说什么?”
“嗯?”谢三生一愣,“我说让我儿子给我生两个孙子,一个叫……”
“不是这个,上一句……”
“上一句?让你的傀儡辅助我,我去擒……”
“不是,再上一句……”
谢三生疑惑看着陈洛,说道:“我家长老说过,无因无果,神山难现……”
“就是这个!”陈洛猛然站起,之前海龟大圣说最近一次施展五十三参的阵法,是应麟皇的要求,而麟皇后来也说了类似的话,叫“无因无果,天时未知”!
陈洛大脑飞速运转起来,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方丈隐并不是神山现的因,最多只是一个前置条件。
而神山现的因到底是什么呢?
两日前,他凝聚三藏真经,提示他向东,而同时方丈岛有佛韵显现。
佛韵?佛韵!
陈洛脑中飞速回想之前经历的事情。当方丈岛众妖施展五十三参的时候,那些水妖大圣身后都是佛光浓郁,最终将方丈岛化作了一朵金莲。
金莲?
陈洛眼神朝地上看去,那是之前他和谢三生联手补足的阵法画像——
一朵花蕾。
陈洛重新坐下来,闭上眼睛,他似乎抓住了一道灵光。
五十三参,参参见佛,随后方丈岛化作金莲,金莲闭合!
还有那莫名其妙出现的“慈悲”法度,怎么可能凭空来?
十 萬 個 為 神 魔 10 9
陈洛猛然睁开眼,他想明白了。
他们不是在阵法中,而是在一朵佛法金莲中。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说来玄之又玄,但根子上特别简单,这就是一道神通。
要破神通,只要让这花开就行。
花开自然见佛!
所以,方丈隐是金莲出,金莲出有神山现!
但是问题又出现了,怎么才能催开这朵看不见的佛法金莲呢?
……
“五十三参,参参见佛,佛韵通天,才有方丈隐,金莲出。”
“还需同样佛韵,才能催开金莲,得见神山。”
“那怎么样,才能召唤那样的佛韵?”
陈洛一想就是一个时辰,只见天边一道光芒亮起,金乌跃出了海平面,就仿佛一柄光芒之剑,撕裂了沉寂天幕。
于此同时,又一道佛号响起——
阿弥陀佛!
陈洛、谢三生听到了,海面之上的畜生道主也听到了。
那海底突然想起一声轻微的“咔”,仿佛什么破碎,一道金光扩散,随后消散于无形。
谢三生面色阴沉:慈悲没了。
畜生道主乃是佛法祭练而来,此刻一听佛号,一见金光,瞬间想明白了来龙去脉,顿时感觉自己被人当做了玩物,羞恼不已,当下一晃身子,身后竟然又凭空多出了七八尊兽傀,而在兽傀现身的那一刻,原本肥胖如球的畜生道主竟然消瘦了许多,变成了一个略微发福的中年人。
于此同时,随着慈悲法术消失,他也感应到陈洛身上的武道气息,不由面色大喜:“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随我入海!”
畜生道主一声命令,率先入海,身后兽傀纷纷追随,海牛大圣犹豫了一瞬,也跟着入海。
此时,海底。
陈洛还在冥想,谢三生一咬牙一跺脚,双手捏诀,就要向上迎战,突然间,陈洛笑了。
面露欢喜,心思澄明。
只见陈洛双手合十,轻轻说道——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念到此处,陈洛停了下来。
准备死战的谢三生也停了下来,陈洛口中的喃喃,在他耳中仿佛是滚滚雷音,似乎直指一条佛门大道,他不去管那攻来的畜生道一行,而是看向陈洛:“后面呢?”
陈洛微微摇头:“不能念了……”
是不能念了,这是《心经》,又称做《般若心经》,在前世,《华严经》八十卷,被称作“经中之王”,而《心经》则是六百卷《大般若经》的主旨与总要。
他现在的修为支撑不了完整的《心经》,否则武道道心崩溃。
不过,足够了!
陈洛对着谢三生说道“不能念了……”的同时,浩荡佛韵从陈洛身上泛起,直冲海面天空,与此同时,海水中金光氤氲,一个眨眼间,海底仿佛化作了佛门道场。此时无论陈洛、谢三生、金瓜瓜,还是那真攻来的畜生道道道主,海牛大圣,乃至跟在身后的一干兽傀,都齐齐露出了欢喜的笑容。
花开见佛,众生欢喜。
一瓣瓣看不见的莲花花瓣展开,看不见,但是却能感觉。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但是突然一道金光闪烁,陈洛眨了眨眼睛,谢三生眨了眨眼睛,金瓜瓜也眨了眨眼睛。
金光一闪即逝去,一个小如芥子,却又大如山岳的光点浮现在他们面前。
说他小,不过微尘;说他大,却仿佛穷尽视野也看不到全貌。
只有两个字清晰可辨——
须弥!
此时,一道悠扬钟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