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牧龍師笔趣-第1285章 潛逃的赤晷推薦

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牧龙师
祝明朗却在这样天地异变中,抬起了自己的一只手,太阳赤晷从青天中飞坠到他的手掌心上,最终化作了一柄赤晷之剑!
“我也送你上路。”祝明朗笑容更加璀璨,手挥下之际,剑焰荡九州,整个角宿从冰寒的冬季转入到炽热的炎夏,若不是剑灵龙有意收敛自己的阳神之力,怕是九州都要灼烧起来!!!
不乐无语 小说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昭月神彬愁疯狂的嘶吼呐喊着,他万分悔恨,万分懊恼。
他和他背后那庞大的昭月仙军在这一剑中迅速的融化,再强大的星辉之神与月耀之神,都与之前那些覆盖在山河中的冰雪没有任何的区别!
一念之间……
昭月神彬愁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堂堂月耀之神,没有死在与众仙的尔虞我诈中,更是从万神之中脱颖而出成为月神,最后竟然死在这么一个贪念上!
人祝大仙都饶过自己了。
自己却没有饶过自己!
至此之后,钧天将少一位轮值的月神,月初三下弦昭弯月,将是漫天繁星粒粒可见,再无月华争艳!
……
天地异象,自然惊动了角宿天城的诸多月耀之神。
英月仙最先出现在了这片被强大力量给蒸发了的昭月领地,她出现后不久,那位白头月耀神范重也抵达了。
更远处,还有无数修为极高的神明,他们都是这角宿天城的一方执掌,可是他们在看到遗留下的这样的景象之后,竟没有人敢靠近,只能够远远眺望着,内心涌起一阵难以言明的恐惧与震撼!
昭月神和他的仙族军,就这样人间蒸发了!
究竟是怎样的力量可以将一名在角宿天城执月的神明给泯灭!
DK和他的JK女仆
而昭月神究竟有做了什么,会遭来这样的横祸?
无法解释,也难以理解,至少角宿天城这些个神明们联合起来也无法给出此事情的真相与答案。
唯有英月仙脸上带着一股子浓浓的困惑,因为就在昨夜,守卫自己女儿的侍奉告诉了自己,关于曹娟、陆宽夫妇与昭月神之间的恩怨,也讲述了那一夜的争斗。
可是这两件真的可以联系在一起吗??
即便是一个带走了饕餮月食龙的少年牧龙师,他纵然有天纵之资,也断然不可能有泯灭一位月神仙族的能力!
除非,他的背后其实还潜藏着一位世人都不知晓的神明,并且那恐怕是日冕境界的存在!
“英月仙,此事我们如何与帝老们交代?”白发月耀神范重问道。
“如实交代。”英月仙说道。
“怎么如实交代??”月耀神范重一脸不解。
“我们一无所知。”英月仙回答道。
……
钧天天都,五方帝老缺席两位。
三位帝老抬头望着青天,一言不发。
此刻轮值的是青麟,但他们并不是因为青麟而发愁。
“好些天了,轮值结束后,它就没有归来,此事两位怎么看?”五方帝老同样是以轮值的方式来执掌,这个年岁是由东帝老来主持。
“它横空出世,起初以为是我们钧天的一场浩劫,生灵涂炭,若不是琴仙子发现它其实通人性,有灵智,避免了一场恶战……琴仙子将它劝说为轮值太阳,造福我们钧天之野,想必此事也只能够交给琴仙子去处理了,来年的夏秋,总不能没有太阳巡值吧?”东帝老说道。
“不觉得奇怪吗,数十年来,赤晷一直保持着完美的季期,轮值结束之后更是精准到分毫秒的回归到它的太阳坛中,为何这一次没有,这一个年岁与过去数十年又有何不同,赤晷又去了何处,是厌倦了,还是产生了异心……”西方帝老有诸多的疑惑。
“或许我们的担忧是无意义的,来年的这一季,它会准时归来,依旧是苍穹之中为万物生灵带来灵能的赤晷。”
“来年……来年……不管如何,来年交替之季,一定要寻回赤晷!”
“是!”
不多时,一位衣袂飘飘,身后有一竖琴若隐若现的女子疾步行来。
她缓缓欠身,目光注视着东帝老,双眸中透出了几分困惑:“赤晷当真没有归来?”
“哼,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却迟迟不现身,若赤晷跑到人间游玩,造得生灵涂炭,你难辞其咎!”西方帝老训斥道。
“琴仙子,当年你用琴声感化了赤晷,并且将它引为如今的轮值太阳,可曾预料过会有今天这样的突变?”东帝老问道。
“事实上赤晷比我想象中的要稳定平静,近三十年轮值才出现了这一丝丝异状已经超越了乖张顽劣的金乌、光焰微弱的青麒、高傲而暴躁的彼煌……”琴仙子说道。
“这倒是实情,可无论是金乌、青麟还是彼煌,它们都从未出现过招呼都不打直接消失的情况。”东方帝老说道。
“此事我会全权负责,定不会乱了这日月秩序。”琴仙子说道。
“我们已经派人去追踪赤晷了。”西方帝老说道。
“赤晷之强,各位都清楚,三方帝老还是给我一些时间去处理,切勿使用过于强硬的手段。”
“我们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赤晷作为器灵化龙,心智不够成熟与坚定,容易遭邪帝邪苍所蛊惑利用,若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带给我们钧天的灾难是难以估量的!”西方帝老接着说道。
“琴仙子,你也即可出发,找寻赤晷吧,若平安无事的将它带回来,此事就当做没有发生过。西老,你的人也追踪下去,若发现了一些不详的苗头,也请采取非常手段。”
“东帝老!”琴仙子高声道。
“琴仙子,轮值太阳潜逃,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我准许你亡羊补牢,已是宽容仁慈,要知道我们钧天不是没有出现过逆日,我们也不是没有屠戮过太阳!”轮值执掌的东帝老态度非常的强硬。
“是……”琴仙子点了点头,不敢再多说。
“一年……哦,不,是九个月时间,九个月后,希望一切照旧。”东帝老说道。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