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煙火酒頌-第1605章 有充分的不在場證明看書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琴酒想到‘拉克这破酒迟早要被禁’事件,心虚了一瞬,强行转移重点,“哼……你不会还相信诅咒这种东西吧?如果诅咒有用的话,那组织也不需要执行什么行动了。”
“你狡辩的样子真可爱。”池非迟面无表情道。
别跟他说什么‘相信科学’,那是他拿来糊弄别人的。
这个世界上最信不过的就是科学!
琴酒脑海里飘着‘可爱可爱可爱’的字眼,脸色黑了黑,冷笑道,“我生气的样子很不可爱,你……”
“那就别生气。”池非迟强行打断。
让琴酒这家伙一天天乌鸦嘴……
“那个……”伏特加见两人要怼出真火气来了,忍不住提醒两人现在有更严重的事,“那拉克还要去见警察吗?如果警方怀疑拉克是某个事件的嫌疑人,要让拉克一直接受调查,那……”
“当然要去,”琴酒沉声道,“拉克约他们在外面见面,就是最后的保险,如果警方强行要他配合调查什么,他也可以想办法撤离。”
“最重要的是,方便你们获取信息,”池非迟低头看手机,手指快速按出了《七个孩子》开头旋律的加速版,“如果是以前组织的行动出了什么差错,你们及时去消除线索和证据。”
……
池非迟中途卸了易容脸,换回了自己那辆红色雷克萨斯SC,还脱了黑色外套,套上自己放在车上的灰紫色毛衣,把窃听器塞进裤子口袋里,在半个小时后飙到了米花公园。
佐藤美和子和高木涉站在米花公园正门,看着红色车子迅速飙来、在车边吱呀刹停,呆了呆,才走上前去。
“池先生,其实你不用这么赶的,”高木涉挠头笑道,“车子开太快是很危险的。”
池非迟下了车,站在车前,“你们看起来很急,担心你们等太久。”
“也不是很急,”佐藤美和子有些无语,很快又笑着调侃道,“要是由美逮住的话,不被她训十分钟,她可不会放你走。”
池非迟一脸平静地看着两人道,“我路上是遇到了她,不过我告诉她,我是来找你们,她就立刻放行了。”
佐藤美和子:“……”
突然就无话可说了呢。
“那么,到底有什么事找我?”池非迟开门见山地问道。
“咳……”高木涉正了正神色,拿出记录手册,“抱歉啊,池先生,虽然有些失礼,但我们必须得确认一下,请问,三天前的晚上九点半左右,你在什么地方呢?”
“直接说日期。”池非迟道。
别跟他提三天前的晚上。
今天是2月15日,他不知道高木涉说的是2月12日的‘三天前’,还是往前数三天、12月5日的‘三天前’。
“啊?”高木涉没反应过来。
“说那天具体的日期。”池非迟道。
“呃,我看一下,”高木涉低头看记录手册,“是12月5日晚上九点……”
池非迟看着两人,打断道,“12月5日,晚上九点到九点半这段时间,我打车跟踪榎本梓小姐到了奥穗町三丁目四番地……”
他三天前晚上九点多在干什么,高木涉还不清楚吗?
高木涉:“……”
他想起来了。
佐藤美和子一愣后,也反应过来,一脸无语瞥着高木涉,“高木,那天你应该也在监视小梓小姐吧。”
“是、是啊……”高木涉被佐藤美和子和池非迟一道无语一道冷漠的视线盯着,觉得尴尬得想土遁,挠头解释道,“因为笔录是目暮警官去做的,案子报告也还没有写,所以……”
“所以你就忘了日期,对吧?真是的,三天前的事,你仔细回想一下就能想到了啊,”佐藤美和子无力埋怨,再看池非迟,也觉得尴尬,“真是不好意思,池先生,我们最近在调查榔头男那个案子,结果你那天跟踪小梓小姐打车时的出租车司机,觉得你跟踪长发女性很可疑,听说昨天晚上又有女性被袭击,所以到警视厅提供线索。”
“当然,我们没有怀疑你是榔头男啦,”高木涉干笑道,“只是总要了解一下情况,我还以为你在调查什么委托。”
鬥破蒼穹之大主宰
“那要不要我再说明一下,昨天晚上那名女性被袭击的时间,我在说什么?”池非迟平静脸问道。
他理解警方必须确认的流程,不至于生气,但高木涉居然没想起三天前他为什么跟踪长发女性,闹出这种乌龙,他还是有些无语。
如果需要确认他昨晚的不在场证明,这两人也可以顺便确认一下。
他关注过榔头男的报道,榔头男每次袭击女性都是在晚上九点到晚上十一点这段时间,昨天晚上应该也是一样。
昨天晚上九点,他才跟高木涉、目暮十三在有泽悠子家分别,在十一点之前,送柯南和毛利兰回侦探事务所、送越水七槻回酒店、送妃英理回公寓。
他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好啦好啦,你就不要生气了嘛,改天有联谊晚会一定带你去,或者改天我们请你吃饭,就当赔礼道歉了……”佐藤美和子笑眯眯伸手揽住池非迟肩膀,突然一愣,松开了手,拿出手机接听电话,“喂,我是佐藤……什、什么?有人昨晚目击到榔头男,还追到了对方所在的公寓?具体位置呢……是,我和高木正好在这附近……好的,我明白了,我们这就过去!”
高木涉见佐藤美和子挂断电话,连忙问道,“佐藤警官,难道……?”
“有榔头男的消息了,昨天晚上榔头男在米花公园附近袭击那个女性的时候,有人目击到了榔头男离开,还追到了一栋公寓楼外,看到榔头男进入了那栋公寓,”佐藤美和子神色肃重地快速道,“由于在现场还发现了沾满血迹的锤子,上面检测出了前三个被害人的血液,所以这不是模仿作案,而在接到消息之后,我们的同事就去了公寓,一间间敲门调查,结果几乎所有房客都有不在场证明,最后按了门铃也不开门的只有一间,现在榔头男应该就在那个房间里还没有离开,千叶现在在那边监视,我们立刻过去支援!”
“是!”高木涉正色应声。
然后……
池非迟看着上了自己车子的两个人。
去查案,为什么要这么自然地上他的车?
“池先生,麻烦你送我们去一下前面的商场,”佐藤美和子神色认真地探头道,“我们需要变装一下再赶过去,麻烦你了!”
池先生是一直协助警方调查的善良市民,让池先生送他们一趟,池先生应该不会拒绝。
池非迟确实没拒绝,上车后,看了一眼后视镜,发着车子往前面商城去。
他不好得拒绝,这一趟他必须得跑,只能尽量别去警视厅这种敏感地区打转……
再见。
米花公园外的街道后方,一辆黑色保时捷356A静静停在靠近路口的地方。
平板里还播放着高木涉的声音:“可是,只有千叶在那里监视吗……”
琴酒伸手拿过平板,关闭了监听播放。
伏特加笑道,“看来只是虚惊一场啊,大哥。”
琴酒拿出手机发邮件,让附近的狙击手撤退,“这么看来,他这边是不用担心了。”
“不过拉克跟警察的关系还真好,警察组织的联谊活动,应该都是警察吧……”
“哼……老是卷进事件里,跟警察不熟都难。”
……
半个小时后……
佐藤美和子和高木涉换上了时髦的着装,面对面站在巷子口说话,就像一对正躲在僻静处谈情说爱的小情侣。
不远处,红色雷克萨斯SC停在路边。
池非迟坐在车里,用牙咬着烟,垂眸看着手机回邮件,一缕缕烟气往放下的车窗外飘。
【把你那边的麻烦彻底处理好,我们去做行动准备,再联系。——Gin】
【Ok。——Raki】
考虑到他昨晚熬夜值班,如果没有出现特别严重紧急的事,琴酒也好,那一位也好,朗姆也好,今天多半是不会联系他了。
顺便也让他把警察这边的事给彻底解决,别等行动的时候,突然又有警察打电话给他。
如果今天他还跟爱尔兰在工作室监控着,警方一个电话打过来,他接的话,要么他在爱尔兰面前暴露真正的声音,基本也相当于暴露身份,要么让警方听到他的嘶哑声音,这两个选择他都不会做,但要是他不接电话,说不定警方为了找到他,就开始去他家找、打电话给他认识的人,那样也很麻烦。
好在平时警方也不会给他打电话,就算是催促他去做笔录,他回个简讯说不方便听电话,警方也不会非得给他打电话或者约他到警视厅去。
巷口,高木涉和佐藤美和子偷偷用视线余角瞥着一栋公寓的窗户。
佐藤美和子发现那道窗户后拉上的窗帘动了动,神色凝重起来,伸手抱住高木涉的脖子,低声道,“别动。”
“呃,是……”
高木涉陶醉了一瞬,突然感觉到身后有道凉飕飕的目光盯着自己,很快就陶醉不起来了,“那个……池先生他……”
“你们是在监视,对吧?”柯南从巷子另一边跑到两人身旁,笑着问道。
“柯、柯南?”佐藤美和子惊讶看了看柯南,又看向走过来的两个人,“小兰,还有园子……”
“你这小鬼在瞎搅和什么,”铃木园子气恼伸手捞起柯南,手臂勒紧,“正在精彩的时候呢!”
高木涉:“……”
有池先生在那边车子里一直盯着,他们能做什么啊?
也怪他们,忙着就位,下车也忘了告诉池先生可以先离开了。
佐藤美和子:“……”
不过,池先生有时候对案子也有兴趣,保不准是这一次因为他们误会,也想早点把真正的榔头男抓到,所以才一直待在那边吧。
路边的车子里,池非迟伸手进口袋,用手指将窃听器捏碎,侧头看向柯南。
大早上这么一折腾,他不怎么困了,又不想去查案。
现在破案的人来了,他可以悠闲看会儿热闹,看困了就回家补觉。